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民众在家等死 呼吁中共当局学习美法对待撤侨

武汉封城民众在家等死 呼吁中共当局学习美法对待撤侨

武汉肺炎在全球肆虐,爆发集中地湖北省武汉市已经封城,不能进不能出,多国在近日展开撤侨,将留在武汉和湖北的各国公民接回国。其中美国和法国的侨民被分别安置在空军基地和一处度假村,形容隔离日子不但没有遭不人道的对待,反而像是度假。中国网民看到消息纷纷表示,现在封城的武汉市民,有病不能医,只能在家等死,呼吁中共政府采取行动让武汉的患者可以尽快接受治疗,不要继续掩盖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

法国撤侨隔离在海边度假村

法国第一架撤侨专机1月31日抵达隆河河口省卡里勒鲁埃镇(Carry-le-Rouet),机上接回的183人将在当地滨海度假村隔离14天。小镇就在马赛(Marseille)南方约30公里。

法国网路媒体The Local报导,隔离民众一天测量两次体温,最好是早晚餐前各一次,并将体温告知负责追踪医疗状况的护士。除了这些例行公事,他们住在这个滨海度假村内可说自由自在。

部分隔离民众在早上利用海景观赏日出,其他民众则漫步在饭店建筑周围,或趁天气不错时在户外阅读。

卡里勒鲁埃镇中心像是夏令营,而非医院或健康中心,青少年可以打排球、小孩子可以玩彩色粘土,还有成人享用咖啡的欢乐空间。

这些遭隔离民众抵达卡里勒鲁埃镇时,适逢当地每年2月举行的「海胆节」登场。每年都有游客前来品尝海胆、各式贝类及其他海鲜。

美国侨民隔离“很安心”

因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撤离武汉的美侨,目前将近200人安置在南加州一处空军基地隔离两週。一名被隔离者说,被安置在军事基地裡「很安心」。

美联社(AP)报导,旅居中国上海的主题游乐园设计师麦柯伊(Matthew L. McCoy)表示:「我们全都乐意待在这裡,确保我们未受感染且大众很安全。」

武汉市民痛诉家属有病不能医

“他(医院方面)说我们没有确诊,收治不了,他只收重症的人。我说那等人死了才是重症。”武汉肺炎病患程女士的女儿对大纪元记者说,其母已持续发烧12天,呼吸困难,医院却不收。

“为什么这种发烧的病人都没有医院去治?!一味地叫我们回来隔离,那不是等死吗?”目前越来越多的患者因求医无门、物品短缺,感到绝望无助,纷纷上网求救。

多名病患的家属一致提到,市政府规定由社区提交才能送医院看病住院,“可是上报社区后,社区要求确诊诊断才能送医。”许多患者长期高烧,已出现呼吸短促现象,却仍得不到救治。

“进不了医院只有等死,老百姓太难了!”

69岁的程女士1月22日开始发烧,在武汉第九医院做检查,CT结果为肺部感染,她申请住院,医院说只收重症患者,她无奈只好回家。

程女士在网上表示,“26日开始,市政府对看病流程进行调整,由社区卫生院提交去定点医院看病住院,可是上传社区之后都没有回应 ,社区和街道说要进行核酸分检后,确诊是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才能由指挥部联系医院。”

“我平民百姓在哪里做核酸分检?进不了医院救治,现在状况越来越差,下不了床、 去不了医院,只有等死了。”程女士说,“每天呼吸困难,干咳难受至极。”“老百姓太难, 请求社会朋友帮忙,看医院有没有空的床位。”

程女士的女儿向记者表示,“妈妈持续发烧12天了,已经3天没有吃东西。拉肚子、咳嗽,躺在床上下不了床。”“发病初期都是叫我们回来隔离,也没有一个有效的措施给我们,然后我们就隔离、隔离,越拖越严重,拖到现在下不了床。”

“用了退热栓(发烧)就退下来,不用又烧起来,就这样反反反复复。她在九医院连续打3天针也没效果。然后叫我们去找试剂盒,我们到哪里去找试剂盒呢?简直是上天无门。”

后来他们终于找到有试剂盒的医院去检查,可是“试剂盒要排队。区医院说5天后,人民医院也说几天后。几天后,那不是死了才拿到试剂盒”。“请您(记者)呼吁一下,我们老百姓没有试剂盒怎么办?”

连续照顾母亲多日,程女士的女儿表示自己也有了症状,“咳嗽十几天,没发烧。我也不知道我染了没,搞不清楚啊。”“我去检查啦,有轻微的病状,要我在家里用药。”

“整个武汉市病人太多了,身边都是,令人心酸”

67岁的陈先生20日开始发烧,他的女儿在网上求助,父亲发烧后出现咳嗽、呼吸短促、喘不上气的症状。29日在湖北省新华医院做了肺部CT,医生说属于中到重度冠状病毒感染,但医生说没有试剂盒,不能做确诊诊断书。

陈先生的女儿告诉大纪元记者说,“爸爸现在呼吸不上来,肺部功能出问题了,然后气短,急需住院治疗。”但是上报社区后,同样迟迟无果,“社区说要求确诊诊断,可是指定医院试剂盒需要排队。”

“因为医院现在没有试剂纸,只能是高度疑似,但看CT的样片确实是这个病。今天在其它医院做了核酸检测,现在在等结果。”

记者和陈女士通话的时候是当地时间晚上7点半左右,她正在医院,“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陪我爸打针,他每天打一针静脉注射的。”

“如果能住院的话可以改善他呼吸的问题。我们怕他晚上睡觉呼吸不过来,挺担心的。”但她说医院回复没有床位,“现在不收住院,每个地方都一样,其它地方也都是这样说。”

她描述医院所见,“病人挺多的,都是。感觉好多啊。”“整个武汉市都是这样,病人太多了,身边都是,实在是太多了。”她说父亲可能是聚会时被传染的,“他们聚会的也有得这个病的,也确诊了,已经住院了。”“我朋友的朋友,染病也挺多的。”

晚上12点左右记者再打去,陈女士说:“我们还在排队,这个测试需要排队。好多人。”“他们直接让我们晚上去,前面可能已经排到60、70号了,然后我排到了120多号。所以让我晚上过去。试剂检测是有指定医院的,我们找了一个人相对少一点的医院。发热门诊,也是有特别多的病人。”

她在医院也亲眼看到染病去世的人,“昨天在医院还看到一个女孩站在医院门口哭,跟她爸爸说,妈妈快不行了。昨天这样的事情已经看到好几次,看得我心惊胆颤的,感觉很心酸。”

陈女士说,除了父亲,母亲和她也都感染了,但都还没去医院看,“我妈妈是咳嗽, 有时候咳起来不能停,觉得很乏力。有一点低烧,我就是有点发烧。”“因为我爸比较紧急,都顾着他。”

让她最担心的是身边2岁的女儿,“这个病是传染的,但我们也没有办法跟她隔离开,只能是在家里戴口罩,然后避开她。”

她在网络上求助,“物品短缺,购买不到,一家人情况危急,孩子不能没人照顾,感到绝望无助。”

“住不了院 请帮我们呼吁一下好吗!”

患者丁女士,57岁,1月23日开始高烧呕吐,她女儿上网求助,“在汉口医院、二医院一系列检查结果,CT反映双肺感染,持续发烧,被告知持续在家吸氧,早已吃不下东西,早就体力不支,家中只父亲一人照顾,体力已严重不支,希望好心人救救这家人,帮帮忙。”

丁女士的女儿告诉记者,妈妈可能是办年货的时候染上的,“高烧10天,呼吸困难,在家里面呼氧。”“在汉口医院诊断,高度疑似,双肺感染。”

丁女士表示,“医生说重症,没有床位,跟区领导、跟社区都打了电话,都没有床位。”无法确诊,无法住院,她无奈地说,“他们怎么确诊?他们又没有车,路上都封车了,他们也没有办法上车,而且也不是每个医院都可以确诊的。”

“我姐姐还有她孩子也感染了,她们正在做确诊。”她说目前都还没有结果,“还在排队入院中。”

“你们有什么办法帮助吗?住不了院,请帮我们呼吁一下好吗?”她说。

二月 3, 2020 / by / in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