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阻止中共利用“香港公司”偷盗美国技术

美国阻止中共利用“香港公司”偷盗美国技术

香港首富李嘉诚拥有巴拿马运河90%经营权,美国忧虑中共藉由李嘉诚的和黄公司控制该条战略性水道,威胁美国安全。

香港公司被中共利用来购买一些物业或高科技,并转手给中共掌控,这方面典型就是李嘉诚的公司。美国此举对中共暗中实施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有重大冲击,李嘉诚的商业王国也首当其冲。

川普制裁中共 涉及军用民用高科技

中共一直误判,认为美国不敢动香港,因香港是美国工商界投资营运的重要地区。美国在香港有8.5万名公民,1,300多家企业,近300个地区总部和400多个地区办公室。几乎所有华尔街金融企业都在香港营运,美国对香港贸易顺差在过去10年间累计达2,970亿美元(2.3万亿港元),位列美国全球贸易伙伴首位。

5月29日,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新闻会上说,美国将要采取的几个最重要的行动都与香港目前局势有关。他说,这周中共向香港实施国安法,违反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也违反香港《基本法》。他指示美国政府,开始启动撤销美国对香港特别待遇程序,以回应中共刚通过的备受争议的“港版国安法”。

川普还表示,美国会对香港的特殊贸易进行调整,将不再视香港为中国以外一个独立的地区。

“这会波及美国与香港所有协议的全部范围,从引渡到出口管制,再到双重用途技术等,只有少数例外。”川普说的双重用途技术,就是大陆说的军事和民用两用的技术。

美国高科技经香港转到大陆 中共盗窃知识产权

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2018年11月14日发表年度报告,当中特别提及中共近年不断蚕食香港法治和自由,建议美国政府重新审视对香港军民两用科技出口管制政策。

2018年11月19日,香港大纪元发表“美报告忧高科技经港转大陆 港创科业染红增风险”文章,指出中共借用香港公司名义,购买美国对大陆禁运的高科技产品,特别是军民两用的高科技产品。

文章说,中美贸易战阴影笼罩下,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2018年最新报告批评中共侵蚀香港,建议政府检视军民两用高科技出口政策,应否继续将香港与中国大陆视为两个独立关税区。

报告一出即引起香港政商界尤其是创科业界不安,担心香港日益亲共,沦为大陆一个城市,令香港福祉受损。科技业界提醒应警惕中共利用“染红”科技和学术界,藉由香港发展打压人权的监控技术、或进行知识产权转移,令香港蒙受制裁风险。

大纪元一年半前的文章指出的问题,在2020年5月29日变成现实。美国将杜绝中共再借香港公司名义,偷盗美国技术。

文章表示,香港中文大学全球研究社会科学学士课程讲师陈伟信指,报告重点在于限制潜在军用化的高科技输港。他以香港外国记者会(FCC)副主席马凯被拒续签证事件为例,指美国最关注的,是港府是否有独立意志执行出入境管制。“很简单,一个香港商人去美国买科技时,货物到香港究竟要进行何种清关手续?或是可以直接在西九送往大陆?这个是美国一直跟踪不到的。”

香港创意产业及科技创新委员会香港区主席方文兴教授说,香港一向扮演中介角色。由于大陆要直接去外国购买高科技产品比较敏感,很多时候都通过香港转运或并购,“很多香港公司,都是帮中共做中间人”。未来美国一旦将中港视为同一关税区,势必要拖慢香港和中国的科技发展进程,而且也给香港公司带来被禁运或被制裁的风险。

香港资讯科技界担忧,一旦美国落实高科技产品对香港的出口制裁,影响的范围非常大,包括卫星装置,甚至5G系统、手机、电脑等日常生活及商业、学术层面都会实时受影响。科技界立法会议员莫乃光估计受影响范畴涵盖生物科技、信息安全、人工智能、自动汽车、机械人技术、基因工程、金融科技等,亦即是近年香港要发展的所有创新科技都包括在内,因此不能掉以轻心。

法学博士、时事评论员桑普对大纪元表示,香港目前成为中美贸易战的磨心,因为中国(中共)所谓的“2025制造”计划,实质就是剽窃国外知识产权,窗口就是香港。

他认为,香港面临处境很艰难,香港人需要自保。“每一个公司,商业人员都有一个社会责任,拒绝帮中共剽窃知识产权,确保监控设备不会转运到中国,并向外界举报这些问题。”

他还说,红色资金日益赤化香港的情况下,香港已经成为中共圈钱的平台,“以前中资圈钱是正规方式,以前不改变香港上市规则,现在上市公司设党委制度不需要披露,加上同股不同权改变香港上市制度,都令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保,股民、投资者也要离开股市这类大赌场。”这一切正在香港上演。

李嘉诚“替中共”收购巴拿马运河 对美国存潜在威胁

香港公司被中共利用来购买一些物业或高科技,并转手给中共掌控,这方面典型就是李嘉诚的公司。

1997年李嘉诚的和黄公司获得位于中美洲的巴拿马运河两端港口25年经营合约。1999年美国政府需按之前协议,将巴拿马运河主权回归巴拿马,和黄身份在美国曾引起极大争议。美国国会曾为此专门举行听证会,有议员忧虑中国政府藉和黄控制该条战略性水道,威胁美国安全;更指中国(中共)可把各式导弹运至巴拿马,做攻击美国发射台。

李嘉诚拥有巴拿马运河90%经营权,尽管李嘉诚一再表示他只是做生意,不危害美国利益, 流亡美国的大陆富豪郭文贵旗下“郭媒体”2020年1月曾发表“说说中国在巴拿马运河的那些事儿”的文章称:

“中共从未放弃统治全球野心。当美国决定放手巴拿马运河的控制权时,无意中给中共乘虚而入大好机会。可是中共不会堂而皇之大摇大摆地进军拉美。李嘉诚的出现是个巧合吗?”

巴拿马运河位于中美洲国家巴拿马,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被誉为世界七大工程奇迹之一的“世界通道”,1914年开始通航。在运河通航后的86年中,共有约82.5万艘各种船只通过巴拿马运河,通过运河的货运量约占世界贸易货运量的4.3%。

巴拿马运河其实是美国开凿的,巴拿马运河是美国在20世纪崛起的重要因素,它不仅仅拉动了美国在国际贸易中的地位,实现太平洋经济圈和大西洋经济圈的贯通,更在军事战略上提供更大、更广空间和时间优势。

自1920年运河向国际开放至20世纪80年代末的60年中,美国从运河过往船只中收取的费用高达450亿美元,而巴方仅得11亿美元。

在巴拿马政府收回运河过程中,“郭媒体”文章提到5个人的名字,他们是美国卡特总统(1977~1981),亿万富翁莫克塔尔·里亚迪(印尼名字Mochtar Riady,英语名字Lie Moe Tie,中文名字李文正,印尼华侨,力宝集团创始人),管理和预算办公室总裁伯特·兰斯(Bert Lance),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还有华润集团董事长沈觉人。这5人帮助李嘉诚收购了巴拿马两大港口25年经营权。

外界质疑其真正归属是中共,只不过是拿着李嘉诚公司当幌子。现在的巴拿马运河上,长期有中共情报组织活动,密切监控着通过的船舶,尤其是经过的军舰和间谍船,并掌握着所有公开或秘密的信息。

李嘉诚与华润合作 华润是中共商业间谍代理公司

李嘉诚的新合资企业巴拿马港口公司(Panama Ports),由香港国际贸易公司和记黄埔所有,中国华润集团(China Resources)拥有10%的股份。

华润是中共间谍活动的代理商,包括经济、军事和政治间谍活动。李嘉诚和负责华润的中共官员Shen Jueren(沈觉人)都是里亚迪家族香港中资银行的合伙人,李嘉诚同时还入股了中国庞大的全业务电信市场运营商中国电信,并是中国国际信托(中信)的董事。中信是由中共“太子党”王军管理的全球资产达210亿美元的部级集团。王军还兼任大型央企保利集团董事长,保利是中国最大军火进出口商。

现在,巴拿马的所有学校都必须教学生汉语,这是从2007年推出的。而到了2020年的今天,中国政府更以提供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和研究奖学金为诱饵,让巴拿马人直接到中国大陆接受洗脑教育。

目前,李嘉诚的和记港口控股公司已控制了数十个潜在的经济咽喉,包括全球41个港口的169个泊位。这些设施控制着全球15%的海上集装箱运输量。

和记黄埔的一些港口位于重要海上通讯线,例如巴拿马运河、苏伊士运河和美国东海岸。在被美国国防部标记为“美国生命线和过境地区”的八个扼流点国际地区中,和记黄埔有六个港口。

另外,“中国远洋运输公司”(中远)是中共的主要航运公司,也与李嘉诚和记黄埔有限公司有 合作经营关系。中国军方是中远集团的商业合作伙伴。中远船运除商业运输外,还担任中国军方商船。

李嘉诚投标以色列海水淡化 中共欲掌控中东

香港大纪元追踪报导了李嘉诚公司在以色列投标海水淡化工程的案例,中共想藉和记公司掌握最先进的海水处理技术,从而彻底掌控中东。就如中共掌控抗疫物质后,就可以搞抗疫外交,中共一旦拥有了先进的海水淡化技术,就更容易利诱中东各国。

在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冲突中,中共本来一直站在巴勒斯坦这边反对以色列。不过自从川普准备竞选总统后,中共为降低美国未来对其抵制将带来的损失,开始与以色列密切往来。

2017年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华,一年后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访问以色列,两国签署《中以创新合作行动计划2018—2021》。至此,1992年时只有5,100万美元的中以双边贸易额,在2018年时已经猛增到140亿美元。

李嘉诚在一定程度上可说扮演着带领中国企业进军以色列的先头兵。他的公司自1999年就开始进入以色列市场,2011年开始将目光转向以色列初创公司。后来又投资,推动以色列理工学院在广东建立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以色列理工学院是以色列最古老的大学,也是一间有国际影响的高等院校。

据法国《回声报》报导,2018年,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访问以色列时曾感叹:在以色列,新技术无所不在,像水和食物一样自然。于是,阿里巴巴、联想、小米、华为、百度等科技企业纷纷在以色列设立R&D研发中心。中国企业也陆续入股或收购以色列科技企业,比如医学激光手术公司Alma Lasers、医学设备集团公司Lumenis、图像辨认公司Cortic、感控集团Extrem Reality等等。

2015年,中以两国又就以色列海法港达成25年租借使用权协议。2018年,上海国际港务集团承诺投资20亿美元,计划重建和改造海法港。

2020年5月李嘉诚投标失败的以色列最大海水淡化厂索立克海水淡化二期工程(Sorek B),所在地点不远处就有一处核中心和空军基地。

据外界分析,中共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利用各种方法来帮助李嘉诚的公司获得这个标书,中共驻以色列大使杜伟也积极参与其中,眼看就要成功,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美国疫情最严重时,戴着口罩飞到以色列。

显然,项目一旦给李嘉诚,中共就可能间接染指。之前,美国一直让“以色列在中共和美国之间做正确选择,否则,美国就将重新考虑与以色列的政策”。

蓬佩奥,美国国务卿、中央情报局前局长,亲自飞到以色列,之后以色列拒绝了李嘉诚的投标。

李嘉诚旗下香港企业与中共合作,间接帮中共获取美国相关技术,美国早就把他视为有中共代理人因素的商人,李嘉诚有几次对美国的投资,都因被美国政府阻止而失败。

这一切将因川普总统在5月29日的白宫公告,而开始翻开崭新一页,美国正阻止中共利用“香港公司”为马甲来偷盗美国技术。

五月 30, 2020 / by / in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