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州第10选区国会众议员侯选人熊焱系列文章-老兵系列(二)

纽约州第10选区国会众议员侯选人熊焱系列文章-老兵系列(二)

我们的老兵

熊焱🔥🔥🔥写老兵系列(二)

英年早逝的老兵

早几天在军营碰到一位很年长的老兵,他的帽子上写着二战老兵。我十分亲切地恭敬问候他:wow,老人家您是二战老兵啊! 英雄啊! 您有八十好几了吧?老人家眼睛看着我,斩钉截铁地回答:96! 他的声音当然是微弱的但很清晰。我立刻反应过来,当然是90多了。这是一位高寿的老兵。祝福他健康长寿。此文我要写一位英年早逝的老兵。

2018 年我从夏威夷太平洋战区调防到亚利桑拿州Fort Huachuca 陆军情报司令部。 过了好几个月有一天下午开会并欢迎新分来的牧师助手。又过了几个星期,我在牧师办公楼天天见到这位新来的助手,慢慢也就熟起来。 有一次他问我:长官,您是哪一年去伊拉克的? 我说2004年。 他继续问:是在哪个地方? 我说Camp Taji. 然后他指着自己军装上的名字SGT Rivera 说你记得这个名字吗? 我说这个名字很多的。 他说,是的,你再想一想。我们之间的对话先是简单,竟变成搜素记忆了。我立刻认真起来,仔细搜索记忆,然后说,我记起来了,当时我们的排长助理叫SFC Rivera(上士)。 这个中士停了一会说:“他是我爸。”

可以想象,经过这么一个兜圈子,竟把14年前一同打过仗共过生死患难的战友给回忆起来了。而站在眼前的英俊军士就是战友的儿子。由于有些戏剧效果 ,我真的十分高兴了起来,还说了如何记得他爸爸帮助过,掩护过我。新助手听了以后点头说是。 然后,我好奇问起他如何认识我呢?他说猜的。他爸爸曾经在朋友的Party中提到他们的牧师从中国来,叫Xman(军中绰号)。我也看过你们的照片等等。他说我猜就是你。

我是越听越高兴。然后问他,那你爸爸现在呢? 这位助手轻轻的说:他早几年已经去世了。 一下子把我哑住。我简直不知如何应对。过了好一阵我才说:i am sorry.

接着是慢慢的沉默,我们都没有言语。 最后我说:你爸爸很年轻啊! 他说47岁,是退休后生病去世的。那天晚上我没有睡着,记忆自动浮现。我和他爸爸一起去伊拉克打仗时,他爸爸才三十出头,作为上士,他已经是经验丰富了。我记得他英武有力。他曾经在我带队执行任务时专门做我的助手一天,怕我的年轻助手没有经验。每次有炸弹炸来,他总是嘱咐我的助手立刻打我的们,进入放空洞。可以是,没有想到他退役几年后竟是英年早逝。令人十分伤感。虽然有一个英俊的儿子延续了父亲为国服役的历史,英年早逝的遗恨还是有的。

这样的事其实蛮多。由于军中有一个传统,去世的军人都会通过各种渠道报道出来,我们总是会听到某某某老兵去世了。 其中有一位退休不到五年的上校军牧去世给我很大震憾。他是我2003年加入军牧军团时第一军的军牧长,对新到的我十分关照,后来在军牧学校校长位上退休,不到五年就去世了。可是我总是记得2003年的他之音容笑貌。还有好多这样英年早逝的我很熟悉的老兵啊!

人生短暂,老兵也是如此。最牛的麦克阿瑟元帅,机其英俊,仗也打得一流,成为二战时五星名将。他后来讲了一句话竟和他元帅的英名同同列:”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因为有名而被创作成歌曲。我学文学的,当然知道什么叫“老兵不死”, 当然是指老兵的精神,为捍卫宪法,保家卫国的牺牲精神。 只是, 当我在谈到关注老兵的命运和福祉时,我总是攥改麦帅的话:”老兵也死啊,他们在凋零”。因此,作为老兵们的牧师我有义务和责任来关心他们,继续服务他们!求上帝帮助!(未完待续……)

七月 6, 2022 / by / 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