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可能带来的后遗症

新冠肺炎可能带来的后遗症

新型冠状肺炎(COVID-19)从去年12月爆发至今已三个月了,康复后病人就完全就健康了?有相关的后遗症吗?

回顾十几年前,在SARS疫情过后,有许多关于后遗症的调查显示,SARS病人有肺纤维化、股骨头坏死等症状,造成生活品质下降,甚至丧失劳动能力,因此引起了公众对于新冠肺炎可能造成的后遗症的担忧。

据陆媒报导,杭州一名男子在1月19日被确诊新冠肺炎后,随即接受隔离治疗,2月12日康复后出院,继续被送往集中隔离点14天,于2月27日返家。这名男子虽然已经脱离险境,但仍须肺部严重损伤,导致他无法蹲下,无法长时间走路,甚至只能跳1公分高。

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专家咨询小组召集人、台湾大学副校长张上淳表示,台湾首例女台商解除隔离后,在电脑断层扫描中发现有肺纤维化的迹象。

新冠肺炎带来的肺纤维化,年轻人恢复程度较高
什么是肺纤维化?肺脏中含有纤维母细胞,这种细胞在受到物理性或化学性的伤害时,就会被活化,开始分泌胶原蛋白,造成肺纤维化。简单的说,肺纤维化就是肺脏受到伤害后,自然修复的结果。可以想像是皮肤的「伤口结痂」发生在肺部。

一般来说,轻微的肺纤维化,患者可能毫无症状,若纤维化较严重,病患会出现咳嗽、低血氧和呼吸困难等表现。

对于台湾首例病患痊愈后的肺纤维化现象,阳明大学医学系助理教授、市立联合阳明医院胸腔内科医师苏一峰表示,只要肺部有发炎现象,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比如病毒性肺炎、细菌性肺炎、流感等,只要够严重,之后都可能会产生肺纤维化。

「那位女台商出现这个情形并不意外」,苏一峰说,「不是说只有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才会纤维化,这在急性肺损伤或呼吸衰竭后的恢复期,是很常见的。」

这种肺炎后的肺纤维化,是可以恢复的,恢复的程度取决于年龄,年纪愈轻,愈能够长出肺原本的细胞,恢复原本肺功能的机率就愈高。

他举例,「六、七十岁的病人有肺纤维化,可能肺功能只能恢复两三成以下;但是年纪轻,二、三十岁的病人,可能可以恢复五成以上。」

严重肺炎导致支气管扩张症
除了肺纤维化,新冠肺炎还有可能带来支气管扩张症。这是严重感染性肺炎常见的后遗症,有些SARS病人康复后,仍得定期追踪肺功能。

这是由于肺部支气管壁的结构受到破坏,扭曲、变形,产生永久性扩大的现象。

支气管扩大后,会失去清除分泌物的能力,因此气管中的痰液就会堆积。这些痰液又阻碍了分泌物的排除,进一步导致细菌聚集生长以及反覆发作肺炎。常见的症状有反覆咳嗽伴随着浓痰、咳血,也可能出现胸痛、呼吸困难。

对此,苏一峰说:「并不是只有SARS的后遗症才有这个现象,很多肺炎病人都会有,临床上也蛮常见。」

使用大量激素治疗,恐造成骨头坏死
对于部分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医师会考虑使用激素(类固醇)治疗,但是激素有其一定的风险,可能导致免疫功能下降,甚至骨头坏死。

有些SARS病人在复原后,产生骨质疏松、骨头坏死的现象,关节疼痛,最严重甚至瘫痪,因此终其一生都得持续接受治疗。大部分坏死的部位在股骨头,有些病人最终得接受髋关节股骨头置换手术。

股骨头坏死的原因,是因为治疗期间大量使用激素。在SARS疫情期间,医生对染煞病人使用大量激素,是为了减轻肺部发炎,提升病患的血氧浓度。

激素导致股骨头坏死的主要原因是引起体内脂肪代谢紊乱,导致股骨头内的脂肪细胞膨胀,股骨头软骨下的微血管形成栓塞,最后让股骨头内的骨细胞缺血而坏死。另外,大剂量激素会让患者对于钙质的吸收变差,导致骨质的合成减少,引起骨质疏松,进而造成细微骨折的累积,最终使股骨头坏死。

目前世界卫生组织(WHO)最新的治疗指引并不建议使用大量激素治疗新型冠状肺炎。

「现在研究发现,打太多类固醇,反而让清除病毒的时间拉长。」苏一峰说。因为身体的免疫系统本来要把病毒杀死,却因为激素减轻免疫作用,导致病毒在体内存活更久。目前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或者是流感重症,都已经不推荐使用大量类固醇,「除非病人有急性呼吸衰竭,氧气没办法提升的状况,就算要用也是小量就可以了。」

目前对于新冠肺炎所造成的后遗症,尚未有系统的数据分析,也因为疫情发生时间不够长,病人的身体恢复状况尚不明朗,所以只能从过往治疗严重肺炎的经验推测相关后遗症。随着疫情进展,医界对这种疾病给病人身体带来的影响,会有进一步认识。

三月 9, 2020 / by / in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