美国防部官员:用国防生产法 减少对中国药品依赖

美国防部官员:用国防生产法 减少对中国药品依赖

3月27日美国国防部高级官员被问及是否考虑依据《国防生产法》以减少美军对中国药品的长期依赖的问题,负责采购的副部长艾伦·洛德作出肯定回答。五角大楼会利用川普(特朗普)总统启动《国防生产法》应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机会,着手解决长期以来美军高度依赖中国生产医药产品的问题。

美国总统川普此前宣布启用美国在1950年朝鲜战争时期制订的《国防生产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在当前疫情日益严重的情况下,根据该法,可强制性要求美国企业生产供应短缺的物资。

洛德说:“这给了我们机会真正在战略上聚焦这个关键领域。我们正在针对眼前危机和长期问题作出努力,而且跟美军不同军种一起努力。美国陆军尤其在医学研究方面有巨大能力。”

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来自密苏里州的联邦众议员哈茨勒尔(Vicky Hartzler)3月初对美国之音说,美军大多数部门直接从中国、或者通过那些从中国得到药物基本成分的美国药商那里购买疫苗、抗生素和其它药物;假如美国与中国(中共)发生冲突,中国(中共)可以利用这个情况来对付美国。

在众议院军委会举行的一次听证会上,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上将(General Mark Milley)证实美军的药物需求的确过度依赖中国。

哈茨勒尔议员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中解释了她去年10月与其他议员共同推出的众议院第4710号决议案,谋求解决这项关键问题。

哈茨勒尔说:“这项法案要求国防部对这一问题以及美军因此面临的风险作出全盘评估,并要求他们采取行动支持美国国内药商生产和提供军方需要的药品。”

在白宫宣布启用《国防生产法》之后,哈茨勒尔议员发表声明敦促行政当局利用这项授权确保美军所需药品能够在美国国内生产。她希望众议院第4710号决议案能作为2021财年年度《国防授权法》的一部分获得国会的通过,但希望总统直接动用《国防生产法》现在就行动,不要等到《国防授权法》的通过。

早在二十世纪90年代,美国、欧洲和日本还是全球药品和维生素关键成分的重要供应来源,提供了全球90%的供应量。但自从2000年起,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将贸易最惠国待遇与中国人权脱钩,以及推动通过《美中关系法》给予中共正常贸易伙伴待遇,包括降低进口关税和表态支持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

随后,许多美国药品生产转移到中国等地,同时中国产药品迅速占领美国市场。美国最后一家青霉素厂于2004年关闭。此后,许多中国制药公司纷纷进入美国药品市场,如今他们供应美国80%至90%的抗生素、70%的对乙酰氨基酚以及40%左右的肝素。

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和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3月19日推出《保护我们药品供应链免受中国(中共)侵害法》,希望通过法案、终止美国对中国制药业的依赖。

科顿说:“中国共产党在这场因其自身无能而导致的疫情中,已经威胁要切断美国(从中国)获得重要药品的途径。现在是时候将美国用于挽救生命的药品供应链从中国撤出,并让中共为这次全球紧急(事故)付出代价。”

加拉格尔也说:“中国共产党的蛮横威胁——将扣留用于挽救美国生命、关系公众健康的药品——让我们对医疗供应链过度依赖中国的危险瞠目结舌。”

“对许多美国人来说,这是国家安全的当务之急,这是生死攸关的问题。现在是我们制定一项积极计划,将重要的药品供应链从中国转移出去的时候了。”

四月 1, 2020 / by / 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