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空穴来风 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的实验室?

并非空穴来风 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的实验室?

在湖北武汉爆发了疫情后,中国国家疾控实验室的科学家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分离了病毒,测完了序列并证实了病原。但是目前对于这个新型病毒究竟来自哪里存在不同的说法:一种在中国网民中流传很广的说法是,这个病毒并非来自此前认为的华南海鲜市场的动物身上,而是被武汉的一个病毒研究所泄漏出来的。美国的一些专家认为,目前来看,这些传言并没有根据。

病毒并非来自早先认定的华南海鲜市场?

中国卫生当局和世界卫生组织最初的报告说,第一个病例在2019年12月8日出现症状,并说大部分患者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这个市场今年1月1日已被关闭。

但是医学杂志《柳叶刀》对于第一个病例的描述却对这种说法提出了挑战。

这个由好几个中国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撰写的研究报告描述了最早的41个住院病人的情况。这些报告作者说,第一个病患者是2019年12月1日生病的,但据悉这个病人与华南海鲜市场没有接触史。他们指出,在第一个病人和以后的病人之间没有发现流行病学联系。他们的数据还显示,总共41宗案件中有13宗与这个市场无关。

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

目前中国的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上充斥着这个病毒究竟来自哪里的传言。有一个说法是,这个病毒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里意外泄漏出来的。人们怀疑,这个研究所正在研制军方的生化武器。

有网友还挖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显示的是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位姓石的研究员2018年11月14日在上海做学术报告,报告的题目是“蝙蝠冠状病毒及其跨种感染研究”。他们认为,这说明在那个时候武汉病毒研究所就已经掌握了跨种感染的蝙蝠冠状病毒。

武汉是中国的病毒学研究重镇,中国科学院的病毒学研究所就在武汉,而且武汉大学还有一个病毒国家重点实验室。

纽时记者:传言不可信

不过,《纽约时报》获得过普利策奖的健康医学记者芬克(Sheri Fink)认为,认为这次病毒是人为传播出去的说法不可信。

她说:“我们有这个病毒的排序。它与我们所知道的其他先前的冠状病毒密切相关。有的动物在携带这种病毒时并不生病。这些病毒后来跨种传到人类身上。一般来说,它通常确实来自动物。”

这位在西非实地报道过埃博拉疫情的记者告诫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需要很小心。到目前为止,她并没有看到任何有信誉的科学家在推广这种说法。

黄严忠:没有证据,但有病毒泄漏的先例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的公共卫生专家黄严忠也认为,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这个病毒是人为传播出去的。不过他说,在非典期间,的确出现过病毒外泄的安全事故。

他说:“在爆发萨斯后,在安徽省出现了萨斯病毒泄漏导致那个省好几个人被感染的生物安全事故。”

伯利基:有病毒从动物跨种到人类的先例

外交关系协会全球卫生问题高级研究员伯利基(Thomas Bollyky)说,他更相信比较简单的一种解释。

他说:“有很多新的涉及冠状病毒从动物跨种传到人类的分析。这种情况在中国有发生的先例,不管是涉及某一个具体的市场还是动物买卖所引发的其他东西。这看起来远比那些怪异的解释更为可能。”

这位卫生专家说,当然还要看是否有什么新的信息出现。

一月 30, 2020 / by / in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