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三月 23, 2020 / 48

这是一个有关通俄门的个采访文章,采访对象是格雷格·贾勒特(Gregg Jarrett),他是福克斯新闻频道的法律和政治分析师,并且是《俄罗斯骗局》(Russia Hoax)及《政治迫害》(Witch Hunt)等书的作者。

贾勒特:杨杰凯(Jan Jekielek),很高兴和你在一起。

杨杰凯:你是《政治迫害:美国政治史上最大的公众欺骗》(Witch Hunt: The Story of The Greatest Mass Delusion in American Political History)一书的作者。我记得(后面那句)那是该书的副标题。


一群人试图说美国总统是叛徒

贾勒特:是的。这是这本书的副标题,它基本上讲述了故事的全部。我是说,政府中一小群未经选举的官员,暗中秘密运作,想让数千万美国人相信,美国总统是一个叛徒,是俄罗斯间谍。这在我看来,令人震惊,荒谬绝伦。

杨杰凯:但还是有人相信这些。

贾勒特:这要归功于和那些官员同谋的媒体,他们在通俄门骗局和后来的政治迫害中为虎作伥。你知道,这一切很大程度上,建立在有意散布虚假和错误信息的斯蒂尔档案之上。现在司法部监察长公布了一份报告称,美国联邦调查局三年前就发现,斯蒂尔档案是基于一名俄罗斯人的线人提供的信息。


几个人编造一些东西 就把总统绑架近三年

这个人招认,这些信息很大程度上是由多次转手的、道听途说的消息拼凑而成,很多都是玩笑话。当他们问那个线人,你能证实里面的指控吗?他说,不能,什么都不能。想想看,仅凭几个人编造的一些东西,就把一个国家和一位总统绑架了近三年。美国绝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

杨杰凯:这真的非常有趣。如果说曾有大量的证据彻底揭穿了这个——我们正在讨论的斯蒂尔档案的话,那就应该是司法部监察长的那份报告。但许多媒体并没有这样去报导。

贾勒特:是,媒体仍然在否认。现在你必须记住,监察长迈克尔·霍洛维茨(Michael Horowitz)只不过是一个头顶光环的审计师和速记员。他只是和人交谈,然后在他的报告中,重新叙述他听到的东西。他查看文件进行总结。他没有权力提出刑事指控、迫使证人作证或者召集大陪审团。所以他只是简单地罗列了他的发现,但发现却是惊人的。

你知道,媒体也承认:是,联邦调查局有17个错误和疏漏。不,实际上是51个。如果你看附录一,它有一个列出了所有不准确陈述、欺骗和掩盖无罪证据的表格,对不对?

联邦调查局有51个彻头彻尾的谎言,所有的谎言都指向同一个目标,那就是反对唐纳德·川普。这就是联邦调查局偏见的证据,是有目的、有意图、经过深思熟虑的。联邦调查局的顶级律师之一竟然篡改证据,以获取外国情报监视法法庭的监听许可,来监视川普竞选团队和其竞选顾问卡特·佩奇。在我看来,这是犯罪行为。


媒体尽量淡化处理及错误报导

杨杰凯:对。这非常有趣。你刚谈到克莱恩·史密斯。如果你去看媒体,他没有被揭露出来是一个曾经领导联邦调查局通俄门调查的人。对吧?他被说成是一个“嫌疑人”。

贾勒特:对。媒体尽量淡化处理。

杨杰凯:是的,这非常有趣。

贾勒特:是的。我的意思是,这充分说明了媒体的立场,它们在通俄门骗局和猎巫行动(对川普的政治迫害)上的立场。我写了一整章,全书第二长的章节,有54页,都是媒体是如何错误报导的例子。他们致力于完全不计后果的新闻报导和像打了兴奋剂一样的玩忽职守。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仍然在这样做。

杨杰凯:你知道,花絮之一是我们昨天才知道,因为我们关于间谍门的报导,维基百科将不再将《大纪元时报》作为一个来源。因为间谍门在维基百科上被标记为阴谋论。这不是很奇怪吗?

贾勒特:是,让人震惊。他们根据自己的偏见来选择赢家和输家。你知道,正是仇恨和偏见迷住了媒体的眼睛,使他们错过了真正的故事。


通俄门是一个恶毒的谎言和骗局

通俄门实际上是一个恶毒的谎言和骗局。你知道,人们往往忘记,猎巫行动中的“女巫”并不存在。但是正是这种执迷、非理性、相信其存在的欲望驱使着猎巫行动。川普是猎巫的目标,政府内外的人、某些个人和媒体都带着复仇的心理攻击他。许多泄露的情报未经证实或核实过,媒体心甘情愿地接受,像接受福音一样接受了。

他们接受了斯蒂尔档案,就好像那档案是真的一样。甚至在2019年,就在穆勒的报告发布之前,CNN网上还发表了一篇报导,称斯蒂尔档案基本上是真实的。当然现在我们知道它不是。

杨杰凯:我刚想到的另一件事。我想到国会议员、前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努涅斯(Devin Nunes)公布了《努涅斯备忘录》。某些人对该备忘录将被解密的可能性有所恐惧。当然,这是一个非常短、才四页长的备忘录,描述了对《涉外情报监视法》的滥用,对吧?

贾勒特:是的。我的意思是,媒体特别护着那些人。你怎么敢公布会危及消息来源和方法的机密信息呢?当然,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情。对媒体来说,这是一种奇怪的立场。他们应该希望信息公开,不管是不是机密文件。但这恰恰表明了他们对川普、德文·努涅斯、共和党人的偏见。

杨杰凯:我自己对《努涅斯备忘录》的看法是监察长霍洛维茨的报告证明备忘录完全是正确的。我很想听听你的想法。如果你读了那四页备忘录,你对四、五百页的霍洛维茨报告就会有个大致轮廓。

贾勒特:你说得对,是这样的。《努涅斯备忘录》百分之百正确。《希夫备忘录》百分之九十都是错的。《希夫备忘录》唯一准确的是亚当·希夫(Adam Schiff)本人的签名。他的签名是唯一准确的。


斯蒂尔档案被证明是假的

我还特别记得媒体有一篇报导,标题为:斯蒂尔档案比《努涅斯备忘录》更可靠和真实,这是媒体做出的判断,百分之百错误。其中一件令人惊奇的事情是,《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因为对该档案的深入报导而获得普利策奖,而斯蒂尔档案被证明是假的,很大程度上是一场骗局。

杨杰凯:你认为他们会收回“普利策奖”吗?

贾勒特:他们应该收回并且道歉,而且要承认我们错过了最重要的新闻,那是假的,是一场骗局。

杨杰凯:我们一直在报导监察长霍洛维茨的报告,做了一些非常深入的研究。我们有记者杰夫·卡尔森。

贾勒特:他写了一些很好的文章,他在这方面是个出色的记者。

杨杰凯:是的。我相信你在书中引用了卡尔森以及我们其他几个记者的文章。

贾勒特:是这样。

杨杰凯:我想转到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和(联邦检察长)达勒姆(John Durham)在霍洛维茨报告发表后所做的声明,以及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后续发展。

贾勒特:很明显达勒姆和巴尔能接触到更多的证据。监察长霍洛维茨只是一个审计员、速记员。联邦检察长约翰·达勒姆被任命调查此事。作为检察官,他真正拥有不受约束的权力。他可以召集大陪审团,他可以通过传票迫使证人作证,他可以提起刑事指控。与监察长不同的是,他有能力与情报界人士对话,这是监察长做不到的。而他们就是这些丑闻的参与者。监察长没有权力与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之外的人交谈。

杨杰凯:对。

贾勒特:所以在我看来,达勒姆已经把他的调查从行政调查升格到了刑事调查。很清楚,他很可能已经掌握了一些令人信服的有关腐败和违法的证据。

杨杰凯:你如何看待他们对监察长报告所做的声明?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们在报告公布后几乎立刻就发表了声明。


没有可信的证据表明:川普与俄罗斯勾结

贾勒特:是的。他们都表示我们不同意监察长的结论,即联邦调查局在2016年7月31日开始的通俄门调查是有合理依据的。这毫无道理。没有可信的证据表明川普与俄罗斯勾结。联邦调查局要展开正式的调查,须有两个前提:一是犯罪已经发生的合理依据,二是能支持第一点的具体清晰事实。他们什么都没有。

他们指称川普前竞选团队顾问乔治·帕帕多普洛斯听到谣言,说俄罗斯人手里有希拉里·克林顿的电子邮件。听到谣言不是犯罪。顺便说一下,那个谣言当时在媒体和政治圈里很流行。如果像联邦调查局当时所声称的那样,帕帕多普洛斯是启动调查的原因,那麽启动调查是错误的。我应该说,那可能就是司法部长的意思。

杨杰凯:这是一个令人迷惑的地方,甚至对我来说也是如此。因为我认为在监察长的报告中,我不认为他说过启动调查有适当的依据,绝对没有这么说过。但是他说过,启动调查的门槛实际上非常非常低,对吗?

贾勒特:他是错的。实际上门槛相当高。如果你阅读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准则和法规,联邦调查局称之为《国内调查和操作指导》,缩写为DIOG,我在我的书中广泛引用。我列出启动一项调查必须具备的条件,非常具体,门槛很高。通俄门调查根本没有维持这个标准,针对帕帕多普洛斯的调查也没有。

杨杰凯:对。

贾勒特:我怀疑斯蒂尔档案是启动调查的真正原因,但那是不够的,因为他们既没有证实也没有核实其中的任何信息。你不能简单地依赖一个假想的消息来源,而实际上那个人根本不是消息来源。他只是贩卖从匿名来源得到的道听途说的信息。根据联邦调查局启动正式调查的标准,这根本不够条件。预备性调查也许可以,但是在没有足够的法律基础的情况下,他们在2016年7月31日开始了正式调查。我认为这正是司法部长和约翰·达勒姆正在调查的。

杨杰凯:我明白了。再谈一点关于调查的事,你觉得我们还要等多久?

贾勒特:几个月吧!我的同事玛莎·麦卡勒姆采访了司法部长。他说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我想六、七个月,到2020年。但我认为他们有一种紧迫感,司法部长巴尔指出了这一点。但是你知道,约翰·德拉姆扩大了他的调查范围,他增加了调查人员。

所以我相当有信心他最终会弄清真相。最近,我们通过报导得知,达勒姆想要获取前中央情报局局长约翰·布伦南(John O. Brennan)的通讯记录。因为正如我在书中描述的那样,布伦南是这场骗局的发起者。是他成立了一个跨部门工作小组,后来成为联邦调查局对川普通俄门的调查基础。他还向国会和媒体传播这些信息。


针对川普的“政治迫害”

杨杰凯:很有趣。我要转到这本书上来。坦率地说,我还没读过。但是,在这本书中我们还能发现什么呢?

贾勒特:这本书总共有九章,每一章都自成一体。开篇我对比了联邦调查局对川普案和希拉里·克林顿案的处理。这一章的名字叫做《双案记》。然后还有像(FBI前特工)彼得·斯特佐克(Peter Strzok)和(前FBI律师)丽莎·佩奇(Lisa Page)这样的人对两个案子的不同处理方式。这二人之间的短信显示,他们很喜欢正接受他们调查的希拉里·克林顿,却对正接受他们调查的川普在短信中极尽贬低并污言秽语。我的意思是,这表明这两项调查都受到了偏见的影响。

书中有一章是关于撒谎和间谍活动的:外国情报监视法庭的搜查令、未遂政变、前代理司法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带着秘密录音设备、偷录总统的未遂计划以及试图拉拢内阁成员将总统赶下台。我还讲了个故事,有关罗森斯坦如何登上空军一号,总统问起、质问他的所作所为,以及罗森斯坦是如何向总统撒谎的。这就是其中的一些章节。第五章的标题是“穆勒代表作的荒谬”,它基本上讲述了我对穆勒通俄门报告第一章和第二章的剖析和解构。“妨碍司法”在法律上毫无意义。我也解释为什么这样。

杨杰凯:有趣。

贾勒特:然后是关于媒体猎巫的章节。还有一章我想强调的是,这一章叫做“克林顿共谋”。媒体并没有关注希拉里·克林顿在收买斯蒂尔档案、竞选活动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上的所作所为,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唐纳德·川普从没做过的事情上。这就是其中一章的重点。

唯一滥用权力的是众议院民主党人

杨杰凯:令人着迷。我们来再深入谈谈这些。众议院刚刚通过了一项弹劾案,对吧!我记得是在总统参加集会的时候。


贾勒特:对!

杨杰凯:非常有趣,几天后,我想他接受了佩洛西议长做2020年国情咨文演讲的邀请。我们生活在一个疯狂的世界。

贾勒特:唯一滥用权力的是亚当·希夫、杰里·纳德勒(Jerry Nadler)、南希·佩洛西和众议院里的民主党人。 要知道,他们在罗织两项弹劾罪名时,一直在谈论贿赂、敲诈和非法竞选资金。他们没有列出任何犯罪,没有叛国罪、收受贿赂罪,重罪或不检行为。

他们却接受了“滥用权力”这个出奇模糊的术语,在《宪法》中根本找不到,但和制宪者辩论过并抛弃的“恶意行政”很像。这几乎与“滥用权力”相同。制宪者认为这个词太模糊、模棱两可、范围广泛,可能出于政治原因被武器化。这正是制宪者所担心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用自己的智慧在制定《宪法》时加入了一个保险、一种保护程序,就是罢免总统需参议院三分之二的绝对多数赞成。

杨杰凯:很有趣。我以前没听说过。那么根据你所做的研究,你认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贾勒特:现在的局势是一个有趣的难题。南希·佩洛西不想向参议院递送弹劾条款。事实上,《宪法》对此也没有规定。所以你可以用很多方式来解释它。参议院可以在没有送达的情况自行审理。或者他们可以简单地说,在条款递送到参议院之前,我们不管。让人无法容忍的是,南希·佩洛西似乎认为她有某种决定权,她能够主导参议院的审理进程。她无权这样做。就像参议院不干涉众议院一样,众议院也不能干涉参议院。《宪法》写得很明确,参议院拥有对弹劾案进行审理的唯一权力。《宪法》没有说需要得到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同意和批准。《宪法》没有这么说。


弹劾案从一开始就是政治运作

杨杰凯:对。非常有趣。我的意思是,从各方面来看,这都像是政治运作。

贾勒特:从一开始就是政治运作,甚至佩洛西也承认这一点。她在一个论坛上对着摄像机说我们已经为弹劾努力两年半了。想想看,她不关心是否有适当的基础来弹劾或废除总统美国。

她想这么做,是因为她不喜欢川普。她不喜欢他的政策,她不喜欢他的政见。

这正是立宪者在《联邦党人文集》第65篇(《续论参议院之权力》)所表达的忧虑。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解释了他们设立弹劾条款的用意。他还解释了制宪者的担忧,即反对党可能纯粹出于政治原因谋求罢免总统。这正是南希·佩洛西和许多民主党人正试图做的事情。顺便说一句,亚当·希夫是众议院负责弹劾案的最糟人选。

杨杰凯:你为什么这么说?

贾勒特:我认为因为他的许多谎言和欺骗,他已经没有诚信可言。我在书中确认了这一点。他在布鲁斯·奥尔一事上撒谎,他在克里斯夫·斯蒂尔一事上撒谎。他在斯蒂尔档案上说谎。他在通俄门骗局上也撒了谎。他声称他拥有他其实没有的证据。当然,他还在与弹劾案举报人的联系上说谎。顺便说一句,根据法律,那个举报人根本不是什么举报人,绝对没有资格拥有身份保护和匿名权。

杨杰凯:为什么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一开始就参与弹劾案?

贾勒特:我想,穆勒的听证会被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里·纳德勒搞砸后,南希·佩洛西决定另找他人来处理弹劾,她选择了亚当·希夫。再说一次,希夫作为民主党弹劾案的门面,绝对是最糟糕的人选。


弹劾案 川普总统支持率上升

杨杰凯:我们看到随后的多项民意调查显示,由于弹劾,川普总统的支持率有所上升。

贾勒特:是的,他的民调数字只增不减。目前,他在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和宾夕法尼亚州这三个主要的战场州都处于领先地位。

杨杰凯:这正是反对弹劾的体现。

贾勒特:是这样,他的支持率上升了。 《今日美国》民调显示,川普领先所有民主党竞争者。CNN民调中不是这样,但他的支持率也上升了五六个百分点。

所以你知道,美国人有一种强烈的公平感。他们意识到,民主党人匆忙通过弹劾,这是受到愤怒而不是理性的驱使。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这里有可弹劾的罪行。

不久前,一个人在一个火车站碰到我,说他读了总统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的通话记录。他说,你能告诉我,这有什么错?这就是问题所在。大多数美国人看着通话记录说,这有什么不对吗?这真的是可弹劾的罪行吗?

尤其是当你拿它与乔·拜登(Joe Biden)相比。后者吹嘘自己的交换条件——扣留10亿美元以换取解雇在调查他儿子公司的乌克兰检察官。如果总统有理由认为某个公职人员、美国副总统可能犯下腐败行为,他完全有权利要求外国公司提供信息。

杨杰凯:不管对他有政治好处与否。我想这就是问题所在,对吧?这仍然悬而未决。

贾勒特:不能仅仅因为你在竞选美国总统就赋予你豁免权或特赦。如果是这样的话,每个被指控犯有联邦罪行的人都要宣布他们要竞选美国总统。我认为民主党人在他们的弹劾条款中有一种既定假设:川普总统这样做一定是为了个人利益去试图影响即将到来的大选。通话记录里根本没有这个。总统曾说过,他对拜登的所作所为感到担忧。所以这是不言自明的。

杨杰凯:格雷格·杰瑞德,很高兴能访问你。

贾勒特:是我的荣幸。谢谢你邀请我。

通俄门是一个恶毒的谎言和骗局
Location : New York
Features
happy1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why not be the first?
Leave a review
服务: 价格: 环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最近信息
請輸入需要搜索的關鍵字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