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专制统治是大瘟疫传播的根源

中共的专制统治是大瘟疫传播的根源

美国国会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在福克斯新闻发表文章指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传播是由于中共政府管理混乱、官员腐败和撒谎成性造成的。(ZAKARIA ABDELKAFI/AFP/Getty Images)

美国国会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在福克斯新闻发表文章指出,在疫情爆发初期,中共独裁政权就开始掩盖,然后制造谎言,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传播是由于中共政府管理混乱、官员腐败和撒谎成性造成的。这真是令人愤怒, 但这对我们了解中共独裁政权危险性和欺骗性是一个很好机会。金里奇写道。

当中国的瘟疫大流行变成全球大瘟疫时,人们已经对中共感到非常失望。但是当中共外交部公开宣称病毒来自美国时,我们更加愤怒。川普总统和国务卿蓬佩奥都坚决地、正确地揭穿中共独裁政权的这种谎言。

一个简单的事实是,中共的专制统治一直是中国长期以来各种潜在流行病和大瘟疫的根源。

2005年,劳里·加勒特(Laurie Garrett)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网站警告:“科学家长期以来一直预测,未来会出现某种流感病毒的大瘟疫,这个瘟疫能够感染全球40%的人口,而且死亡人数难以想像。 最近,一种新的H5N1禽流感病毒就具备了引起全球瘟疫大流行的许多特征。 到目前为止,这种病毒只限于在鸟类中传染,但是病毒的变异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随后在2007年,香港大学的四位科学家断言:“众所周知,冠状病毒会进行基因重组,这可能导致新的基因型并引发瘟疫的爆发。马蹄蝙蝠体中存在大量类似SARS病毒(SARS-CoV)的冠状病毒,再加上在中国南方有百姓乱吃野味的文化,这是一枚定时炸弹。 来自动物或实验室的SARS和其它新型病毒有可能性再次传播,因此我们需要做好准备去应对。”

尽管发出了这些明确的警告,中共政府仍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阻止在海鲜市场上出售野生动物,也没有对潜在的病毒保持足够的警惕。

实际上,在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爆发的初期,中共政府就违反常理,极力掩盖任何潜在的疫情爆发,并希望它能自动消失。下面看看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爆发的时间表。

首先,武汉市政府表示,在2019年12月8日,首例确诊病例被发现。到12月16日,一名被感染的海鲜市场的工作人员被送进医院。

到12月21日,大约有32人表现出疑似的症状(后来被发现是确诊或被怀疑是中共肺炎疑似病例)。四天后的圣诞节,四家医院的医务人员因不明原因而感染病毒性肺炎被隔离。

显然,到圣诞节后的第二天,一家实验室已将武汉病毒的样本鉴定为一种新型的SARS相似病毒。再过一天,武汉市公共卫生官员和医院领导被告知,有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引起肺炎疾病。

下面是关键时刻。

如果中共政府当时决定在那里召集专家并专注于遏制疫情,那么整个世界将免于可能会持续一年的大瘟疫,避免成千上万人的死亡以及全球经济所面临的崩溃。

但是,独裁政权经常报喜不报忧。就像苏联最初试图隐瞒切尔诺贝利核灾难一样,在习近平总书记高压统治的国度里,它们(中共)也同样隐瞒这一消息,而不是试图遏制这种瘟疫的传播。

12月30日,当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负责人艾芬医生分享实验室检查结果的图片和肺部扫描的视频时,她却遭到了严厉打压。

李文亮医生通过微信与一百多名医学院的同学分享有关病毒的信息,透露“华南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相似病例”,(中共)政府的反应是调查此信息的传播并将其从社交媒体中删除。

在去年的最后一天,即首例确诊患者开始出现明显症状后23天,国家卫生委员会武汉分局说:“到目前为止,经调查尚未发现任何明显的人际传播或医疗人员被感染的案例。”官员们说:“这种疾病是可防的。”

《伦敦时报》报导说,到12月下旬,中国的实验室发现了一种未知的高度传染性病毒,但“被命令停止测试,销毁病毒样本并不许新闻报导。”


2020年的第一天,为阻止瘟疫信息的传播,武汉市公安局对包括李医生在内的八名在微信爆料的人进行传唤。媒体对这次传唤进行了广泛报导,从此知情的医务人员都被噤声。

具有讽刺意味的(和可悲的是)1月2日,武汉病毒研究所确定并绘制了一种新的冠状病毒基因组图谱,但是图谱并没有被公开。

到1月6日,关于传染病毒的消息疯传,以至于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和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博士提出派遣一个(专家)小组前往中国(帮忙)。 中共政府拒绝这一提议。

但是很明显,习近平在1月7日之前就知道了这种病毒,几乎和向美国人请求提供帮助的同时。

1月9日,中共政府官员承认存在病毒传播,并公开已经绘制了的基因序列图,直到1月12日才发布疫情数据。但它们没有透露关键信息,包括病毒感染者的详细情况。结果,外界对瘟疫爆发产生误判。

1月12日,“吹哨人”李医师因感染中共肺炎而住院。

1月13日,泰国媒体报导,第一例中共肺炎被确诊。

1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帮助中共掩盖疫情,它宣布中国(中共)当局已经证实“没有新证据证明新型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可以人传人。”

当天,一位WHO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继续为中共的谎言站台,说病毒是“有限的人传人,最多是家人之间的传播。”

1月15日,第一个被确认感染的美国人离开了武汉,而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应急中心负责人李群在国家电视台上说:“经过仔细的筛选和审慎的判断,我们最新的认识是人与人之间的传播率很低。”

最终,1月20日,中共确认,病毒可以人传人。同一天,韩国确诊第一例中共肺炎。

中共独裁政府在极力掩盖疫情的真实情况,这给中国人民以至全世界其它地区的人民带来巨大损失。

南安普敦大学一项分析估计,如果在疫情爆发的头三个星期实施严格的防疫措施,则可以避免95%的感染人数。

中共独裁政权的举动给本国民众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而且让疫情失控并演变成全球大流行,这给世界各地的民众造成了惊人的损失。

一名勇敢(也许是“愚蠢”)的中国商人任志强对共产党独裁统治进行了直接抨击:“那些生活在民主国家的人也许感受不到缺乏出版自由和言论自由的痛苦,但是中国人知道,这种流行病及其带来的所有不必要痛苦直接源于新闻噤声和对言论自由的严格管控。”

《纽约时报》3月14日报导,任志强失踪了。

面对因管理混乱和疫情扩散而受到越来越多的国际谴责,中共独裁者又展开宣传战想栽赃美国。

3月12日,中共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华春莹在推特上发文说,“将病毒称为中国(中共)病毒是绝对错误和不合适的。”

然后中共又进了一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也在3月12日发布推文:“可能是美军将这一流行病带到了武汉。要透明!公开你的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顺便说一下,Twitter在中国被中共禁止了。

作最后一点声明,支持中共撒谎的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曾赞扬中共对疫情的处理。

即使被指控在埃塞俄比亚担任卫生部长时掩盖了三种不同的霍乱流行,谭德塞还是在中共的支持下取得了这份WHO总干事的工作。这提醒我们,中共的独裁统治与其腐败的行为和骗人的谎言还在继续。

三月 27, 2020 / by / 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