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州第10选区国会众议员侯选人熊焱系列文章-老兵系列(三)

纽约州第10选区国会众议员侯选人熊焱系列文章-老兵系列(三)

我们的老兵

熊焱🔥🔥🔥写老兵系列(三)

家庭破碎的老兵

作为军牧,我有一项专职(其他人还代替不了), 为军队驻地附近退役后去世的老兵举行葬礼。 这个是传统的军队仪式,庄严,浓重;有鸣枪有音乐有国旗,有穿着礼服的军士扶棺,当然还有身着礼服的牧师主持和布道。但是葬礼上来多少人呢?这个还真是不知道,有多到几百人,有少到2个人的。早几年那个只有两个人参加的葬礼我总是忘不掉。

德州,Fort Bliss 一个绿草如茵的墓地,面积很大,鲜花很多。我为一个参加过二战的老军人主持葬礼。军士们都到了, 我也准备好了,棺材上覆盖着国旗,可是除了军士们和我,及两位老兵墓地的管理人员,四周竟没有他人。 虽然过了预定时间,我还在继续等待。五分钟过去了,仍然没有其他人到来。最后管理人员对我说:牧师(Chaplain)我们开始吧!葬礼一如既往,一套数齐,我们没有偷工减料,可能比以前的更庄重和严肃。
那一次葬礼我总是忘不记。事后我问管理人员为什么只有你们两个人出席? 回答让我不吃惊:没有家人朋友。

墓地管理人员对逝者了解多一些,我们只读到讣告和简历。简历上说那位老兵参加过二战,是上士军衔退休,受过伤,得到过许多功勋章,结过婚,没有子女,没有提宗教信仰背景。这个简历也不让我吃惊。 管理员与我的交谈让我吃惊。他们告诉我,老兵虽然退休后有些经济收入,也有自己的小屋,还经常在社区走动,偶尔做做义工,但是,因为战争时期受伤严重,造成身体和心理极大的伤害。由于当时心理治疗尚没有今日这么发达,老人回到家乡后有一些古怪的行为,社区和邻居不能理解。其实就是八十年代确认的PTSD(见前文)。
每天早上,老兵总是最先起床,站在屋前等候什么。傍晚也出去,有时衣衫不整 有时有穿得太正规。多少年后,他慢慢就没有了朋友,亲人原本就没有,年轻时就离婚了,没有子女。 过节就靠教会几个义工问候一下。
我听了以后,知道这不是几句简单的交谈能了解老人的。他参战时的经历和遭遇我们要到电影电视里才知道,他身体上的疼痛医生可能知道,他的爱情故事只有文学家才知到。我作为他的军牧送他最后一程(写到此我像昨天写第一篇一样流眼泪)。看到他的葬礼上只有两位墓地工作人员出现,我觉得我们欠他许多。老兵参加过二战,出生入死,做到上士, 得过许多勋章,但是他所遭受的身心痛苦我们是不知道的。直到他的葬礼上只有两位朋友出现,我们才联想到他一生的光荣和遭遇。

我写这位老兵,是因为我们的周围还有千千万万这样的老兵。他们的故事虽然有文学家艺术家诗人在刻画,但是作为具体的人他们需要具体的关爱和帮助。我是他们的军牧,我也有上帝赐我爱心及写作的能力,我当尽全力来关心他们帮助他们!

朋友、我需要您的帮助!我们一起来帮助老兵,帮助美国人民!阿门!(未完待续……)

七月 6, 2022 / by / 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