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的“非医疗豁免” 美国允许疫苗宗教豁免 | 哲学豁免 个人豁免

新冠疫苗的“非医疗豁免” 美国允许疫苗宗教豁免 | 哲学豁免 个人豁免

自从新冠疫苗面市之后,美国政府不断推出疫苗强制令,希望通过全民疫苗接种达到阻断病毒的目的。而美国民众则不断有人反对疫苗强制接种。10月12日,纽约联邦法官赫德(David Hurd)做出裁定,允许纽约州医护人员对Covid-19疫苗申请宗教豁免。法院的法庭文件被报导后,引起各界震动。

美国为什么会有疫苗接种宗教豁免呢?

对此,美国病毒学专家、前美国陆军研究所病毒系实验室主任林晓旭博士,在《大纪元健康1+1》栏目讲述了疫苗宗教豁免的历史,以及如何客观看待疫苗的问题。

神赋人权不应被剥夺

林博士谈到其实宗教豁免是一个历史问题。

美国建国的根本是基于基督信仰。从基督教信仰的角度,人和神的关系,人体的很多神迹的产生,还有人的健康如何得到神的护佑等,这些概念在很多信徒中都普遍相信。很多民众都很明确人有很多神赋予的权力,不是政府和政权的机器能够随意剥夺的。

虔诚的信徒会通过对神的祈祷、忏悔,通过改变自身,使得健康状况出现改变,从而对疫情产生一定的抵抗力。

也有一部分人,他们出于对疫苗安全方面的考虑,而不愿意接种疫苗。

另外一部分人,是出于伦理和哲学方面的考虑。

美国有很多州,除了宗教豁免Religious Exemptions,还有哲学豁免Philosophical Exemptions,就是基于人们在哲学层面的思考。另有一些州会有更广泛的豁免,称为个人信仰豁免Personal Believe Exemption,不一定是某一种宗教信仰,只是自己个人的信念,自己觉得不应该接种疫苗。

对于疫苗接种的豁免,美国各个州都有不同的法律。

美国各州有不同的疫苗非医疗豁免规定

宗教豁免产生的历史

由于人觉得疫苗可以预防疾病,所以英国在1853年就通过了全民疫苗接种的法律,但在当时就有反对的人群。当时提出的反对理由,也是基于个人的宗教信仰或是哲学上的思考。如今人们反对新冠疫苗的各种理由,其实在历史上,早在100多年前都已经重复过了,所以历史一直在重演。

在历史上,就有人在思考我应该怎样对待我的身体?我的权力是不是不应该随便被侵犯?作为家长,自己的孩子要不要接种疫苗,应该是家长说了算还是由学校说了算?

所以当时人们的抗议起到了效果,1889年英国就在法案中加入了豁免条例。

同样的,美国最早在1889年的时候,加州通过了一项强制推行天花疫苗的法案。当时,加州就有人提出反对,并强调人们应该有豁免权。到了1911年,加州就在这个法案后面,增加了豁免的条款。然后到了1921年,干脆整个法律都给取消掉了。

推动疫苗接种和要求豁免,在历史上不断重演

50年代以后,麻疹和骨髓灰质炎流行,当有了疫苗以后,政府就要推向全社会,觉得对疫情控制有好处,所以变成了一个强制令。当时人们也是不断提出要求豁免。

在病毒流行和疫苗接种的过程中,人们发现很多人打了疫苗照样被感染。和现在观察到的情况非常相似,现在也有不少人打了Covid-19疫苗,同样有突破性感染的病例。这些概念在历史上都发生过。

60年代以后,很多州都推动了强制疫苗,但也陆陆续续加进了各种各样的豁免条例。90年代以后,就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疫苗,如今小孩入学都要求打越来越多的疫苗。政府方面,强制接种疫苗的清单越来越长,但是同时也不得不照顾一部分提出豁免要求的人们,但对豁免卡得很紧。

所以,总体来说,推动疫苗接种和要求豁免,这个事情在人类社会一直存在,而且历史在不断的重复,也可以理解为这是神对人的一种启示。

疫苗并非万能药

疫苗是医学发展上的一个新工具,但是我们发现有很多疾病即使没有疫苗,它也会自己消失。比如像鼠疫、猩红热等等这些严重的疾病,虽然没有疫苗,但它会有规律的自己退去。

疫苗并非像人们想象的那么有奇效。大家都认为天花的病毒已经消灭了,但也许只是现在没有出来,它什么时候回来,人们并不知道。只是现在检测不到这个病毒而已。又例如麻疹病毒,人们想要消灭它,可它却不断出现。很多因素不是人能够控制的。

疫苗在一些方面、一定的时间内会有一定的作用,但疫苗不是万能膏药。对疫苗要有客观认识。

现在的科学,人们把它捧为像宗教一样。其实,科学不是真理,科学只是探究真理的一个途径、一个手段而已。其实大家发现,现代的实证科学有很多的局限性。

所以在奥妙的宇宙面前,人们应该有一个谦卑的心态,人们的认知是很有限的。人为的觉得自己掌握了真理,而去剥夺他人的权力,是违背道德的。

十月 24, 2021 / by / in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