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人的创意】威士忌味儿的洗手液

【纽约人的创意】威士忌味儿的洗手液

受疫情影响,原本经营酿酒厂的老板开始制作消毒液。在纽约市布碌崙海军码头一处古色古香的单层建筑中,人们现在可以买到200毫升一瓶的消毒液。

打开瓶盖闻闻,没有一般洗手液那种人工香料或者洗涤剂的味道,却有一种威士忌烈酒的感觉。不错,这个建筑本来就是一个酿酒厂的品尝屋,这个洗手液也是从做威士忌的酒精原料中做出来的。

瘟疫期间老板斯珀尔曼(Colin Spoelman)用威士忌酿酒设备生产洗手液

“是啊,这不是医用的中性酒精,里面有氧化物和甘油。”“国王郡酿酒厂”(Kings County Distillery)的老板斯珀尔曼(Colin Spoelman)对记者说,他们用几乎双倍威士忌中的酒精的用量制作了洗手消毒液产品。

这是一家社区小公司,专门制作和销售各种威士忌烈酒。公司服务有店面鸡尾酒吧、酒厂参观旅游、现场品尝等业务。自从中共肺炎流行一开始,他们就受到了影响。

“我们是手工酿酒,我们的很多收入来自于游客,一开始生意就掉了三分之一。”他说,到后来,零售业也受到影响,“三月份我们的收入比平时下降了一半还多。”

这时,斯珀尔曼想到了转产,生产消毒液。

“经营酿酒厂的人都知道酒精可以做饮料、威士忌,也可以用于其它工业用途,包括美国销售的汽油中10%是乙醇,而洗手液也是其中的用途之一。”

但是,这事要放在以前,说让他的酒厂生产洗手液,斯珀尔曼就会认为是个大笑话。

“但是随着局势越来越严峻,事情也越来越明显,消毒液是人们真的需要的东西,每个人都参与其中了,这是显而易见的。”他说,“一方面工厂需要运营,保证员工的就业。但是另一方面,更多的是为了应对这次危机,想做一些积极的、鼓舞人心的事情。”

这时,同行业中已经有人与CDC(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合作,提供出了制作手册,于是斯珀尔曼就和同行们一道先做了一批试产品。

“成功之后,我们就知道我们可以扩大规模,多生产一些了。”

作为一个小型私人企业,这个决定虽然做起来容易,可是转产并不像想像的那么容易,也更不便宜。

“谈到洗手液的生产,用工业酒精更加划算,根本不必要用饮料级的酒精,这是一种很低效的方法,我们的设备也不太合适。”但是,在没有其他的人、或者没有足够的人来生产洗手液的情况下,这种产品又是现在人们特别需要的,他说,“那么我想这是城市短缺的产品,所以就决定直接给消费者生产。”

公司的首席运营官COO乔纳吉(Gabby Gjonaj)对记者说,他们的洗手液的生产“真的很贵”,“这是在纽约制造的,我们仍然要给每个人发工资;我们的谷物原料是产自纽约州的有机产品,也非常贵;另外我们的发芽大麦是从爱尔兰进口的。”

斯珀尔曼把洗手液的价格订得很透明,也很聪明。他在公司网站页面上明文写着:“1美元承担了瓶子、瓶盖和玉米的成本;5美元覆盖了包装盒及所有配料的成本;10美元可以包括配料、包装、人工和其它附带成本;20美元就可支付从产品、间接费用到因为不销售威士忌而产生的所有损失。”

幸运的是,社区的邻居以及购买威士忌的老客户们一般都掏10美元来购买一瓶“国王郡酿酒厂”生产的消毒液。斯珀尔曼还号召客人们在购买消毒液的同时再买一瓶威士忌。

他在网站上写道:“我们是小生意,我们希望您到这来买洗手液的时候,也可以买一瓶威士忌;我们只有在现金能流动的情况下生产,所以您贡献的每一块美元,不管是通过捐款或者购买,都将会让我们的生意运作起来,找回我们的所有员工来全力生产消毒液。谢谢大家的支持。”

斯珀尔曼想对其他各行业的老板们说,“如果用心研究,生意主们有很多办法来做些有益的事情,我想当这个时候过去,我们回头看的时候,就会为我们做了自己能做的事情而感觉很棒了。”

4月1日当天,斯珀尔曼卖出去500瓶。他说,如果能保证人员以及各项开支,他就可以一直做下去,一天1000瓶都没问题。那么今后是不是就要改行长期制造洗手液了?

“当然不是,我们是威士忌酿酒厂,我们热爱威士忌。”他斩钉截铁地说,“希望有人可以生产更便宜的洗手液,把我们腾出来,让我们仍做威士忌,那才是我们的核心产品,那才是我们的所爱。”

四月 4, 2020 / by / in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