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研究发现:以往方法已经无法“对付” 病毒

最新研究发现:以往方法已经无法“对付” 病毒

据报道美国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实验:人工诱导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关键部位“刺突”发生变异,成功使其对抗体不可见。

人工诱导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关键部位“刺突”发生变异,成功使其对抗体不可见

结果,研究人员发现,中共病毒可以一定程度上“躲避”抗体治疗。这就对治疗方法提出了新的要求。专家表示,综合疗法可能会有效——联合不同的方式攻击,即便新冠病毒躲过了一种方式,其他方式也能发挥作用。

结果,研究人员发现,中共病毒可以一定程度上“躲避”抗体治疗

许多针对中共病毒的疫苗及治疗方法都瞄准了它最有力的武器——刺突蛋白。刺突蛋白同时也是新冠病毒的致命弱点,没有刺突,病原体就无法进入人体细胞。

许多针对中共病毒的疫苗及治疗方法都瞄准了它最有力的武器——刺突蛋白 

基于刺突蛋白的疗法可以阻止感染的发生。一些疫苗可以促使人体产生针对新冠病毒刺突的特异性抗体,有望成功消灭中共病毒。许多公司正在寻找中共病毒治疗的方法,模仿这一过程大规模合成单克隆抗体。

模仿这一过程大规模合成单克隆抗体 

但所有的病毒都会转移目标。当病毒复制时,其基因物质不能够完美复制,经常会发生突变。尽管大多数突变无关紧要,但偶尔也会出现“重要”突变,其中一些可能会让它们躲过免疫系统的“侦查”。如此一来,能够识别特定类型刺突的抗体在面对另外一种刺突时便无法识别,患者患病的概率就会升高。

为研究这些关键的突变,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 )病毒学家狄奥多拉·哈齐约努(Theodora Hatziioannou)和保罗·比尼亚斯(Paul Bieniasz)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他们人工合成了能够快速突变的病毒并使其携带中共病毒刺突,随后在这些人造病毒中注入不同类型、可以附着在刺突上的单克隆抗体,最后让健康人体细胞接触并感染病毒。

为研究这些关键的突变,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 )病毒学家狄奥多拉·哈齐约努(Theodora Hatziioannou)和保罗·比尼亚斯(Paul Bieniasz)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 (Theodora Hatziioannou/FB截图)

当病毒暴露在大量抗体中时,一小部分发生突变的病毒躲开了攻击,有些甚至成功在细胞内复制。比尼亚斯表示,这种突变可能会比较麻烦。

根据从世界各地收集的中共病毒的基因序列,已经有非常相似的刺突突变在人群中传播,不过这种情况较为罕见。专家表示,在目前已知的中共病毒序列中发现的变异不到0.1%,没有必要太担心。如耶鲁大学病毒学家内森·D·格鲁博(Nathan D. Grubaugh)所言,仍然有“99.9%以上已测序的病毒”对该研究测试的抗体敏感。

在目前已知的中共病毒序列中发现的变异不到0.1%,没有必要太担心

与该研究团队进行合作的结构生物学家克里斯托弗·巴恩斯(Christopher Barnes)称,这项研究还表明,这些带有突变刺突的中共病毒并不比具有其他遗传背景的病毒普遍,真正的中共病毒携带校对机制,其复制过程更不易出错。

从理论上讲,假使真正的中共病毒和实验室合成中共病毒一样处在极端条件下,如大批人使用相同的单克隆抗体疗法,然后将具有耐药性的病原体传播给其他人,那么新冠病毒的刺突突变可能会更加普遍。

然而,可以通过组合抗体来对抗这种突变的新冠病毒

中共病毒的刺突结构复杂,有各种凹陷和缝隙,而不同的抗体各有自己偏好的位置,可以顺势附着在刺突上面。将不同类型的抗体混合在一起,可以同时从多个角度围绕中共病毒形成方阵。

然而,可以通过组合抗体来对抗这种突变的新冠病毒 

“抗体方阵能有效地遏制中共病毒中共病毒可能能够逃脱一种抗体的攻击,但它一次性进化出多个突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纽约州立大学上州医科大学(SUNY Upstate Medical University)的病毒学家和免疫学家哈里·E·泰勒(Harry E. Taylor)说。

当研究人员重复实验时,这种情况得到了证实。他们给中共病毒注入了两种单克隆抗体,一种锁定刺突与人体细胞直接接触的部分,另一种则锁定刺突蛋白质的其他部分。结果表明,中共病毒不能同时击退这两种抗体。

中共病毒不能同时击退这两种抗体 

几种单克隆抗体目前正在临床试验中,如果一切顺利,这种混合抗体也许不仅能治疗中共病毒感染,还能起到预防的作用。耶鲁大学免疫学家岩崎明子(Akiko Iwasaki)表示,现在全世界都对疫苗翘首以盼,如果试验成功,将有数百万人从中受益。

混合抗体还能更加准确地模拟人体对新冠病毒的自然反应。该研究表明,从已康复的中共肺炎患者的血液中提取恢复期血浆样本,在这种血浆中冲洗过的中共病毒很难再感染健康细胞。

美国一些科学家已经开始尝试这种联合疗法,但岩崎指出,生产一种药物时,其中的每一种成分都要分别取得审批,混合抗体可能更难推向市场。目前已有的数据表明,现阶段并不需要数百种单克隆抗体来抑制这种病毒,两种可能就足够了。

这对疫苗的启发尤甚。多样性的疫苗可以引发多方面的免疫反应,一些免疫细胞和免疫分子会专门用于识别刺突,而另一些则更擅长识别新冠病毒的其他部分。斯坦福大学免疫学家王泰亚(Taia Wang)认为,能针对中共病毒多种片段而不只是针对中共病毒刺突的疫苗,更有可能触发人体的防御机制。

八月 8, 2020 / by / in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