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资讯

【纽约疫情4.8】一日要闻
以下是最新疫情实时更新:

氧气不够用 皇后区医院彻夜转送病人

皇后区牙买加医院发言人迈克尔·欣克(Michael Hinck)8日表示,因为担心氧气库存量不足,周二(4月7日)晚将17名正在使用呼吸机的患者转移到其它医院。

他说:“有大量的患者正在依赖氧气,为了平衡这种负荷,在某些情况下,我们需要为患者的安全而转移他们。”

这是纽约市首例中共病毒患者因为氧气供应问题被转院。

欣克说,这些病人分别有10人被转到医疗舰舒适号,5人到奥本尼医疗中心,2人到曼哈顿的退伍军人事务部医疗设施。这些病人是搭乘直升机和救护车前往新医院,并且有州和市政府官员监督。

而纽约的其它几家医院,包括兰诺斯丘医院(Lenox Hill)和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NYU Langone Medical Center),最近几天也出现了供氧问题。

欣克表示,同一医疗网络的法拉盛医院也因床位问题,7日晚间转移了7名患者。

5年前 市府拍卖了数百台呼吸机

白思豪政府大约在5年前,卖掉了应急储存的数百台呼吸机。

《英文大纪元》报导,这些呼吸机和口罩医疗物资是2006年时任市长迈克尔·彭博(Michael Bloomberg)购入的,用来应对突如其来的传染病,像似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流感。

然而,根据ProPublica的调查,呼吸机后来被拍卖,因为卫生部门的财政负担不起。

该媒体援引纽约市健康与心理卫生局2006年的一份报告指出,彭博政府在购买时,亚洲正出现了一种新型流感,如果发生传染病流行,纽约市应有数千台额外的呼吸机来治疗患者。

报告写道:“鉴于该流行病将在美国广泛传播,可能导致(纽约市)无法获得联邦国家战略储备(SNS)的物资,并且需要依靠当地的缓存品。”

报告显示,纽约市随后购置了500台呼吸机,但由于无法负担维修机器的费用,因此在2016年之前将其拍卖掉。该机型于2009年后停产。

纽约市当时还计划购买110万个N-95口罩。但是由于资金减少,最终只购买了21.6万个。

该部门表示,这些口罩“最后都过期了”,而且如果要更新一批口罩需要花上高昂的成本。

州长发起活动 分享为谁待在家?

8日下午,州长库默在推特上发起“#为谁留在家里 ”(#IStayHomeFor)社交媒体活动,鼓励人们留在家中。

库默稍早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你要想想该为谁待在家里?而不是为了自己呆在家里。为别人呆在家里,为弱势族群呆在家里……为在急诊室的医护人员呆在家里,因为你不想感染任何人,给医疗保健系统带来更大负担。你要为谁待在家?我要为母亲待在家里。”

根据《大纪元时报》统计,截至8日下午3:00,纽约州的确诊病例为149,316例,6,268人死亡,病死率为4.20%。

总统初选实行“邮件投票”

州长库默表示,他将推出“邮件投票”(vote by mail)的方式让民众免到投票所排队、人挤人。库默先前已将该州4月28日的总统初选投票延后至6月23日。

他说:“我从电视上看到其它州有许多人排着长对等投票,这完全是荒谬的。”“所有纽约人都可以在6月23日进行缺席(absentee)投票。”

威斯康星州4月7日按计划举行了初选。该州密尔沃基市(Milwaukee)的选民许多人戴着口罩在投票所外排队。

库默:再给失业工人600美元

州长库默表示,将向所有在病毒危机期间,申请失业救济的人额外补助600美元。

库默说:“联邦政府表示将给这笔款项,现在人们的口袋里需要钱。因此,纽约将立即这样做。”

州长:病死例超过9·11恐袭 造成6268死

纽约州长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8日在疫情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显示,社交距离正在帮助曲线趋向平缓,但死亡人数仍在上升,而且再度达到新高,增长了779人,至少6,268人死于中共病毒(冠状病毒)。

库默指出,迄今为止,感染病毒的死亡人数已远远超过了2001年9月11日在恐袭事件中丧生的人数。当时,有2,753人在世界贸易中心死去。

他指示,纽约州今天所有的旗帜都降半旗。

以下是过去几天,纽约州每天的死亡人数:

4月2日:562
4月3日:630
4月4日:594
4月5日:599
4月6日:731
4月7日:779

库默说:“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死亡人数可能会很高,或者接近这个数字,甚至更高。”

自星期二以来,医院的病毒患者数量增加了3%,​​而过去几周一般是增加25%。库默说:“如果住院率继续保持现在的水平,那么该系统应该在接下来的几周内保持稳定。”

他表示,目前不打算新增额外的临时医院。

百老汇停演延期至6/7

纽约市百老汇的演出暂停时间将延长至2020年6月7日。

百老汇联盟总裁马丁(Charlotte St. Martin)8日表示,“百老汇永远是纽约市的核心,我们期待未来与艺术家、剧院专业人士和影迷们一起在剧院体验精彩演出的时刻。”

2020年6月7日为止,持有演出门票的民众,将从购票点收到一封电子邮件,其中包含相关兑换或退款的资讯。

如果持有演出门票的任何民众,在4月12日之前仍未收到电子邮件,应向购票点联系,获取相关兑换或退款的资讯。

医院人力吃紧 美海空军部署291人支援

市长白思豪在新闻会上说,尽管已经有291名美军医疗人员被部署到公立医院,但该市仍“急需”更多的帮助,并再度提出联邦政府派遣1,450名军事医务人员的要求。

他说:“我们需要更多帮助,特别是在人员方面。”“我们非常感谢美军挺身而出,帮助我们的公立医院,但我们需要更多的帮助,我们急迫地需要它。”

目前,海军已将人员部署到艾姆赫斯特医院(Elmhurst)、表维医院(Bellevue)、伍德哈尔医院(Woodhull)和国王县医院(Kings County Hospital)。空军则派人员到林肯医院(Lincoln)、雅可比医院(Jacobi)和皇后区医院(Queens)。

纽约市公布染疫死者族裔情况

市长白思豪8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纽约市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死亡人员的族裔比例。

白思豪表示,根据初步统计,在死亡的感染者中,西语裔死亡人数占34%(西语裔在纽约市的人口比例为:29%),非裔死亡人数占28%(非裔在全市人口比例:22%),白人死亡人数占27%(白人在全市人口比例:32%),亚裔死亡人数占7%(亚裔在人口比例:14%)。

另外,市长就目前的呼吸机需求量说,纽约市有足够的呼吸机度过这个星期;周日的时候,市府预计每天需要200∼300台呼吸机,现在这个数字每天减少到100台甚至更少。

“我们看到的需求比预期要少得多。”白思豪说,“但明确的是,我们还需要更多。”

市长说,纽约市现在迫切需要手术服,并已经向联邦政府申请了920万美元来度过4月和5月。在个人防护装备方面,市府已经在昨天把包括:眼罩和防护服在内的数百万物资分发到医院。

回顾首起案例 纽约的错失和延迟行动

一名39岁的女士于2月下旬从卡塔尔首都多哈市(Doha, Qatar)乘坐701班机飞往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这是她从伊朗返回纽约市的最后一趟飞机。

一周后,即3月1日,该名女士在中共病毒(冠状病毒)检测中呈阳性反应,成为纽约市首例确诊病例,当时中国大陆和欧洲部分地区已经遭受病毒的重创。

3月2日,州长库默和市长白思豪一同出席记者会,承诺调查人员将追踪这名妇女乘坐班机的每一位乘客。但根据《纽约时报》报导,没有人付诸行动。

3月3日,来自纽约市郊区新罗谢尔的一名律师,检测结果呈阳性。这名律师没有去过任何疫情严重的国家,这表明病毒已经在社区传播。

尽管城市调查员追踪了律师的下落和与他在曼哈顿出入的地方,但州府当时侧重在郊区,而不是城市,白思豪也敦促公众不要担心。

3月5日,白思豪说:“我们第二次提醒您,我们认为您应该开始改变自己的行为。”

据报导,在纽约出现首起病例后的许多天,库默和白思豪及其高层助手坚定地相信,疫情将得到遏制,但过程中出现混乱的指导、疏忽警告、延迟决定;他们反复重申,纽约的医院是世界上最好的医院、计划已经到位、进行了演练。

MTA列车、公交车每3天消毒一次

负责管理纽约市地铁、通勤铁路及部分公交车系统的大都会运输署(MTA),已经至少41名员工染疫死亡,约1,500名工人的检测呈阳性反应,另有5,604名工人出现感染症状自我隔离。

这家陷入困境的机构正努力按时运行。

运输官员说,面对数十年来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他们会尽快采取行动保护工人和乘客;目前是每三天对列车车厢和公车进行消毒,并敦促乘客在地铁内保持距离,不要拥挤。

142,384例确诊 5,489人死亡

根据《大纪元时报》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数据显示,截至美东时间4月8日早上7:00,全美确诊数已达到400,540例,12,857人死亡;纽约州确诊病例达到142,384例,死亡人数5,489,死亡率3.86%;其中,纽约市有76,876例确诊,4,009人死亡。

从头包到脚 华人买菜穿上防护服

病毒疫情持续延烧,往日车水马龙、门庭若市的法拉盛中心区,现在已是人迹寥寥。民众若不是为了购买必要的食品,很少敢出门。

7日,法拉盛长江超市,有两名购物的华人身穿全套白色防护服,从头包到脚,戴着黑色墨镜,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在超市内买菜。而收银的超市老板娘也穿上了防护服。

该超市老板娘曾表示,店里的收银员都不敢上班,她找不到人收银,只能自己一个人来撑。

长江超市也为防疫采取了特别措施——用大塑料布遮挡大门,只留一条缝让顾客进入,同时要求顾客必须戴口罩、手套,买完东西后要马上离开。

不过,有华人表示,穿防护服上街买菜不算什么,现在房东收租也穿上了防护服。

市府:确诊病例即便在家中去世也会计入死亡人数

针对市议会卫生委员会主席马克‧莱文(Mark Levine)及媒体质疑的,“在家中死亡”的染疫病人案例没有完全被算入统计一事,市府说,那些检测结果呈阳性反应并在家中死亡的人,将被计入纽约市的中共病毒死亡案例中。

市卫生和心理卫生部新闻副部长史蒂芬妮‧布勒(Stephanie Buhle)告诉CNN,被实验室确诊的患者,无论是在家中死亡还是在医院中死亡,都会被计算进去。

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8日上午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该市“每天有100至200人”死于家中,并被认为是染疫患者。他说:“毫无疑问,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在推动这个发展。在正常情况下,我们没有看过这种情况。”

4月5日,市议员莱文在推特上写道,在该市正常一天死于家里的人数不到25人,而现在这个数字超过了200。

4月7日,新闻网站Gothamist发现,该市法医办公室没有对在家中死亡的尸体进行病毒检测,而是将其认为“可能”是染疫死亡报告给市卫生部门。但是卫生部门仅统计确诊的病毒病例,这表明许多病毒的死亡被遗漏。

7日,市长白思豪在回答媒体问题时说,“在危机中,很难进行确认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现有资源太少了。”他解释说,市政官员将他们的资源集中在“挽救下一条生命”上;但尽管如此,“我们确实想知道每一个在家中死亡的事情真相。”

纽约州确诊数每千人7例 位居全美第一

白宫抗疫协调人、免疫医学专家黛博拉‧伯克斯(Deborah Birx)说,根据目前的数据,纽约州每千人中有7例确诊,位居全美第一。新泽西州是每千人中有4例;路易斯安那州为每千人3例;马萨诸塞州及康涅狄格州为每千人2例;密歇根州为每千人1.5例;巴尔的摩地区及哥伦比亚特区,现在是1.5例。

目前西岸表现较佳,华盛顿州每千人不到1例;加州每千人不到0.5例;俄勒冈州更低。

州长:不遵守社交距离规则是在致人于死地

州长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7日晚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随着一些人开始出门,他担心病例和住院率会再次上升。他说:“天气转暖,人们在家里已待了一个月,每个人都‘发热了’,人潮越来越多。”

他表示,他的重点不仅是防止(病毒的)第二波袭击,还要致力于改善纽约州的现状。

“我甚至并不担心第二波,我担心的是如何摆脱目前的局势,挽救更多的生命,这将直接决定我们是否遵守社交疏离规则。”

库默说,不遵守社交疏离规则的人是不负责任的,给医护人员和急救人员带来负担。

“这确实是个人行动影响他人的时期,这实际上可能会杀死他人。”他说。

7日稍早,库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住院治疗可能正在趋于平稳,社交距离正在“起作用”,但是他强调纽约人需要继续这样做。

提升免疫力 医师提三建议

要预防病毒感染,除了洗手、戴口罩外,提升身体免疫力也相当重要。

纽约市医院系统首席执行长卡茨(Mitchell Katz)、51位医生和布碌崙区长共同提出防疫三重点,以减少感染病毒的概率。

医师委员会主席尼尔‧巴纳德(Neal Barnard)说:“戒烟、遵医嘱服用药物和饮食健康、多吃蔬菜水果,这三样是简单又重要的防疫措施。”

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新数据表明,患有肺部疾病、心脏病、高血压或糖尿病的患者一旦感染病毒,转成重症的风险更高。截至3月28日的数据显示,没有基础病的人被送入重症监护病房(ICU)的风险为2.2%至2.4%,有基础病的人的风险为13.3%至14.5%。

四月 8, 2020 / by / in , ,
拜登提前成民主党总统提名人 与川普对决竞选美国总统

中共病毒在美国肆意蔓延,重创国民经济及生活,同时也影响着2020年的总统竞选。

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国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周三(4月8日)宣布结束总统竞选活动,意味着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提前4个月获得民主党党内提名。

拜登将在11月与现任总统川普(特朗普)对决、竞选美国总统。

桑德斯是在周三与他的竞选团队通话时宣布这一消息的。

桑德斯最早在2月份前三个州的初选活动上表现强劲,但在2月最后一天,拜登拿下南卡罗来纳州后,激发民主党党内的温和派选民的投票热情,此后拜登逆袭而上、反超桑德斯。

因为中共病毒疫情,美国多个州转向应对病毒疫情、纷纷延后初选,导致桑德斯和拜登暂停竞选活动。

外界认为,桑德斯周三宣布停止总统竞选活动也是大势所趋。

但这意味着拜登提前4个月成为民主党拟将在密尔沃基举行的党内大会上推选的党内总统提名人。

桑德斯是一名民主社会主义者,其标志性的竞选提案是“全民医保”,他在内华达州党团选举中取得强大的胜利后,得到了年轻选民的热情支持。

随着多名温和派候选人退出并转向支持拜登,他们希望阻止提名权落到一个他们认为太过左倾的候选人手中,他们希望选择一个温和派提名人挑战川普,这让桑德斯希望吸引的支持者对象大减。

桑德斯曾表示,无论如何,他都会支持民主党提名人对抗川普。

拜登在超级星期二前退出的两名温和派候选人的支持下,开始了他的快速复出。这两名候选人是前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市长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和参议员艾米·克洛布查尔(Amy Klobuchar)。

拜登随后在超级星期二的初选活动中占据了主导地位。他随后赢得了密歇根州,这是桑德斯在2016年赢得的关键摇摆州;以及佛罗里达州,进一步扩大了拜登在党内实际上不可逾越的领先优势。

超级星期二之后,桑德斯表示,他将继续留在竞选中,并与拜登进行一对一的辩论,试图在几个关键问题上追问拜登的政策主张。

拜登表现出拉拢左倾选民的姿态,他表示赞同桑德斯在大学学费以及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破产改革计划。这被视为有助于桑德斯扳回差距的希望。

但是中共病毒疫情扼杀了桑德斯本已艰难的重来之路的最后希望。

桑德斯竞选团队一直建立在大规模集会和巨大的拉票努力上,但这些都随着社交距离政策戛然而止。

桑德斯在电视和社交媒体上发声的机会也被公众和媒体关注病毒的新闻挤掉了。

四月 8, 2020 / by / in ,
Zoom因涉嫌夸大隐私标准 遭到美股东起诉
中共肺炎疫情的大流行,美国民众响应各州政府指令“居家防疫”,由此在线会议软件Zoom被广泛运用在远程办公及在线教学中。

在线会议软件Zoom的一名股东于周二(4月7日)在美国加州北区地方法院提诉,指Zoom夸大隐私标准,更没有对外披露其服务未经端到端加密。

股东麦克尔·德希厄(Michael Drieu)在一份法庭文件中称,最近多篇媒体报导凸显Zoom存在隐私缺陷,导致公司股价在经历年初的连涨后陷入暴跌。

Zoom公司股价周二收盘下跌约7.5%,报113.75美元。自3月下旬触及纪录高点以来,Zoom的市值已经蒸发了近三分之一。

Zoom首席执行官袁征(Eric Yuan)上周向用户道歉,称公司没有达到社区对隐私和安全方面的期望,正在采取措施修复问题。

自从中共病毒疫情全球传播、很多人被迫在家办公,Zoom用户量出现惊人的增长。同时,Zoom的安全问题也为外界所关注。

马斯克(Elon Musk)旗下的特斯拉以及火箭公司SpaceX最近以重大的隐私和安全问题为由,禁止其员工使用Zoom,台湾政府也通知政府机构停止使用Zoom应用。

FBI以及州检察长办公室质疑Zoom安全性

到目前为止,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以及27个州检察长办公室都对Zoom的隐私及安全问题提出质疑。他们表示,Zoom缺乏端到端的会议加密,有时,还有不请自来的客人闯入会议(zoombombing)。

之前,也有安全专家发现,Zoom的技术存在一些被公开曝光的问题,可能会导致用户数据容易被外部人士利用。此外,Zoom和中国的密切联系也是外界无法回避的话题。

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下属的安全研究团体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上周表示,Zoom使用了一种不合格的加密技术,在某些情况下会把密钥存在中国境内的服务器上。

公民实验室的研究员比尔·马克扎克(Bill Marczak)说,对老练黑客,比如:为政府工作的黑客而言,这种加密设置可能会提供一种监听会议的渠道。

“我们不是说这证明你应该永远删除这个应用程序,”马克扎克说,“如果你和朋友在网上闲逛,你可能不会有事。如果你在讨论机密信息,你应该三思。”

Zoom在中国拥有大量技术员工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Zoom公司曾创建一个系统,当电话会议在美国发起时,该系统会阻止数据通过中国发送。但当用户流量从2月份开始激增时,一些数据被错误地传送到中国。Zoom公司表示,他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其首席执行官袁征告诉华日,中国(中共)政府部门只关心本地会议;从未要求Zoom提供外国用户的流量信息。

他说,Zoom去年在中国境内被禁两个月,因为Zoom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公司,当时没有在中国正式注册;但Zoom最终于2019年在中国境内正式注册。

对股东起诉,Zoom公司没有回应媒体的置评请求。

据公开资料,袁征来自中国山东省,1987年毕业自山东科技大学,2006年在美国史丹佛大学获得MBA学位;2011年创立Zoom,总部设立在美国硅谷,但在中国拥有大量的技术员工。

四月 8, 2020 / by / in ,
美国司法部追加华为新指控

2019年初,联邦检察官指控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涉嫌银行和电汇欺诈,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以及妨碍司法公正,华为表示不认罪。

华为在纽约东区的联邦法庭上面临越来越重的起诉力度。华为3日对布碌崙联邦法官说,检察官限制华为与其共同被告、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分享证据(discovery),称其束缚了他们辩护敲诈勒索罪和其它指控罪名的能力。

美国司法部2月对中国电信设备商华为追加了新指控,指控华为密谋违反《反黑法案》(Racketeer Influenced and Corrupt Organizations Act,简称RICO)以及窃取六家美国科技公司的商业机密、助其自身发展壮大。

华为还被指控通过提供先进的监视设备来识别、监视和扣押参与针对原教旨主义政权的抗议活动的人员,从而协助伊朗政府。简言之,就是帮助伊朗独裁政府实施国内监控。

《反黑法案》RICO最初通过时主要针对有组织犯罪家庭的成员。但是,美国政府近几年已将该法律应用于起诉白领犯罪。 RICO可能涉及扣押目标人群的个人资产。

今年2月新的起诉书取代了先前的起诉书,显示这是一个更强有力的案子,《反黑法案》专注于敲诈勒索,并允许审判曾指使或帮助他人犯罪的集团领导人。该法案关闭了一个法律漏洞,令指使他人犯罪的人即使没有亲自犯罪也一样将受到法律制裁。

Discovery程序要求原告提供支持其指控的证据给被告,原告同样也会要求被告提供支持其辩护理由的证据。在举证请求书(discovery request)中,双方都会要求对方交出各种证据,包括证人名单、文件、电子邮件、电子文档等。

孟晚舟目前还在加拿大设法不被引渡到美国,华为在一项新的举证请求书中要求放宽检方对Discovery的限制,称他们要求的不是关于孟晚舟的权利,他们要求讨论证据的要求“并不以孟女士看到该证据的权利为前提”,而是为自身准备辩护的权利。

四月 8, 2020 / by / in ,
4.8中共病毒疫情追踪

中港台时间2020年4月8号晚上9点(美东时间上午9点)。

中共病毒持续在全球184个国家和地区蔓延,全球确诊逼近145万例,死亡人数逾8.3万。

截至目前,美国确诊逾40万例,死亡12,911人。纽约州确诊达140,386例,死亡人数5,489人。全美死亡人数在7日创下单日新高,一天近2000人死亡。

美国总统川普昨天强烈谴责世卫拿美国大笔资金,却围着中共转,在每件事上都偏袒中共,还做了很多错事。他说,美国将查看对世卫资助的事情。

美国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7日接受电视访问时表示,在现有的领导层的管理下,世界卫生组织不应从美国获得资金。他批评中共是造成这场(瘟疫)大流行的祸首,而世卫则帮中共掩盖。

美国参议员玛莎‧麦克萨利(Martha McSally)在电视访谈中说,“中共政府掩盖瘟疫的爆发和扩散,从而导致美国和全世界瘟疫大流行,……我认为(世卫总干事)谭德塞需要下台。”

麦克萨利此前还表示:“谭德塞欺骗了全世界。尽管有大量证据表明中共政府掩盖了疫情的严重性,但谭德塞甚至称赞了中国(中共)在‘应对中共病毒的工作中的透明度’。这种谎言导致失去生命。”

而中共大外宣也开始了新的部署,推特网军转向新的媒体战役为中共洗白。美国新闻调查机构通过跟踪上万推特账号,揭露了操盘手的运作机制。

武汉封城76天后,今天终于解封。民众可凭湖北健康码“绿码”离开。解封首日,预计有5.5万人乘火车离开武汉、约2.2万人涌向珠三角。

中共当局用灯光秀来庆祝此次解封,引发当地网民怒斥:共产党丧事当喜事办。有网民担心离开武汉的人的处境,担心会有更多无症状感染者。另有消息指,当地人仍被要求接受封闭式管理。

四月 8, 2020 / by / in ,
就这么简单!美国医务总监亲自教学 不用一针一线自制布口罩 

中共病毒疫情大流行,口罩立刻成为民众的抢购品。若没有购买到口罩也有办法解决。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建议民众出门戴布口罩,医务总监示范如何不动用一针一线的情况下,自制有多层保护的布口罩。

CDC在最新的疫情指南建议美国民众(特别是疫情热点地区),在无法保持社交疏离的场合(如杂货店及药局)时佩戴布口罩。另外,呼吁普通人不要佩戴医疗用口罩(如外科口罩或N95口罩),将那些口罩留给更需要的医护人员。

根据CDC的最新指南,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感染者可以在无症状时传播该病毒,“这意味着该病毒可以在人们相互靠近时,通过说话、咳嗽或打喷嚏等方式传播,即使这些人没有出现症状。”

戴布口罩注意事项

为了帮助美国民众正确使用布料口罩,CDC特别提醒以下事项。

1. 戴布口罩的方法:口罩应舒适地贴住脸部两侧;用带子或耳环套固定;要有多层织物;呼吸不受限制;清洗和烘干后不会损坏或变形。
2. 自制布口罩:可以用家中现成的衣服或任何其它布料,自制布口罩。
3. 哪些人不适合戴布口罩:不足2岁的小孩,以及呼吸困难、失去知觉、无行为能力,或在没有他人帮助情况下无法取下口罩的人。
4. 布口罩应该根据使用频率清洗。
5. 用洗衣机清洗即足以保持布口罩的清洁。
6. 在取下布口罩时应注意双手不要触摸到眼睛、鼻子和嘴巴,并在取下后立即洗手。

自制布口罩

CDC网站还提供了美国民众在家自制布口罩方法。

缝制布口罩

需要的材料:两块10英寸长6英寸宽(约25公分X 15公分)的矩形棉布;两根6英寸(约15公分)长1/8英寸(约0.3公分)宽的松紧带(或橡皮筋、细绳、布条或发带);针和线(或发夹);剪刀;缝纫机。

美国CDC

1. 用剪刀将T恤衫或其它棉布,裁出来两个10英寸长6英寸宽的矩形织物。

美国CDC

2. 将两块布上下叠好后,两个长边往内折叠大约1/4英寸(约0.6公分)。然后将两个短边往内折叠1/2英寸(约1.2公分)。接下来,用缝纫机顺着四个边车下来。

(美国CDC)

3. 将两根6英寸长1/8英寸宽的松紧带穿过布口罩两侧。

(美国CDC)

4. 轻轻拉动一边的松紧带并打个结,将结部塞进洞内。将另一边的松紧带轻轻拉动后进行调整,使布口罩贴住脸部。然后将该松紧带用弹性线牢固地缝合起来,以防止其滑动。

(美国CDC)

不用一针一线自制布口罩

第一个方法

拿一件T恤衫,用剪刀在离下摆大约8英寸(20公分)的地方裁剪下来。然后,从短的一边向内侧剪下大约6到7英寸(15到18公分)长的布料。

再将两边的细长条连接处剪断,将上下两条带子分别绑在头后方及脖子后方。

(美国CDC)
(美国CDC)
(美国CDC)

第二个方法

将棉布围巾、方巾或T恤衫剪成大约20英寸x 20英寸(约50公分见方)的方形棉布。将咖啡过滤器从中剪断,取宽幅边的部分,将之置于棉布中间。

然后按照美国医务总监杰罗姆·亚当斯(Jerome Adams)在以下45秒钟视频的示范,自制有多层保护的布口罩。

四月 7, 2020 / by / in ,
【纽约疫情4.7】一日要闻

以下是最新疫情实时更新:

防疫优先 纽约州扩宽高中毕业要求

州教育局周二(4月7日)修改了2019-2020学年纽约州的高中毕业要求。

根据州教育局发布的备忘录,学生如果要获得每项考试的豁免资格,必须在学年内通过该学科领域的课程。

尽管教育局尚未决定是否取消8月份的考试,但备忘录明确指出,如果学生在夏季修完了被当课程,并且获得学分,即不用参加该学科领域的8月份考试。

教育厅代理局长莎农·塔霍(Shannon Tahoe)写到,这项临时准则可确保学生不会因取消会考受到负面影响。依照往年规定,学生通常必须通过五科会考才能获得高中文凭。

塔霍表示,取消测试的目的是确保老师将精力集中在当地学校和社区的需求上,而不必为准备学生的应试操心。

长岛停尸间不足 农场冰箱暂时应急

最近2天,纽约州长岛苏福克县(Suffolk County)的中共病死例骤增,已经快超出该县停尸间和临时冷藏车的容量。

长岛行政长官史蒂夫·贝隆(Steve Bellone)7日发表声明证实,该县正计划使用农场的冷藏设备储存尸体。

他说:“在这场危机的初期,我们曾讨论使用溜冰场和带有冷藏装置的冷藏库来储存尸体。”“但我决定,不会告诉乡亲家人我们需要将他们孩子的溜冰场改建为停尸房,也不会把它们变成太平间。”

贝隆决定改使用郡农场的设施,并要求州府提供更多的尸体袋。

他的发言人杰森·埃伦(Jason Elan)表示,该县的停尸间,包括冷藏车,已装满了一半,预计另一辆卡车将在7日晚些时候到达。等停尸间和卡车都装满后,将开始使用农场的冰箱。

州府拟发前线病逝人员抚恤金

纽约州长库默说,因为在前线工作而感染中共病毒(冠状病毒)的病逝者,可能会获得与9·11英雄遇难者亲属相类似的抚恤金。

他说:“我认为这些规划将会陆续出台,我认为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们知道自己身处的环境,而且依然做着这些工作。”

库默表示,这项抚恤金计划不只开放给第一线人员,也包括健康护理和交通运输工人。

纽约何时开工?州长:和新泽西、康州同进退

州长还表示,他计划重启区域经济,他已与新泽西州和康涅狄格州州长谈过如何协调这些事宜。

至于人们何时可以重新上班,州长库默说:“我们正在与康涅狄格州和新泽西州合作,因为当我们(允许人们)返回来上班时,我们会一起回到那里。”

他说,首先恢复工作的人可能是经过抗体测试的人,或者是年轻人。

库默:疫情不会在经济复苏前结束

州长库默说,他预估病毒的流行情况不会在经济开始复苏之前结束,疫情传播情况“将取决于检测”。

库默指出,1918年的流感高峰达到六个月长的时间,有3万人死亡。他说,由于社交距离,现在才看到了这种平稳期。“社会隔离正在奏效。”“我知道这很困难,但我们必须继续执行这个政策。”

库默也表示,纽约州需要更多的联邦援助才能使经济重回跑道。“那取决于联邦刺激法案,没有其他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

但他称,该法案分配的资经对纽约来说“严重不足”。

州长:住院率放缓 但病死增长率达新高

纽约州长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在疫情发布会上公布最新数据:全州有138,836人确诊,至少有5,489人死于中共病毒(冠状病毒)。他说:“这是单日最大的增长。”

不过库默指出,这三天平均住院率都在下降,这表明该州的疫情正在靠近稳定期。

纽约州确诊病例:138,836例(昨日数据为130,689例)
纽约州死亡人数:5,489人(昨日数据为4,758人)
目前住院人数:17,493人(昨日数据为16,837人)
住重症监护病房人数:4,593人(昨日数据为4,504人)

以下是过去几天,纽约州每天的死亡人数:

4月2日:562
4月3日:630
4月4日:594
4月5日:599
4月6日:731

失业救济电话暴增 同2008年金融危机的纪录

纽约州的失业保险系统最近每一天都涌入了大量的失业补助申请和咨询电话。

州长秘书梅利莎·德罗萨(Melissa DeRosa)表示,他们除了将系统的4台网页服务器增加到50台之外,还多雇用了300人接听电话。

“这是我们从未有过的经验。”她说,在2008年金融危机,失业人数在危机最严重的时候,一天能接到1.3万通电话,“我们在两天前有六次这样的经历。”

2008年美国经济衰退,纽约州当时失业保险信托基金的现金用尽,不得不从联邦财政部借钱。

德罗萨说,该州正在与谷歌合作开发新网站好应对目前的失业索赔情况,她预计新网站会在本周开始使用。

舒适号病床减半 已有染疫病人被误带入舰

海军发言人7日接受CNN采访时表示,医疗舰舒适号(USNS Comfort)在确定接受治疗病毒患者后,将原来的1000张病床削减到500张。

发言人说:“为了确保我们所有患者以及舰上人员的安全,我们不得不重新配置军事治疗设施。新配置将使病毒患者和非病毒患者分开,但是这也让我们的医疗接受能力下降到大约500名患者。”

上周,已经有几名感染中共病毒(COVID-19,新冠病毒)的患者被误带到医疗舰进行治疗。

摩根大通曼哈顿总部员工染疫 65人隔离

《华尔街日报》报导,鉴于疫情蔓延,摩根大通原计划在3月9日要求其股票交易业务的员工前往纽约市周边3个不同的地点上班。但就在开工前几小时,全球市场暴跌,新办公地点的技术准备工作还没有完善,于是该公司高管随即要求员工到曼哈顿总部上班。

据报导,一位身体不适的员工这天来到了该办公室上班,他后被证实感染了中共病毒(新冠病毒);过去三周,在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纽约曼哈顿总部,一层楼约有20位员工感染。另外有65人被隔离。

市消防局:1,310人康复重返岗位

纽约市消防局局长丹尼尔·尼格罗(Daniel Nigro)周二(4月7日)在推特上宣布,已经有超过1300名感染者或隔离人员康复,重返工作岗位。

他在推文中写道:“FDNY成员正在回应创纪录的医疗电话,他们将继续面对这一前所未有的挑战。”

确诊数破13万  4,758人死亡

根据最新统计数据,截至美东时间4月7日早上7:00,全美确诊数已达到368,449例,10,993人死亡;纽约州确诊病例达到131,830例,死亡人数4,758,病死率3.61%;其中,纽约市有72,181例确诊,3,485人死亡。

舒适号船员感染中共病毒

美军医疗舰舒适号周一(4月6日)晚间确定舰上1名船员感染病毒,其检测结果为阳性反应。

染疫船员正在船上隔离治疗,该人没有与任何其他患者有接触。

海军发声明表示,船员感染病毒“对舒适号的任务没有影响,也不会影响医疗船舰接待病人的能力。”“舒适号正在遵守协议并采取一切预防的措施,以确保船上所有船员和患者的健康和安全。”

川普(特朗普)总统6日傍晚同意了纽约州长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的要求,允许舒适号接收染疫病人。

拥有1000张病床的舒适号原被安排治疗与传染病无关的患者,减轻因过多病毒患者涌入而超支的医院。但是由于纽约市需要护理的非冠状病毒患者很少,库默6日敦促川普改变策略。

商家没人看店 市内商业盗窃案上升

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期间,纽约市的商业盗窃案上升了75%。

市警犯罪控制策略主任迈克尔‧李佩特里(Michael LiPetri)表示,从3月12日到3月31日,共有254家商家成为攻击目标,高于去年同期的145宗。而犯罪分子专门针对收现金的商家、超市和酒店。

李佩特里说,白天发生的盗窃案少了很多,但有更多的案件发生在夜间,破锁进入商家。而1月份起实施的保释改革,也是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之一。

李佩特里说:“我们仍在大量地逮捕,但我看到,今年有很多人因入室行窃被捕但是第二天就被释放了。现在,他们利用了瘟疫,把目标对准了那些因为居家令而必须关闭的商店。”

此外,警方也担心,从雷克岛释放囚犯可能也会导致犯罪率再次上升。

疫情蔓延 纽约市警局12人死

随着中共病毒疫情的蔓延,纽约市警察局至今已有12人死亡,近20%穿制服的成员告假。

据纽约市警察局每日发布的中共病毒报告,6日,有1,935名穿制服的成员和293名文职成员的病毒检测呈阳性;有6,974名穿制服的人员请病假,占警力的19.3%。

警察局局长德莫特‧谢伊(Demot Shea)在推特上表示,有近200名市警警察在检测呈阳性后康复,现在又重返工作岗位。谢伊写道:“他们摆脱疾病,重新加入,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

小企业如何申请救助款 专家网上解答

联邦政府为了应对这次公共危机,不断推出各种的舒困计划,帮助小企业渡过难关。受损小企业如何拿到这笔救助款?小企业主英文不熟练,拿到复杂的申请表如何填写?市府将在8日和15日进行网上研讨会,提供指导。

3月27日,总统签署美国2万亿美元的CARES刺激法案,其中有3,760亿美元是用来帮助工人和中小企业的。根据法案,“薪水保护计划”(Small Business 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是一项贷款,旨在直接激励小企业保留员工,使这些员工不至于失业。

该贷款主要用于员工数低于500人的中小企业在2月15日至6月30日因疫情影响出现困难的救助,包括独资企业、独立承包商和自雇人士,以及501(c)(3)非盈利性组织、501(c)(19)退伍军人组织。

研究:孕妇染疫者发展成重症的比例与普通人相似

一项新研究表明,与普通人群相比,感染的孕妇似乎不会更容易发展成严重症状,将病毒传染给婴儿的概率似乎也不高。

这项研究6日发表在《美国妇产科学杂志》上,是分析纽约43名孕妇的身体状况后所得出的数据,这些孕妇在3月13日至27日的两周内的病毒检测呈阳性反应。

在该研究中,有37名妇女出现轻度症状,4人发展成较严重的症状,另外2人则是“严重疾病”。这个比例与一般人的严重程度类似。

通常的染疫者,大约80%是轻症,15%发展为严重病例,5%为危重病例

四月 7, 2020 / by / in ,
中共应向全球赔偿经济损失和生命损失

北京因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后隐瞒疫情,最终导致今天的全球210多个国家(地区)大流行,确诊人数130多万病例,死亡人数7.6多万,给世界各国造成巨额经济损失和生命损失。

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林赛·格雷厄姆(Rindsey Graham)周一(4月6日)表示,全球应向中共要求赔偿。

这场肆虐全球的病毒危机去年年底始于中国武汉,病毒爆发后的最初几周本是控制疫情的最关键时期,但中共却严控信息,导致人们最初对疫情缺乏警觉,仍和往常一样前往武汉旅行。最终导致疫情在全国扩散,甚至输出到海外来。

外界近期多有谴责,中共对疫情响应的延误导致病毒全球大爆发,因此应为各国遭受的损失提供赔偿。美国国家安全分析师、IRIS独立研究创始人丽贝卡·格兰特(Rebecca Grant)4月6日在福克斯发文称,中共除了在疫情爆发初期隐瞒信息外,其在一月份和二月份压制有关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数的真实数字。“这一点特别有害,因为很多美国模型都依赖中国数据,来预测冠状病毒在美国各州的传播,并指导公共卫生政策、关闭学校和企业。”格兰特说。

美国联邦参议员格雷厄姆周一接受福克斯新闻节目采访时赞同让中共赔偿的看法。他说,“全世界都应该向中国(共)发出账单”。

格雷厄姆解释说,中共在抗击冠状病毒(中共病毒)上的拖延导致病毒蔓延到全球,中共应该为此付出代价。

“如果是由我来决定,那么全球都应该向中国(共)发出(病毒)大流行账单。”他说,“这是来自中国的第三次大流行,它们来自这些湿货市场(wet markets),那里的蝙蝠和猴子携带病毒,与食品供应混杂在一起。是的,我会让中国(共)支付很多 。”

湿货市场指的是出售和现场宰杀家禽、家畜和海鲜甚至野生动物的市场,这类市场充满了血液、粪尿和脏水。

格雷厄姆还表示,对抗中共就涉及到2020年总统大选的问题。“你们想让谁来与中国(共)较量?川普还是拜登?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我不认为这将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格雷厄姆表示,参议员马萨·布莱克本(Martha Blackburn)提出的一项建议,作为中共对美国爆发疫情的赔偿,要强迫中共免除美国债务,这一提议“对我来说有道理。”

他补充说:“关于(美国)下一步要做的工作,我们需要从上到下审查中国(共),把我们的医疗供应链带回来,如果我们制定刺激计划,它就必须刺激经济,而不是政府。”

3月24日,美国国会提出两项决议案,都是关于追究中共加剧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责任。其中,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和众议员伊利思‧斯蒂芬尼克(Elise Stefanik)在其提出的决议案中呼吁多国公共卫生官员对此展开国际调查,并呼吁国际社会“量化”中共行径导致的损害,“制定一个中共向受影响者进行赔偿的机制”。

目前全球大量国家疫情严重,这个病毒所带来的经济损失和生命损失无法估量。法国是受疫情冲击严重的欧洲国家之一。经济和财政部长布鲁诺·勒·迈尔(Bruno Le Maire)表示,法国正面临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到目前为止,美国至少已有368,449例确诊病例; 死亡人数达11,008人。美国国会已经通过一项2万亿经济援助方案,来帮助受损企业和员工。

四月 7, 2020 / by / in ,
不人道!摩根大通总部迫使员工上班 约20雇员染疫

根据最新统计数据,截至美东时间4月7日早上7:00,全美确诊数已达到368,449例,10,993人死亡;纽约州确诊病例就达131,830例,死亡人数4,758,病死率3.61%;其中,纽约市有72,181例确诊,3,485人死亡。

摩根大通总部3月9日出现疫情,但公司先是严格保密,后又施压员工上班,使疫情加剧。《华尔街日报》称,过去三周,摩根大通曼哈顿总部一楼层约有20名员工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检测呈阳性,另有65人被隔离。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摩根大通出现的疫情集中在麦迪逊大道总部五楼,许多买卖股票和负责向客户推销交易策略的交易员都在此上班,办公环境十分拥挤。

报导称,华尔街经常要在几秒钟内做出艰难的选择,但现在又要因为疫情而面临生死抉择。在十多年来最疯狂的交易环境下,华尔街不愿让数以千计能帮助市场保持运转的交易员和销售人员在家工作。在家办公无法利用交易大厅昂贵的技术基础设施,而进行交易时,哪怕是轻微的时间延误,也可能造成损失。

对摩根大通来说,疫情爆发让普通员工紧张不安,他们认为摩根大通是在拿他们的健康做赌注,去保护一项有价值的业务。

交易员和销售人员表示,他们觉得自己不得不来办公室上班。经理们提醒员工,他们的薪水可能和他们最近几周的业绩挂钩,许多经理自己也在办公室上班。

一位知情人士向《华日》透露,全球股票主管杰森·西佩尔(Jason Sippel)上周四告诉下属,他们有责任来办公室。西佩尔说:“个人健康面临风险,公共健康也面临风险;我们有责任权衡利弊。”

有员工感染病毒 摩根大通迟迟不发通知引质疑

摩根大通总部五楼的疫情始于3月9日,当天一名董事总经理来到五楼的办公室,随后他感到不舒服,在办公桌前咳嗽。当周晚些时候,他的病毒检测呈阳性。

摩根大通高管在随后几天对上述消息严加保密。最后才将消息先告诉和染疫董事总经理同楼层的员工,再告知了其他楼层的交易人员。

《华日》称,员工们对为何高层花了几天时间才公开这一情况提出质疑。该行在当周周末向整栋办公楼发布了另一份备忘录,证实出现两起感染病例。备忘录称,将通知与受感染员工在同一楼层工作的员工,但这些人应当继续来工作。

《华日》看到的一份摩根大通文件副本显示,病毒检测呈阳性的人被告知,只要症状消退,他们可以在一周后返回办公室。该政策符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建议。

这份文件称:“如果只有持续咳嗽这一个症状,并不意味着必须继续自我隔离。”

员工们说,一些人在被告知要到岗工作时哭了出来。

3月20日,纽约州州长库默下令关闭所有非必要的企业。尽管当周周末摩根大通表示大部分员工将在家工作。不过,据员工说,交易大厅依然开放,一些经理继续敦促员工到交易大厅工作。

上周四,摩根大通全球股票业务主管西佩尔说,如果太多员工在家办公,摩根大通的业务将受到影响。他表示,摩根大通的竞争对手正在落后,这为该行赢得业务提供了机会。

纽约疫情严重 本周或看到高峰

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助理部长布雷特·吉罗(Brett Giroir)周一(4月6日)在接受“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时表示,纽约、新泽西和底特律本周将会看到住院人数和死亡人数达到高峰。在接下来的几周内会在美国其它城市发生

四月 7, 2020 / by / in ,
抗疟疾药物羟氯喹能救命?

中共肺炎疫情在继续蔓延着,各国的科学家都在加快时间研发着疫苗,美国研发的疫苗开始进入人体的测试阶段。

一名来自美国密歇根州的民主党议员表示,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后,自己的健康状况“急剧下降”,川普特朗普)总统推荐的抗疟疾药物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救了她一命

来自底特律的州代表卡伦·惠特兹(Karen Whitsett)周一(4月6日)向福克斯新闻的“英格拉汉角”(Ingraham Angle)节目表示,川普将这种药物通过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审批程序,从而获准进行标示外使用(off-label use),并在他的每日新闻发布会上反复推荐。如果不是这样,她在严重感染中共病毒后,可能挺不过来。

“我真的很想说,你必须给这一个机会。”她说:“对我来说,这救了我一命。我只能说自己经历过的一切以及我的故事,我不能代表其他任何人,所以这不是我在这里要做的,我只是代表我自己。”

得知惠特兹恢复,川普在周一的推特上向她表示祝贺。

惠特兹说,她于3月12日开始在家隔离。当天早些时候,她在兰辛(Lansing)州议会大厦参加了一个会议。随后一周,她的健康状况迅速恶化。

3月18日,她终于见到医生,并做了中共病毒测试。开始,她以为自己只是染上急性肺炎,就服用了阿莫西林,这是一种常见的抗病毒药物。

3月31日,惠特兹的中共病毒检测结果出来了,是阳性。此后,她的健康状况“急转直下”。

“从剧烈的头痛到肺部积水,再到大汗淋漓,再到咳嗽,我感到呼吸困难。”她说:“这一切都发生在几个小时之内。”

惠特兹设法到了医院后,她发现一项禁止使用羟氯喹的州令。该州令由密歇根州许可和监管事务部发布,几天后由民主党州长格蕾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州长撤回。

由于这项州令,惠特兹那天为得到这种药,着实经历了些困难。她说:“就在那天,所以你可以想像我的情况有多糟糕,我只能求人家,费尽周折才弄到药。”

惠特兹说,她患有慢性莱姆病,听说过羟氯喹,但如果没有川普的通报,就不会想到这或可用来治疗中共病毒(武汉肺炎)。

“如果川普总统没有谈到这一点,那么它就不可能成为可随时得到的东西。”她补充说,在服用了处方药后,仅几个小时的时间,她便感觉好多了。

四月 7, 2020 / by / i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