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医生

冠状病毒与流感的异同 在美国如何预防COVID-19冠状病毒

 文|雨荷

COVID-19冠状病毒(武汉肺炎)与流感有许多相似之处和不同之处。以及如何保护自己免受这些疾病的侵害。

在COVID-19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流行期间,您可能听说过2019年的中共病毒病(COVID-19)与流感相似。COVID-19中共病毒和流感都是由病毒引起的传染性呼吸道疾病。他们有一些常见的症状。但是,通过更仔细的比较,它们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影响人们。此外,由于流感的发病时间已经更长了,因此医生在继续学习有关COVID-19中共病毒的同时,对如何治疗和预防流感也有了更多了解。

COVID-19中共病毒和流感有何相似之处?

导致COVID-19中共病毒和流感的病毒以相似的方式传播。它们都可以在紧密接触的人(6英尺或2米以内)之间传播。病毒通过谈话,打喷嚏或咳嗽释放的呼吸道飞沫或气溶胶传播。这些水滴会落在附近某人的嘴或鼻子中或被吸入。如果一个人接触了带有一种病毒的表面,然后触摸了他或她的嘴,鼻子或眼睛,这些病毒也会传播。

冠状病毒, 病毒, 面具, 电晕, 流行病, 爆发, 疾病, 流行, 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2

COVID-19中共病毒 示意图。

COVID-19中共病毒和流感有许多共同的体征和症状,包括:

  • 发热
  • 咳嗽
  • 呼吸急促或呼吸困难
  • 疲倦
  • 咽喉痛
  • 流鼻涕或鼻塞
  • 肌肉疼痛
  • 头痛
  • 恶心或呕吐,但这在儿童中比在成年人中更常见

两种疾病的症状和体征范围从无症状到轻度或严重症状。由于COVID-19中共病毒和流感的症状相似,因此仅凭症状就很难诊断出您患有哪种疾病。可能会进行测试以查看您是否患有COVID-19中共病毒或流感。您也可以同时患有两种疾病。

无论COVID-19中共病毒和流感可以导致严重的并发症,如肺炎,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器官衰竭,心脏发作,心脏或脑部炎症,中风和死亡。

许多患有COVID-19中共病毒的流感或轻度症状的人在家中休息和喝水可以康复。但是有些人因流感或COVID-19病重,需要住院。

手术, 医生, 医疗, 健康, 医药, 医院, 护理, 医疗保健, 外科医生, 操作, 专业, 设备, 外科

COVID-19中共病毒 示意图。

COVID-19中共病毒和流感有什么区别?

COVID-19中共病毒与流感有几处区别。COVID-19中共病毒和流感是由不同的病毒引起的。COVID-19是由一种称为SARS-CoV-2的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引起的,而流感是由甲型和乙型流感病毒引起的。

COVID-19中共病毒和流感的症状出现在不同的时间,并且有一些差异。使用COVID-19中共病毒时,您可能会失去味道或气味。暴露后2至14天通常会出现COVID-19中共病毒症状。流感症状通常在接触后约一到四天出现。与流感相比,COVID-19中共病毒似乎更具传染性并且传播速度更快。与流感相比,COVID-19中共病毒导致的严重疾病(如肺损伤)的发生频率更高。与流感相比,COVID-19中共病毒的死亡率也更高。

到2020年,美国有超过1600万人患有COVID-19中共病毒,2020年,美国有290,000多人死于COVID-19中共病毒。

相比之下,在2019年至2020年的美国流感季节,约有3800万人感染了流感,约有22,000人死于流感。

COVID-19中共病毒可能引起流感引起的其他并发症,例如儿童的血块和多系统炎症综合症。

手术, 医院, 桑杰古普塔, 医生, 护士, 医师, 病人, 操作, 手术室, 护理, 医药, 医疗

儿童患病住院 示意图。

另一个区别是可以用抗病毒药治疗流感。目前仅批准一种抗病毒药物remdesivir来治疗COVID-19中共病毒。研究人员正在评估COVID-19中共病毒的许多药物和治疗方法。一些药物可能有助于降低COVID-19中共病毒的严重程度。

您可以购买年度流感疫苗,以帮助降低患流感的风险。流感疫苗还可以减少流感的严重程度和严重并发症的风险。每年的流感疫苗都能提供三种或四种流感病毒的保护,而这三种流感病毒有望在该年的流感季节最常见。疫苗可以注射(注射)或鼻喷雾剂的形式给予。

流感疫苗不能保护您免受COVID-19中共病毒的侵害。研究还表明,接种流感疫苗不会使您更有可能感染COVID-19中共病毒或其他呼吸道感染。

为您推荐放心医生如下:

法拉盛核酸检测点/新冠病毒检测报告  (718) 285-9688/COVID-19检测/法拉盛回国检测报告/开学检测报告/新冠测试报告/中共病毒检测/武汉肺炎检测报告/法拉盛病毒检测报告/新冠病毒检测报告/病毒检测报告/法拉盛肺炎检测/纽约瘟疫检测/纽约病毒检测报告

 

金色儿科诊所 718-631-2273 纽约儿科/贝赛儿科医生/儿科诊所推荐

专业家庭医生718-463 -3838/权威纽约家庭医生/好的纽约西医

郭晓军纽约家庭医生718-285-9688 内科诊所/家庭医生/糖尿病/高血压/风湿/花粉过敏/纽约法拉盛诊所

法拉盛宋瑾家庭内科诊所718-290-5810

五月 4, 2021 / by / in , , , , , ,
疫苗改变DNA?网络传言可信吗?有人观望,有人拒绝疫苗;纽约法拉盛华人家庭医生的建议,让你放心去做该做的事

文|他乡月更明

导言:对于疫苗及其副作用,在人群中仍存在很多争议。与其相信网上的各种传言,不如询问自己的家庭医生。作为医学专业人员,他们每天接触各类患者,了解更多的疫情资讯,对于疫苗,家庭医生可给出更专业和权威的说法。

尽管新冠疫情仍在肆虐,但很多美国人对疫苗接种仍保持著一种警惕的心态。

网上有各种有关疫苗的传言。疫情所到之处,传言也如影随形。

传言不一定不好。对新事物保持合理的怀疑,反应了人们的谨慎和理性。人们确实有理由怀疑疫苗的效果:首先,接种者中,出现了个别严重副作用现象。其次,你看,现在美国的疫情并没有减缓。3月份最后一周,全美每天有5.7万个新发感染,如何不让人怀疑疫苗的效果呢?

有些人可能会把现在疫情的蔓延归咎于未接种疫苗者。别忘了:也有已接种疫苗的人,还会感染病毒。

如何看待这些现象?所谓“是药三分毒”,新冠疫苗也摆脱不了这一宿命吗?

接种疫苗,不同的人群有何差异?

截至本周一(4月5日),全美人群已有15%接种了新冠疫苗,总接种量为1.43亿,超过9,300万人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5,100万人完成了疫苗接种。

据凯撒家庭基金会和华盛顿邮报所作的一项全国调查表明:

在3月5-22日之间,在所有人群中,等待观望者占17%,如果要求接种时才接种的占7%,绝不接种的占13%,加在一起,不接种疫苗者比例为37%。

凯撒基金会和华盛顿邮报所作的疫苗接种调查。

甚至是专业医护人员,对接种疫苗的态度也表现出极大的差异。

一线医疗保健人员中,到3月份早期,只有超过52%的人接种了至少一剂疫苗,还有48%的人未接种;

在医院工作的人,接种比例大约为66%;

门诊人员接种比例为64%;

医生办公室和在养老院的医护人员,接种比例为52%;

辅助医疗机构接种比例为50%;

家庭保健人员中,仅有26%的比例接种了疫苗。

医疗保健人员中,由17%的人,绝对不接种疫苗;有6%的人表示除非要求必须接种,他们才会接种;还有14%的人在等待观望。加在一起,不接种疫苗的人,比例高达37%。

在接种疫苗的态度上,两党之间的差异,也被查了出来。

共和党中,已接种者占27%,想尽快接种的占19%,观望的19%,要求时才接种的占6%,绝不接种的占29%。

民主党中,已接种的占42%,尽快接种的占37%,观望的占11%,要求时才接种的占2%,绝不接种的有3%。

疫苗接种率不可能最后达到100%,因为确实不是每个人都适合接种,有些人也确实出现了较强的反应。好在这是美国,人

在纽约法拉盛医生办公室,华人医生怎么看疫苗?

现在,纽约疫苗接种比例已达28.2%,但疫情仍然很严峻。仅4月3日当天,纽约市就新确诊病例3,688人。

纽约法拉盛华人家庭医生郭晓军医学博士。

华人家庭医生郭晓军博士的诊所,在全美华人最集中的纽约市法拉盛地区。除一名护士外,郭医生和其他医护人员均接种了疫苗,他描述了自己接种疫苗后的身体反应,“不明显,打第一针时有点痛,第二针比第一针更痛一些。诊所其他人,接种后,有的起点皮疹,有的有点脱皮,还有一个有点发烧,请了一天假,也有一个难受了几天。”

郭医生一直在密切观察疫情流行和疫苗接种状况,据他了解,CDC一直在收集关于疫苗接种的各种数据,观察打疫苗后的副作用。

他说,“任何疫苗都存在副作用,比较罕见的是那种过敏反应,这比较严重。只有极少数人有这种反应。”

虽然有副作用,但郭医生仍看好美国的疫苗:“美国的疫苗有效率高达90%以上,而中国出产的那种灭活式疫苗,相比之下,技术更“古老”一些。”

CDC官网的显示,部分人员在疫苗接种后,副作用通常在接种24-72小时内出现,大部分副作用出现在第二针之后,一般几天后副作用就会消失。

但CDC也强调,如果接种后出现咳嗽、气短、嗅觉或者味觉消失,这不是疫苗的副作用,可能是病毒感染,这要与疫苗注射的副作用分开。

疫苗会改变人体的DNA吗?

疫苗会不会改变人体的DNA?网上有这类传言,令很多人担心。

郭晓军医生:任何疫苗都存在副作用,比较罕见的是那种过敏反应,这比较严重,但只有极少数人有这种反应。也有一些患者,因其它健康原因,可能一时不适合打疫苗。可与家庭医生具体咨询。

郭医生认为疫苗不可能改变人体细胞内的DNA,因为DNA储存在细胞核内,疫苗物质无法进入细胞核。

CDC也在官网上重申:Covid-19疫苗不会改变人体DNA,也不会与DNA相互作用,改变基因程序。进入细胞的那部分物质在72小时后,就会降解。

康奈尔大学科学联盟小组客座研究员马克·利纳斯,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也表示,不存在可以改变人体DNA的疫苗。他认为,反新冠疫苗接种活动者经常故意散布这些谣言,以故意造成混乱和不信任。

郭医生说:“已经有数千万人接种疫苗,现在的数据表明:这个疫苗,一是有效,二是很安全。”

至4月6日,美国已有1亿830万人接种了至少一剂疫苗。

他建议:能打疫苗的尽量打,不论是辉瑞的还是莫德纳的,只要有机会,就去打疫苗。因为打一针,就会产生有保护力的抵抗水平,打两针效果更好。当然,强生疫苗一针就可达到很好的效果。

据郭医生了解,这几种疫苗对变异病毒也有预防效果,但效果会打些折扣。

郭医生介绍,人体通过接种疫苗产生的抗体,要优于通过感染产生的抗体。通过感染产生的抗体,一般3个月后就会衰竭。而通过疫苗产生的抗体,是一种专门设计的技术蛋白,更有针对性,效力也会更持久。
这也解释了在纽约的老人院,为什么那些接种了疫苗的老人们在目前的疫情下,感染率会普遍低于年轻人,因为他们普遍接种了疫苗。

很多人担心,接种疫苗后可能出现过敏。有办法防止过敏吗?

郭医生建议,根据自己的体质,如果担心过敏,在接种之前可以先吃药预防。如果有急性反应,可以使用抗组胺药物治疗。

他介绍,为防止万一,疫苗接种地点一般会储备一些抗过敏药物。接种后不要急于离开,观察15-30分钟。有医护人员在场,可及时处理突发情况。

四月 6, 2021 / by / in , , , , ,
三高问题普遍 紐約华人家庭医生吁重视

文|雨荷

经典「哆啦A梦」是太多人心中不败的卡通,但负责哆啦A梦第一代配音员富田耕生,2020年9月27日被证实因脑中风在家中过世,享寿84岁,让不少普遍动漫迷感到难过!而并非今年第一个因脑中风过世的名人,而导致中风的幕后凶手竟是“三高”!

根据是世卫调查研究,当今人类社会十大死因中,其中最主要的危险因素就是高血压、高血糖及高血脂等“三高”。

今天给大家请来了内部科及重症治疗方面有非常丰富的临床经验纽约家庭医生——宋瑾医生,请她跟大家好好了解三高原因以及定义,趁早预防更胜于治疗!

宋醫生的診所是法拉盛家庭内科诊所。

一.什么是三高?

1.高血压的:收缩压超过140 mmHg,或者舒张压超过90 mmHg。
2.高血糖的定义:空腹时血糖值超过126 mg / dl,或随机血糖超过200 mg / dl并伴有糖尿病的症状。
3.高血脂的定义:总胆固醇值大于200 mg / dl以上,或LDL(低密度脂蛋白;坏的胆固醇)值大于130 mg / dl以上,或HDL(高密度脂蛋白;好的血浆)值低于40 mg / dl以下,或TG(三酸苷油脂)值大于150以上。

二.为什么会得三高呢?

宋医生指出,中医认为,人的体质可分为平和质、阳虚质、阴虚质、气虚质、血虚质、痰湿质、湿热质、血瘀质、气郁质及特禀质几种类型。然而,各种体质的人都可能患三高,不限于任何体质,体型和年龄。

三.如何预防三高?

要维持良好的血压、血糖和血脂指数,关键在于预防与调养。宋医生建议从几方面着手:

1.体重控制:计算身体的BMI值(体重(kg)/身高(m2)),若BMI> 27即是肥胖。另一方式为测量腰围,正常男性腰围应在90cm以下,女性腰围应在80公分以下。
2.饮食控制:要均衡饮食,把握少油、少塩、少糖和高纤维,三少一高的原则。食物试图清淡。忌暴饮暴食,可多吃新鲜有营养的蔬菜水果,适量吃瘦肉,也应注意食量及加入的摄入量。
3.适当的运动:常听到一个健康促进的口诀:能站就不要坐,要活就要动,运动一分钟,多活四分钟。 选择适合的运动,如慢跑、快走、游泳等,有助于促进气血的运行,预防三高。饭后半小时后散步,也有助于消化和控制血糖。

预防三高就要良好的控制体重和生活习惯、适当运动。

4.良好的生活型态:戒烟、戒酒,适当的茶饮及咖啡摄取。尽量保持心情愉快,减少精神压力。确保规律睡眠,避免劳累过度。
5.积极应对生活压力:建议可多培养个人兴趣,参与自己有兴趣之社团活动,建立良好之人际互动。
6.定期检查「早期预防,早期发现,早期治疗」:定期量测血压、血糖及血液轻微检验,定期进行人健康检查。全民健康保险成人预防保健服务(這是美國的醫療保險嗎?如果你有依據就OK)(40岁-64岁每3年1次,65岁以上每年1次),提供的健康检查,包含有血液的检查。

华人家庭医生:20年医学经验

华人内科诊所的宋瑾医生,她的脸上总是带着恬静的笑容,让人安心、踏实。她对患者发自内心的关爱总是让人非常感动。具有20年医学经验的宋医生能准确诊断病情,给患者提供最佳治疗方案。对于没有保险的患者,宋瑾医生在收费上给予特别的优惠,尽最大可能减轻患者的负担。诊所员工精通英国粤语三个语种,态度亲切。欢迎大家来检查及治疗。

纽约家庭医生:宋瑾医生。

宋医生在纽约ST LUKES ROOSEVELT HOSPITAL MEDICAL CENTER(原哥伦比亚大学附属)医学中心内科完成住院医务训练,并获取了美国内科特考文凭。在博士研究期间就获得美国心脏学会AHA研究基金及美国生理学会相关奖项,专注于高血压疾病机理,包括血管紧张素及其相关信号传导通路研究。在美国生理学及心血管医学杂志发表多篇科学论文。曾担任纽约及康州各大医学中心内科主治医师,常年工作在内科医疗第一线。

宋博士不仅仅专注于高血压、高血脂、高血压的诊断治疗,包括糖尿病、冠心病、甲状腺疾病、鼻炎、高血压、花粉过敏、肺气肿、肺炎、康复炎、胃肠道出血、肝炎、便秘腹泻、感冒、头痛眩晕、中风、癫痫、皮炎、风湿、关节炎等等都可向宋医生咨询治疗,诊所秉着踏实严谨的医学精神,提供规范的医疗保健,致力于服务法拉盛及周边社区。

诊所接受美国各大保险,无保险者特别优惠。

法拉盛宋瑾家庭内科诊所
Jin Song MD, Internal Medicine/Primary Care
门诊地址:41-60 MAIN STREET,203,FLUSHING,NY,11355(置地大厦二楼,法拉盛邮局对面)
欢迎来电咨询门诊电话:718-290-5810
电子邮件:INNOCAREMEDICAL.HR@GMAIL.COM

四月 4, 2021 / by / in ,
疫苗副作用大 染过疫者第二针慎打

疫苗副作用大 染过疫者第二针慎打

一般人在施打第二针的次日身体反应较大 长期病患合不合资格打疫苗是一个复杂问题

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长达一年了,目前各界都把希望寄托在疫苗上。针对疫苗的副作用、老年病患打还是不打,众说纷纭。亚美医疗中心疾病管理主任医师李俊杰表示,据他观察,未染疫的人,在施打第二针后次日很难熬,身体反应较大;而染过疫的人,在打第一针时的反应就相当于平常人打第二针的反应,因此第二针要慎打。

布碌崙华人联合会与中美医师协会昨天(2月8日)举办线上讲座,邀请亚美医师协会主治医师李显民和亚美医疗中心疾病管理主任医师李俊杰,讨论疫苗常见问题、与COVID-19相关的长期健康影响和后遗症。

李俊杰(Paul Lee)医生说,当1月份疫情相对平缓时,人人对疫苗的态度都是“不要把我当大老鼠实验”;而到了现在,法拉盛、羊头湾和八大道等地疫情上升,华人在拥挤的居住环境下很容易由一人引入变全楼连环中招,因此人人抢着打疫苗,且“个个成为疫苗专家,到诊所念念有词,要打这种疫苗,不打那种疫苗”。

在谈到疫苗的副作用时,他说,不少人打了第二针疫苗后感到“发烧发冷”,也不是全部,但个别人的不良反应“很恐怖”,而华人圈中普遍指望这两针打完,就能像武侠剧中的高手张无忌一样变得“百毒不侵”。

即使新冠疫苗有其副作用,李显民医生还是认为打疫苗有预防作用,他敦促民众在家准备好退烧药等应对不良反应的药,做好心理准备熬过一两天。不过由于染过疫的人,在打第一针时的反应就相当大,担心打第二针时身体可能扛不住,因此这些人打不打第二针,还要看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讨论结果。

对于“三高”(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的老人,还有长期病患者是否不适宜接种疫苗?李俊杰说,微信上很多人传老人不应该打疫苗,他认为未必是假信息,但他认为不同环境的做法不同,例如中国年轻人感染严重,因此中国未必鼓励老人施打疫苗,而美国担心老人家太多感染会让医疗系统崩溃,因此在做法上反过来。但长期病患合不合资格打疫苗,则是一个“很复杂、很深奥”的问题。

之前,川普总统赞扬他接受的实验性抗体药物治疗是“上帝的奇迹”,是治愈他的功臣。李俊杰医生说,这些单株抗体(monoclonal antibody infusion) 对发病十天内而不严重至入院的患者有明显效果,“很多人还不知道,很神奇,24小时内所有症状消失。”不过他说,这对变种病毒患者可能无效。

李俊杰表示,这种单株抗体为早期降低病毒含量的药,治疗对象为COVID-19病毒检测呈阳性的轻中度成年患者,以及有发展成重症的高危险人群,这包括65岁以上,或有某些慢性病史如心脏病或糖尿病的患者,这种药很贵,但医院只收打针钱不收药费,由政府批给个别医院。玛摩利医院(Maimonides Hospital)就有,但须经过家庭医生转介,不是任何人直接上医院就能打。

对于新冠病毒感染的后遗症,与会的Alice Lam女士说,她去年4月染疫,康复后手指痛,右手晚上一碰被子就有刺痛感、甚至拉不动被子,心跳加快等。李显民医生分析,这是新冠病毒攻击了神经系统的缘故,李俊杰说,或者残存的病毒引发过度免疫反应,影响到神经线。

二月 9, 2021 / by / in , ,
肠胃镜检查,除了发现肠胃道的问题外,还会发现其他方面的问题吗?
荆彤肠胃中心
电话: (718) 886-9819
地址: 136-68 Roosevelt Ave 3rd floor, Flushing, NY 11354
肠胃镜检查,除了发现肠胃道的问题外,还会发现其他方面的问题吗?

对,这有时要全面的来检查病人,像最近我有一个病人来做胃镜,因为是胃部不舒服,家庭医生到这里边来做胃镜。
做完胃镜呢 我们发现里边没什么大问题,但是病人的皮肤发黄,眼球也发黄,所以当时我判断病人可能胰腺或者是肝会有问题,所以做了进一步的验血检查,而且把病人带到医院,我亲自去做内视镜超声的一个比较新的技术,发觉病人有早起的胰腺癌 那病人很快的安排了手术,那术后效果也很好。
胰腺癌哪 我们知道是癌中之王,死亡率是相当高的,如果一半发现的时候 病人已经是三期 四期了,那就没有手术机会了。
早期发现胰腺癌是比较难的,但是早期发现的好处就是病人有手术的机会,这样呢就可以把肿瘤给消灭掉。

收起

二月 3, 2021 / by / in , ,
法拉盛核酸检测点 郭医生诊所 : (718) 285-9688 法拉盛罗斯福街,梅西旁边

法拉盛核酸检测点 郭医生诊所 : (718) 285-9688 法拉盛罗斯福街,梅西旁边,法拉盛新冠病毒检测,法拉盛中共肺炎检测。

郭晓军家庭医生诊所

电话:(718) 285-9688

地址:136-68 Roosevelt Ave Unit 5D, Queens, NY 11354

周一到周六开诊,先预约!

专门为:纽约学生开学,会公司上班,新工作应聘,回国等飞机,等华人,提供检测报告。

正规检测报告,

一月 28, 2021 / by / in ,
病毒变异 需高度重视川崎病症怪病
中共病毒有上百种变异,纽约州目前正在调查约100例可能与中共病毒有关的儿童炎症综合症病例,这些病例的年龄从婴儿到21岁不等,症状类似于川崎病和中毒性休克综合症。

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11日在新闻简报会上说,市府官员担心,目前部分儿童出现与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有关的、罕见的川崎病症状的炎症性疾病(Kawasaki-like inflammatory disease),将会对9月份重新开放的公立学校带来怎样的影响。

纽约州已经发现近百个出现类似川崎病(Kawasaki Disease)的儿童患者。纽约市有38例;全州有3例死亡病例。这些出现这种发炎综合症的孩子的中共病毒检测都成阴性,但是抗体都成阳性。也就是说,他们都曾感染过病毒。目前医生们正在调查他们出现的症状是不是与新冠病毒有关。

这些病儿出现的症状包括:持续发烧、身上出红疙瘩、肚子疼、呕吐、哮喘、眼睛红、嘴唇肿大、舌苔红等。

一个皇后区8岁小男孩因为出现这种“儿童多系统发炎综合症”(Pediatric Multi-System Inflammatory Syndrome)而住院。父母说他在四月份出现心脏骤停住院,在医院测试中共病毒呈阴性,抗体呈阳性。

州长说,州卫生厅一个30人小组正在调查至少85例这样的儿童病例。

市长说这是“历史上罕见的”疾病,市政府非常重视,正在严密监视这个病情。他告诫家长们,一旦发现孩子出现类似症状,第一时间给家庭医生打电话。

卫生局长巴博特也向家长传递信息:如果孩子发烧,但是胃口还好,那么就可能没事;如果持续发烧,没劲儿,出红疹子、嘴唇肿大,舌头异常发红,那么就不是那种“明天就会好”的病。

她要求家长待在家里,如果带2岁以上小孩出门则需要戴口罩。

市长说,今天9月份预计重新开放1,400所公校,但是“任何关于公校的决定首先要看健康和安全条件”。

五月 12, 2020 / by / in ,
【疫情中的纽约人】做远程医疗的医生

迄今纽约州确诊病例达到268,581例,20,861人死亡。全美确诊数达到886,709例,50,243人死亡。

3月23日,当纽约州长库默第一次呼吁退休医护人员到医院帮忙时,全州有4万医生和护士响应号召,其中就有曼哈顿上东城一个私人诊所的家庭医生莱维(Albert Levy),他不顾家人反对填了申请表。

可是,他没有被选上,这让他很不高兴,虽然他理解自己70岁的年龄和高血压病史让医院不敢接受,还是有被拒绝的感觉。后来他想,不能去医院帮忙,就用远程医疗来帮忙吧。

四星期前,有着40多年行医经验的莱维关闭了自己的诊所。他把病人的病例都存进电脑带回家,让一个护士在她自己的家登录他的电脑,然后再连上秘书家的电脑,开始了远程医疗。由秘书接待病人预约,把病人分给护士,或者分配给他来用视频电话看病。

他通过电话看病人的心电图,让病人自己量血压,有时候他需要病人买一台脉搏血氧仪,测量出他(她)的血氧饱和度;当然他还需要病人的体温……然后他来开药,或者建议病人去做病毒检测或者去医院。

莱维说,实际上他们平时也经常做远程医疗。虽然叫“远程”,实际也是“面对面”。

“真的是‘面对面’,不只是对于新冠病毒的病症,对其它病也是一样。”他在电话中对记者说,有一次他远程给一个犯急性阑尾炎的孩子看病,他在Facetime上让孩子父亲找准阑尾,然后他决定让小孩去做超声波。后来孩子做了手术,现在情况很好。“我们不光远程看新冠肺炎的,肾结石、高血压、糖尿病,什么都看。”

当然现在这个时候看病的,“99%的病人都怀疑自己得了新冠肺炎”。

无解药 康复完全取决病人自己

莱维每天要看十几个病人,对于那些有病毒症状的人,他要安慰他们,给他们打气,但是他知道人类对这个病毒知之甚少,也没有医治方法,这让他感到这个工作很不容易。

“远程医疗对我来说并不容易,你天天的、每时每刻的要让他们感觉好起来,不断地这么做,我就像海绵一样,应对所有的问题,最后得榨干海绵,这是不容易的。”

他说,“人们都认为我们医生、护士、警察都是超人,我们不是,我们和每个人一样,有同样的感觉,同样的痛苦,我们同样在隔离,一样出不去,当我们出门的时候,同样需要戴口罩——这很艰难。”

莱维说,这个病毒影响了全世界,不只是那些得病的人,还有那些因为失业而没有饭吃的人。而且到目前为止,新冠病毒没有疫苗,没有药,医生没有任何有章可循的治疗方法。

“布朗士医院给病人服用肝素,这样可以测量肺部凝结的血栓;可是布鲁崙医院就不这么做,那外州的医院又可能用别的方法……现在有26种基于不同药物的不同方法正在研究当中。”他列举了种种目前人们想出的办法后说,他也不知道那些方法有什么科学依据,每个人都在尝试,一会用这个一会用那个……

“一切取决于医院,取决于医生,最重要的,取决于病人自己。”他说,“除非每个人都有疫苗,否则大家就处在一种恐惧的状态中,害怕自己、亲朋好友被传染上。”

和纽约经历过的911袭击和桑迪飓风等危机比较起来,莱维把这个瘟疫形容成“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噩梦”。

“这种水平的,整个世界都停止了,这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作为一个医生我不知怎么办。”他说,“难的是你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关于病毒的起源、治疗,所有一切都不知道,从来没听说的焦虑,从来没有碰到过的困难,我们就像在一个噩梦中,每一天每一晚都是同样的噩梦。”

下周(5月初),他准备到诊所去看病。他在他位于帕克大道的门诊中约了两个病人,两人患的都是别的病,不是武汉肺炎病人。

“目前我们不看新冠病毒病人,因为我们啥也做不了,也没有特效药。”他说,他总想对自己说,就像人们过去经常说的那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是他知道,这次情况不同了。

四月 24, 2020 / by / in , , , , ,
劫后余生!纽约华人染疫康复者自述:愿捐血浆 助研究抗体

中共病毒正在美国蔓延,纽约州成为全美的重疫区。

家住新泽西的华人何先生是一名击剑爱好者,今年3月初在击剑馆训练之后,他与一起训练的同伴两人双双发现感染了武汉肺炎(中共病毒)。不过在住院4天半后,他就奇迹康复并出院了,再检测,结果为阴性。何先生认为,他能康复,自身免疫力很关键,也感到自己算幸运,并表示愿意到医院捐献自己的血浆,供有关单位做COVID-19抗体方面的研究。

何先生庆幸自己劫后余生的同时,指出COVID-19的传染力超乎想像,而且病情恶化很快。

何先生是3月8日在曼哈顿下城翠贝卡的一家击剑会馆(Ken Zen Institute),与一名日本裔馆长上完课后出现不适的,“我回家以后觉得很累,过了两天之后开始头疼,有时候咳嗽,再过两天就开始发烧了。”

3月12日他去看家庭医生,医生说可能是流感,要求他肺部拍片并做流感检测,在得知他的肺部X光片结果正常后,医生建议他吃感冒药就可以了。

不过一周后,何先生的情况急转直下,“我拖了一周,我的症状越来越差,咳嗽很严重,咳得睡觉都睡不了。”何先生通过苹果手机的Facetime,视频联系医生,这时医生建议他马上去急诊室。

他3月19日自己开车到家附近的新泽西哈肯萨克经络健康中心(Hackensack Meridian Raritan Bay Medical Center),“我这时高烧华氏102.8度(39.3℃),血氧浓度只有80,咳嗽很厉害,症状完全符合感染病毒的症状,医院马上安排我做COVID-19检测,虽然(当时)还没有结果,但是医院判断我十有八九是感染了,马上安排我入院。”

“我又拍了一次片,这次发现我的肺部已经伤了,两边肺部有肺炎。”更可怕的是咳嗽和呼吸困难,何先生说,“感觉就像溺水一样,整天浸在水里,吸气吸不了,很辛苦,很恐怖。”

他又描述染疫后的痛苦,“就像一部车,零件是好的,但是油缸装不满油。氧气不足,讲一个字就要吸一口气,呼吸很急促、困难,因为要大口吸气,所以背部的肌肉很酸软。”“讲一个字吸一口气,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不能像现在这样连贯讲话。”

何先生在住院期间,服用羟氯喹宁(Hydroxychloroquine)和抗生素药物,“第一天我还需要吸氧,但第二天我就不需要吸氧并退烧了,在所有感染的病人中,我恢复最快,我可以自然呼吸了,可以走来走去了,医生见我变得生猛了,我住了四天半就叫我出院了。”

今年46岁的何先生从广州来美国30年,去年在纽约经常参加声援香港人反送中的活动,非常支持港人反抗共产党暴政、捍卫自由的抗争,并向纽约的反送中活动捐款2,000美元。他表示,自己原来身体很好,又经常参加体育运动,他恢复得快是与他原来体质好,免疫力好,没有其它基础疾病有关,“我觉得自己康复得快,这完全是靠我自己的免疫力。有的人免疫力不好,可能就撑不过去。”

康复后的何先生,在8日接受采访时,讲话中气很足,声音洪亮,讲话连贯,呼吸畅顺,只是还有一点点咳嗽。

他庆幸自己度过一劫,对于现在政府正召集那些康复了的人,动员他们捐出血浆做研究,他表示,自己愿意到医院捐血,以帮助早日找出对抗病毒的抗体

何先生前几天主动到西奈山医院要求验血,介绍自己可能有抗体,还差点被人当成了有心理问题,在西奈山他又被安排做了一次检测,结果是阴性。他离开医院时,主动填写表格,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目前他正等候医院通知他去抽血,希望帮助早日找出抗体,帮助更多人康复

四月 10, 2020 / by / in , , , , , , ,
“远程医疗”就诊保护自身和他人安全

中共肺炎持续(又称新冠肺炎、COVID-19)肆虐全球,在这个特殊时期如果染病需要就医,美国医师建议,为了保护医护人员和他人的安全,一些病患可以使用“远程医疗”就诊。美国总统川普拨款4.9亿美用于联邦医疗保险“远程医疗”。

面对新冠肺炎肆虐,无论是美国的普通民众还是医务人员,都面临着最为严峻的考验。无论您身处美国大农村,还是在国际大都市,尽管没有像国内一样封城、封村,但大家似乎都觉得缺医少药。

任何一个医疗系统都无法完美的抗击这突如其来的疫情,所以美国国会于3月5日通过法案,拨款83亿美元抗击新冠肺炎。

纽约疫情的进一步发展让很多患有慢性疾病的人苦不堪言。研究发现,新冠肺炎在患有多种慢性疾病的人群中死亡率更高,所以他们不敢出门,不敢去购物,甚至不敢去看家庭医生随访他们的慢性疾病;而另一群人也许得的是流感或普通感冒甚至过敏,当他们想预约家庭医生时则困难重重。

只要您有发烧、咳嗽、呼吸困难,家庭医生往往拒绝看诊。因为目前纽约新冠肺炎检测不到位,同时并没有像国内那样设立发热门诊,而美国普通的家庭医生诊所根本没有能力检测新冠肺炎。倘若这类病人走进诊所,诊所恐怕会“如临大敌”,所以目前有众多医生诊所则干脆关门休诊,以保平安。

那如何才能更好地解决目前这种矛盾呢?远程医疗,这个之前不温不火的行业,随着新冠肺炎而进一步被人们熟悉。

远程医疗,英文是Telemedicine,其实很早就存在,主要用于一些医疗资源稀缺的地方或疑难杂症的会诊。而目前,由于疫情的播散,为防止医护人员与患者直接接触,从而遏制疫情传播,川普政府于3月17日宣布,抗击新冠肺炎拨款法案中的4.9亿美元用于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红蓝卡)进行“远程医疗”咨询,红蓝卡受保人现在可以在家通过电话、视频咨询或求诊于医生。

内科医生、护士、临床心理医生和有执照的临床社会工作者,可以向所有红蓝卡受保人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目前多个保险公司也在积极的响应以推进远程医疗,来缓解疫情期间的医疗资源缺乏以及降低疫情的播散。

四月 4, 2020 / by / in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