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当局竭力回避和封杀的话题:习近平要为当今中国所陷入危机承担什么责任?

中共当局竭力回避和封杀的话题:习近平要为当今中国所陷入危机承担什么责任?

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告,截至2月5日0时,“收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4324例(海南省核减1例),现有重症病例3219例,累计死亡病例490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892例(海南省、湖北省各核减1例),现有疑似病例23260例。”

实际上大量的中国网民通过各种方式报告说,中国官方发表的正式统计数字大大缩水。许多医院迟迟不给症状明显的病人做出诊断,直到病人死亡也没有诊断;病人死亡之后当局便命令死者遗体迅速火化,不进行死因核查,由此而来的死亡便算作普通肺炎死亡。人们通过视频不断看到有病人得不到救治死在医院的走廊上,街道上,死在家里。

中共官方从一开始的疫情可控、“病毒不会人传人”到现在全面失控,与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国共产党当局的严密信息封锁、误导性宣传和舆论打压密切相关。

武汉肺炎疫情在2019年12月上旬就已经呈现明显的兆头,但习近平当局指挥下的武汉当局以打击谣言的名义大张旗鼓地追究8个通过互联网私下谈论疫情、相互提醒家人和亲友不要中招的医生。当局的这种做法导致全中国的医务人员人人自危,不敢碰触肺炎疫情话题,甚至在朋友圈内也不敢碰触这一话题。。

一些中国公众感到愤怒的是,武汉当局和中共中央当局并不是因为不了解情况而对那些医生进行了打压。中国当局承认一开始就一直掌握着疫情发展的信息。2月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在疫情发展过程中,中国一直与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保持着沟通,并且“从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国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这番话引起中国民间舆论哗然。人们纷纷谴责中共当局向国际组织和外国通报疫情,却对中国公众实行疫情信息封锁,对透露疫情信息的医务人员进行大张旗鼓的追究打压,同时持续向公众发出疫情可防可控、未见人传人的误导性信息。

中共当局的信息封锁加误导致使成千上万的公众在当局营造的虚假安全感中染上病毒。这种做法最终导致疫情失控,导致当局最终对武汉和湖北十几个城市以及其他一些省份的城市实行封城,断绝市内的和进出城市的公共和私人交通。中国各地当局随后纷纷设置路障,甚至对疑似感染者实行抓捕和封门禁闭的极端措施。

信息封锁导致疫情大爆发的灾难,封城措施导致人道主义灾难。交通断绝导致病人难以去医院就医。

习近平抢功又避责?

分析人士指出,在封锁信息导致疫情失控、封城措施导致病人难以就医的人道灾难、导致各地方出现大量的以防疫为名的侵犯基本人权的非法活动盛行之际,一些中国民众纷纷谴责习近平当局有钱在许多国家动辄撒出几十亿几百亿美元、却对中国的医疗投入十分吝啬,导致众多的患者得不到及时治疗,只能痛苦地死去,导致一线医生缺乏口罩、防护服之类的基本用品、不得不用垃圾袋充当防护之际,习近平接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所说的一番话在中国公众和网民当中引起热议。

习近平2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时说:(对武汉肺炎疫情)中国政府高度重视, “因为政府的宗旨就是,把人民的生命安全、身体健康放在最高位置上。所以对于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习近平说这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中国网民议论纷纷。截至目前,有关的议论大致分为两派。一派认为,这番话展示了习近平是真男儿,在这个时候居然说这种话,显示了他敢作敢当,愿意并敢于承担责任。另一派则认为,其实习近平对谭德塞所说的这番话的意思是,我就是老大,是绝对权威,你们都给我闭嘴,不得妄议中央,我就是中央,就是不容挑战的绝对权威。

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习近平近年来反复强调,当今中国“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中国要“一锤定音”,“定于一尊”,一尊就是他本人,中共及其政府各级官员必须服从其指令,必须维护他的绝对权威,否则严惩不贷。

在纽约出版的政论杂志《北京之春》的荣誉主编胡平说,自从2012年接近11月上台以来,喜欢大权独揽的习近平喜欢出风头、喜欢说狠话,但又动辄虎头蛇尾,不喜欢承担责任;在面临当前疫情危机的时候,习还是要竭力揽权却无意担责,习近平会晤谭德塞时说的这番话再度显示了习近平上台以来的一贯作风。

胡平说:“我觉得习近平讲这个话是因为他感受到了外界对他的一种质问。你想,(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顶着中央疫情领导小组组长的头衔到了武汉,人们自然要问, 习近平这么爱当小组长,怎么就把这个小组长让给李克强了呢?揽权的事你就要霸占,担责的事你就推给别人。人家李克强到疫区武汉去了,你怎么还呆在北京稳坐钓鱼台呢?武汉疫情这么严重,你习近平除了说几句假大空的话之外,你还干了些什么呢?他显然是感到有这么种压力。所以,他要出来表白,表功,所以他要说他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而且是‘一直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迄今为止,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习近平一方面发出指令要下级官员“坚守岗位靠前指挥”、一方面他自己却一直回避前线,只是遥控指挥,这种景象不但在中国公众和在海外华人社区当中招致批评者说他只是善于说大话空话,善于逃避危险,也招致西方媒体的好奇和讥笑。

2月4日,英国《卫报》发表报道,大标题是,“既抢功又避责?习近平在与冠状病毒作战的前线缺席”;副标题是,“这位中国领导人在国家危机期间不同寻常地决定遥控指挥已经引发怀疑”。

《卫报》的报道说:“在其政府急忙应对冠状病毒疫情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明显地从公众视野中神隐。截至目前,疫情已经造成两万多人染病,400多人丧生。

“习近平最近的公开露面是1月28日。当时他在北京会晤了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声言他‘亲自指挥’应对疫情。

“然而,习近平似乎在政府与病毒的战斗中不在场。他没有探视医院、医生或病人的照片。在有关官员承认疫情达到危机水平的几天之后,探访疫情中心武汉的是总理李克强。这个周末,武汉出现的庞大车队导致有谣传说他正在前往武汉,但他还没有现身。”

北京时间2月5日,中共权威的宣传机构新华社报道说,“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主任习近平2月5日下午主持召开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要在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从立法、执法、司法、守法各环节发力,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有力法治保障。”

有观察家指出,新华社的报道还是在展示习近平远距离高喊假大空的口号;另外,新华社在做出这一报道的时候没有图片,也就是说,自1月28以来,在中国陷入疫情危机、危机波及世界许多国家之际,习近平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已经连续8天不见踪影。

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疫情失控

胡平说,毫无疑问,习近平说他对迄今为止的疫情防控“一直是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不可避免地导致人们广泛猜想他或许是有意承认自己的责任,因为既然你是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而且是一直亲自指挥、亲自部署,那中国先前没有及时公布疫情,不但没有及时采取有力的防控措施,反而不断进行歌舞升平、天下太平的虚假宣传,结果导致疫情闹到难以收拾的地步,那也就是你习近平的决定,你应当承担责任。

胡平接着说,人们的这种思路是合情合理的,但习近平以及他所掌控下的中共宣传部门显然不是这么想,而是显然在想如何让习近平可以逃脱责任。

他说:“(习近平)他本来就是出于一种很不正常的情绪才说出这种话来。仅仅从语言上讲都很可笑。说领导‘亲自’怎样怎样,这是溜须拍马的下级说的话,哪有上级领导自己这么说的呐。当然,你也可以说,他是要给自己表功,要表明他大权在握,什么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下。但新华社接着就给他改了稿子,改得看不出有这么强的个人控制色彩了,只是说‘统一领导,统一指挥,分类指导’,各地做好疫情防控工作云云。新华社要改他的稿就说明连新华社、连官方他的同僚都认为他这话是讲砸了。所以接下来公然篡改。这是很罕见的事情。”

批评者说,自从上台以来,以惹人非议的方式获得北京清华大学博士学位的习近平不断努力展示他如何有学问,但也不断暴露他的小学基础语文知识有重大缺陷,如将“精湛”错读为“精甚”,将“赡养”错读为“詹养”,将“通商宽农”错读为“通商宽衣”。习近平“亲自”一词的误用则被许多网民认为是他文化水平停在小学初级阶段的又一例证。习近平的“亲自”误用也导致“亲自吃饭”,“亲自睡觉”,“亲自转发”之类的讽刺性说法在中国网民当中不胫而走。

与此同时,在中国官方的《北京晚报》2919年6月8日发表的一篇题为《“亲自”易误用,领导用该词更要慎重,一直以来你用对了吗?》的文章因习近平而受到网民的注意和热议之际,那篇文章在该报网站被删除。

在另外一方面,“亲自”在中共当局控制的中国互联网上显然已经成为敏感词。包含“亲自”一词的网民发言被中国网络舆论管制当局大量封杀。

习近平当局“甩锅”努力受关注

观察家和批评者指出,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眼下确实是正在全力应对当前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但当局的主要力量是用于尽力控制舆论舆情而不是尽力控制病毒疫情或给感染者提供治疗和照顾。

在当今中国,许多地方许多患者处于病危状态,其家人无论怎样哀痛呼号救治,但当局却不管不问,让患者在家中,在大街上,在医院走廊里自生自灭。但中国任何一个网民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就疫情问题发表了什么令当局不高兴的言论,便马上会有一群公安人员上门警告、威胁、抓捕。

然而,观察家们普遍注意到,截至目前,从中国官方媒体到小粉红或五毛党(即中共掌控的伪装为普通网民的民意操控特工)都没有对习近平政权有能力在全世界大撒币让全世界吃惊却没有能力保障一线医务人员的口罩和防护服、没有能力为中国大众提供起码的医疗保障这一现象做出评论,或为当局做辩护。但现在已经有明显迹象显示,习近平当局在试图甩脱官方封锁信息打压舆论酿成灾祸的责任。

在观察家们看来,这种甩脱责任即中国网民所说的甩锅的说辞主要是两种:一种是信息披露不及时是下面的人玩忽职守,无能,懒政,不作为,没有把人民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再一种是中国的医学研究人员在第一时间把持住病毒样本用于写论文,而不是及时做出报告让有关部门可以在第一时间得到及时的情况通报、做出正确的决策。

1月28日,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网站发表署名文章,谈有关武汉肺炎疫情的信息封锁导致公众没能及早提高警惕最终造成疫情大扩散的问题。该文批评地方官员“把信息公开认为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没有“站在党和国家的视角考虑问题”。

在许多观察家看来,声言法律必须服从中共、坚决不要司法独立的中国最高法院通过其网站发表这篇署名文章,明显地展示了中共最高当局要把锅甩给下面的官员的意图。

此外,在中共严密控制的互联网上,一度盛传的一种传闻说,中国的医学研究人员早就掌握了造成疫情的病毒的关键性信息,但他们却忙于抢先写论文在国际权威医学研究杂志上发表以争名夺利,而不是以公众利益和生命安全为重。这种传闻一度引发中国公众对这样的私自私立的医学研究者的愤怒。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迄今为止的形势发展已经明显显示,中共最高当局试图将锅甩给下级官员、甩给医学研究人员的努力碰壁了。

胡平说:“我想这两种说法都站不住脚。人们都知道,因为正是吸取了2003年应对萨斯的教训,中国说建立起了相应的(疫情及时报告)机制,遇到什么事情,地方官员就没有多少自主的权力了,有什么事情必须直接上报到中央。武汉市长周先旺把这件事情讲得很清楚。”

胡平在这里所谓的“武汉市长周先旺把这件事情讲得很清楚”是指,武汉肺炎疫情在武汉当局明显的隐瞒下不断发展、最终进入大爆发的失控境地,招致公众的强烈谴责。在激烈的批评谴责声中,武汉市长周先旺1月27日在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武汉和湖北先前之所以没有及时向公众披露疫情实况,是因为没有得到中央的批准,所以不能披露。

与此同时,中国官方后来的多次声明也显示,中国当局早就对疫情有足够的了解,并且向世界卫生组织这样的国际组织和美国等国家进行了几十次的通报,显示了中国不存在医学研究人员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信息据为己隐匿不报从而导致中国政府当局不能及时了解疫情实况的问题。

最终的甩锅:艰辛探索?

来自中国的迹象显示,尽管中共当局全力封杀网民有关习近平应当为武汉肺炎疫情失控大爆发承担多少责任的议论,但公众和网民的议论显然令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感到不安;中共当局仍在努力为习近平开脱。

一些观察家们指出,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小报《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1月29日对中国疾病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的采访是明显地为习近平进行辩护。

中国媒体的报道说,曾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共卫生人员的决策考虑的就是科学性的问题,是一个科学的视角,但政府官员考虑问题并不单纯是科学的视角,这只是他们决策依据的一部分。

曾光说:“他(领导人)要考虑政治视角,考虑维稳的问题,他要考虑经济的问题,他要考虑春节老百姓的天伦之乐,满意不满意的问题。我们(专业人员)说的话往往只是他们决策中采纳的一部分”;曾光认为,不能说政府官员这种视角不对,事情的决策是要多方面考虑的,但在关键问题上要建立一个经验,要更多的采用科学视角。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曾光的这番话很值得玩味;考虑到胡锡进因总是奋不顾身为中共当局的任何倒行逆施做辩护而在中国网民当中获得“叼飞盘”的绰号,考虑到曾光作为一个官方学者的身份,胡锡进采访曾光的这番话显然是为中共辩护,为习近平当局辩护,其辩护的逻辑是中共喜欢说的领导因经验不足而“交学费”或“艰辛探索”。

胡平表示,且不说有多少有自尊并珍惜自己生命的中国人愿意把自己性命拿出来供习近平当“艰辛探索”的试验品,且不说习近平是否与中国公众商讨过他用他们的生命安全来进行试验探索的计划,就算是我们全盘接受曾光的说辞,任何一个愿意讲道理的人也难免会提出质疑。

胡评说:“平心而论,作为国家领导人面临重大问题做任何选择都要冒一定的风险。你如何选择,你愿意冒哪种风险,就显示出了你的基本价值倾向了。而在这个问题上,你看习近平做出的选择就表现出他的内在的、根深蒂固的价值偏好。他显然认为,一般老百姓的生命健康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比起他的政治大局,比起他一心想营造的盛世景象相对是不重要的。他喜欢帝国气派,而春节是这样的大好机会,他一向喜欢大节庆,喜欢辉煌景色,他不愿意错过这样的机会。另外他也肯定想,中国这么大,人这么多,哪年流行病不死点人哪。”

中国国内外许多观察家指出,1月23日,在武汉当局宣布封城几个小时之后,习近平以中共中央总书记和中国国家主席的身份在中共中央和中央政府春节团拜会上发表讲话,只字不提人口上千万的武汉封城,不提武汉疫情,而是大谈中国梦,这种将千百万人的死活忽略不计的梦话已经清楚地显示了武汉疫情在习近平心中的分量。

不过,习近平本人在接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德时候明确而清楚地说:“对于中国人民来说,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着一场严肃的的斗争。中国政府是高度重视,因为政府的宗旨就是,把人民的生命安全、身体健康放在最高位置上。所以对于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我相信,只要我们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我们一定会战胜这一次的疫情。”

问责成超敏感话题

在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武汉肺炎疫情依然在迅猛扩散之际,当今疫情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坚持当今中国的事情必须是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习近平是否应当为一再延误阻止疫情爆发的时机而承担责任乃至罪责,这成为当今中国超敏感的话题,成为中国媒体不得碰触的新闻报道和评论禁区。

中国网民就这个问题发表的意见,其中包括以委婉曲折的措辞提出的意见则不但会被立即删除,而且还会遭到禁言和封号的处罚。直接提出习近平名字予以批评的中国公民则面临被抓捕的高风险。

然而,观察家们说,中国当局显然是知道疫情问责的问题是一个回避不过去的问题,因此当局正在设法应对这一问题,而且其努力的主攻方向显然是向下推卸责任。

据官方媒体新华社星期一(2月3日)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讨论疫情防控问题,习近平发表讲话称,对失职渎职的官员,要依纪依法惩处。但官方媒体没有说,决定长时间向中国公众隐瞒疫情,导致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中招染毒、几千万人陷入封城困境导致人道主义灾难、导致至少400多人死亡的官员是否是失职渎职,是否应当承担责任并受惩处。

新华社2月5日的报道引述了习近平在当天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会议上的讲话,其中没有他表示要承担责任的内容。习近平在讲话中说,要“加大对暴力伤害医务人员的违法行为打击力度,严厉查处各类哄抬防疫用品和民生商品价格的违法行为,依法严厉打击抗拒疫情防控、暴力伤医、制假售假、造谣传谣等破坏疫情防控的违法犯罪行为…。”

截至目前,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一直没有回答中国公众反复提出的质问,这就是,当局先前长时间坚持声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可防可控”、“未见明显的人传人”的说法是否是造谣传谣,是否是应当追究的违法犯罪行为。

二月 5, 2020 / by / 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