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州第10选区国会众议员侯选人熊焱系列文章-老兵系列(一)

纽约州第10选区国会众议员侯选人熊焱系列文章-老兵系列(一)

我们的老兵
熊焱🔥🔥🔥写老兵系列(一)

十七八岁高中毕业后就加入了军队,或者就读军官学校毕业后加入军队,也有大学毕业后选择从军。他们为了捍卫美国宪法,贡献了自己的青春岁月甚至大半生。A military veteran is a person who is no longer serving in a military.

简单地说,那些从军中退下来的人被称为老兵。在美国这是一个很大的群体,目前有2千多万。虽然国家对这个群体及他们的家属还是照顾和关照的,各种福利也是算好的。但是,总体说来他们是一个真正的弱势群体。原因有很多。

1, 战场生活和各种训练带来的后遗症

有个一著名的术语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此前被称为“战斗疲劳症”或者“炮弹休克”。上个世纪80年代确认为“创伤后应激障碍”。这种病症表现出愤怒、情绪麻木、严重沮丧、噩梦、酗酒等。简单地说,战场上的残酷和巨大压力给军人留下后遗症。他们退役后生活很不容易,除了生活问题还有心理问题。他们重返平民社会后的不适应和挫折感,加深了他们的痛苦和生活困难。美国陆军军医部门曾发布一份报告称,美军医疗人员在对从伊拉克战场回国的美军士兵进行调查后发现,30%的人在回国3-4个月后出现各种心理问题,其症状包括焦虑、消沉、做噩梦、易怒和无法集中注意力。少数严重者被诊断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此症患者仅有30%可以完全康复。这些心理问题有一定潜伏期。当驻伊美军士兵刚离开战区时,仅有3%-5%的人被诊断出患有严重心理疾病,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会出现心理问题。至于原因,这些心理疾病通常源于作战时的压力。更为严重的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隐藏的病患更显严重。目前,坐轮椅的老兵越来越多,他们曾是那样矫健那样勇猛,那样“力拔山兮气盖世”。 就连你们现在这位写作的熊焱牧师,在大学里呆了15年以后,也曾在军中连续两年每周六负重急行军52次,并成为马拉松跑者,可以想象那些更为年轻的美国军人是多么辛劳了。 可是,当他们退休以后,尤其年长以后,他们过了青年中年体力之黄金时代,到老年各种病疼缠身,他们实在是用青春的血肉筑起护卫美国宪法之长城。因此老兵们理应得到良好的关怀! 他们不只是统计数字或医学术语的被描绘者,他们是活生生的人,是一群既会死去也在逐渐凋零的人。</h3 style=”line-height: 30px;” > 笼统地说,军人攻的是军事科学和技术及技能。这些知识和经验及技能虽然社会上也需要,毕竟不是那样容易专业对口。所以,许多老兵退伍以后,很难在社会上发展一技之长。据军方统计,相对于2009年9.4%的平均失业率,2010年退伍军人失业率增长至11.5%。而对于18至24岁这一年龄段的退伍军人来说,失业率更是高达20.9%高。这就使得离开了军队的老兵们在经济上不能有很好的发展。由于经济拮据,就带来一连串其他问题,首先是住房问题。据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公布的数字显示,2014年美国至少有4.7万名无家可归的退伍士兵。地铁站中的无家可归者们肯定有老兵哦!此外,还有13万多退伍士兵生活在收容所或者过渡安置机构。
想起来令人心酸,那些为国舍命的老兵们他们退休后的福利,有时竟赶不上那些因犯罪服役后出狱的人(虽然从人权的角度他们也是应照顾的)。

3,家庭生活不容易

因为无家可归外,因为在医疗、融入社会等方面都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因为有些缺乏谋生技能,再加上心理问题,许多老兵很难组织家庭。例如,在4万多名无家可归的退伍士兵中,96%为单身男性,56%的无家可归者是来自贫穷的少数族裔社区,多数是非洲裔和拉丁裔。
更为严重的是,还有百多万老兵生活在无家可归的边缘,他们收入的一半以上用于支付房租,一旦发生变故,如果不能及时得到救助,将陷入无家可归的境地。
老兵们的家庭生活十分困难,他们在军中每两年要调防一次,到处流动,这造成军人结婚率低、离婚率高。年轻时无法全力顾家,年老时家也就残缺不全了。据统计有20%的老兵独自生活,很难重建家庭。我们很难体会,那些参加过反法西斯战争的老兵竟然孑然一身。据统计,近年来,美国军队中女性比例增加,无家可归者中,女性老兵的人数也迅速增加,从2006年的150人增加到2011年的1700人。女性老兵无家可归的概率比其他群体高2到3倍。

4, 官僚机构造成老兵生活就医困难

由于退伍军人医疗网点少,接受治疗不便,使得老兵申请医疗补助很不方便。政府部门官僚体制,效率低下已造成大量申请积压,严重影响服务效果。政府部门不仅不简化程序,提高效率,反而增加无聊的程序。他们并不为老兵提供个性化方案,这也导致许多老兵流落街头。老兵有许多独特的个案。据美军的一份报告说有30%的驻伊美军回国3-4个月后出现各种心理问题,其症状包括焦虑、消沉、做噩梦、易怒和无法集中注意力。患有PTSD的退伍老兵甚至是现役军人,
主要是战场给这些老兵们带来的创伤。此种创伤目前无人能用量化的标准来进行界定。但我们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若没有上过残酷的战场和残酷的训练,何以当年勇猛矫健的军人们一到老年就病痛缠身,身心疲敝呢? 他们年轻时过度的支出应该是一个可以得到解释的原因。因此,当老兵们退休后尤其到了老年,国家和社会关爱他们保护他们是应当的啊。我们经常喊口号:美国第一。这个没有错。若是加上老兵第一,也是不错的啊!

有一个小故事值得一说。

几年前我坐在飞机上,左边坐了一位白人老大爷,比较瘦弱。 我们攀谈一会,他知道我是现役军人还是军牧。聊完以后,我见他用右手在左上衣口袋里掏什么东西。我没有在意,闭目养起神来。两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见到他还在做同一个动作,手哆嗦着在掏什么。我增加了好奇,悄悄的注视。10分钟过去了,甚至二十分钟过去了,他那个动作还没有结束,我都有点很不舒服了,因为是同一个慢动作。后来他终于从口袋里把东西掏出来了。原来是他的一个证件,他拿给我看并告诉我他是二战时期登过诺曼底的伞兵。我看完过后,眼睛湿润。当时我是从神学角度来看他,来看人的存在主义状态,后来在教会还讲过这个故事,说我们年轻的时候就要信靠上帝啊。 今天,站在维护老兵这个角度讲,可以大发感叹。那当年的伞兵可是军中精华,从天而降,多么勇猛矫健。可是就是同一个人,我邻座的那位老兵为了掏出一个证件给我看,竟用了半个小时才完成年轻时两秒钟可完成的事情。我永远记得那个老兵,那个用手从口袋里掏证件的老兵,甚至想象那个从天而降的伞兵,而发出深沉的感叹。那些牺牲了的当然更引起人感叹,那些活着的,逐渐凋零,或僵卧孤存 或在病床上或在轮椅上度过余生。他们是弱势的一群,理应得到全社会和国家关爱的一群。

5, 我有责任和义务全力关心他们。

我,1994年加入陆军,大约2年后退出现役加入后备役。期间读了八年书。因911 事件,国家需要前线军牧,我于2003年第二次加入陆军现役成为军牧,并远赴伊拉克战场,直到去年退休,总共有27年军龄。我的儿子熊天枢在读完四年军事院校以后也成为陆军一员,目前是炮兵中尉。我不仅是军人,还是军人中的牧师,是军人的精神领袖,是他们的牧养者和医治关怀者。因此,我必须出来全力以赴为老兵发生,呼吁和服务,继续履行上帝赋予我的使命和职责。我当尽全力。求上帝保佑和怜悯。(未完待续……)

七月 6, 2022 / by / 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