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骨悚然:一线医生描述武汉肺炎患者临床症状

毛骨悚然:一线医生描述武汉肺炎患者临床症状

近日,微博流传「一线医生的话」,表示目前仍没有针对新冠肺炎的特效药,重症病人死亡率非常高,现在都是安慰治疗。有医生表示重症病人死亡前极痛苦,「本质和淹死一样」,其情景让人毛骨悚然。

该医生一开始就描述了病人去世前的感受:「一直呼吸困难,直到最后几分钟,病人全程清醒,病人会呼救,会哭着喊着说医生你救救我……伴随着剧烈的挣扎,直到呼出最后一口气」。

该医生解析,「死因本质上和淹死一个道理」,「大量的水,进到了肺里面之后,氧进不去,肺被病毒导致的果冻状的分泌物给占满了,换气功能完全丧失,再浓的氧也进不去血里面;而吸痰也​​没用,靠气管镜到达不了那个终末端的地方」。 「没有特效药。」

这同中共国家卫健委专家组组长钟南山的说法比较一致。

钟南山在18日广东省政府的记者会上透露,解剖武汉肺炎死者遗体的发现,新冠疫情肺的表现和SARS严重纤维化的表现不同,肺内有一部分肺泡存在,炎症很厉害,有大量的黏液。

「现在都是安慰治疗」

上述医生还总结了,患者治疗分为4个步骤,「包括高流氧治疗、无创呼吸机、上无创呼吸机2个小时后无效,就要气管插管、最后就上ECMO(人工心肺机) 」。

该医生还说明了在「硬件装置」跟不上的情况下,「给危重病人气管插管」带来的危害:「我们所有的医生、护士都会中枪。」

因为「吸痰过程中病人受到刺激,一咳嗽气溶胶就直接喷出来了」,「插管之后,就是24小时不间断地喷新冠病毒气溶胶,整个房间的空气会被污染。」

医生表示:「重症之后再住院抢救,医院的治疗呼吸机已经没有大的帮助。」「能救活的,只有10%。」

医生最后提醒,新冠肺炎的厉害,「一是高传染性,二是容易成为重症。」「现在所有的治疗,就是安慰性治疗。」


微博传出一线医生对武汉肺炎患者临床症状的描述,令人毛骨悚然。 (网络截图)

另外,首批支援武汉的医生李珊(化名)2月19日也对陆媒表示,重症病人的死亡率非常高,病人的情况比想像中还要差,生命体征难以维持,多数病人病情恶化迅速。

支援武汉的医生:重症病人死亡率非常高
作为第一批进入武汉的医疗救援队队长,李珊已经在武汉度过了3周时间。 1月26日,她带领14名支援人员抵达武汉,在某定点收治医院负责重症监护室病人的救治。

作为一名重症医学科的医生,李珊每天都与死神交锋。但在武汉,她还是被眼前的状况震惊了:医院内人满为患,许多重症病人情况十分糟糕,一些病人病情恶化迅速,每次有患者死亡腾出床位,马上就有新的病人住进来。

「从病人的数量判断,疫情暂时没有什么变化,尤其是重症病人。大家现在都想知道有没有出现拐点,目前这种形势还不太明朗。」李珊说。

「同事间感染防不胜防」
2月17日,中共国家疾控中心公布的报告显示,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医护人员感染超过3000名。另有陆媒「上游新闻」​​报导,新冠肺炎已致14名医护工作者离世。

但外界认为,由于中共对疫情的掩盖,实际医护人员感染、死亡人数远远超过官方数字。

不少医护人员几乎在无有效防护地接触病患,导致感染大增。

李珊表示,每当听到同事或同行发烧、核酸检测成阳性或被隔离,难免会对医护人员造成负面的心理影响。在这种环境下,危险无处不在,更难以防范。

「我们只能做好个人防护,戴好口罩,单独行动,减少内部医护人员之间感染的可能性。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李珊说。

据了解,大多数一线医护人员24小时在岗,连续作战超过1个月,身体和心理承受着极大压力。有的医护人员甚至崩溃大哭……

值得一提的是,2月17日,《中国新闻周刊》发表了《武汉中心医院医护人员感染始末》的文章,里面采访了多位武汉中心医院的员工,整理出整个肺炎疫情的爆发过程以及医院领导掩盖疫情的经过。

由于医院下令医务人员不得公开谈论疫情,也不能告诉病人这件事,结果最后导致医院有超过230名医护人员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其中,包括日前感染病毒过世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

二月 19, 2020 / by / in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