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车攻略

德州日常生活法律问答

问:我从一家商店的收银机得到一张印有我的信用卡号码的收据。很危险啊,我立刻就把它毁了。为什么允许商店这样做呢?
答:商店这样做是违法的。按照2006年12月生效的新法,收银机的收据必须截掉你的号码,最多只允许有最后的5个数字显示在上面。法律同时禁止商贩将废止日期保留在收据上。盗取身份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每个人都应该采取步骤防止它。法律不允许重要的讯息公众化,以便保护你的身份被盗。下次再有这种事情发生,让商店知道你期望它遵从法律。

问:我和我以前的女友合买一所房子,她现在住在那里。我怎样才能把自己的名字从房屋贷款的账单上拿掉?
答:把你的名字从房屋贷款的账单上拿掉的唯一的方法是请她用她自己的名字重新办理房屋贷款,或找贷款公司请它同意将你的名字拿掉。事实上,重新办理贷款是你的唯一选择。

问:可否请你告诉我几个电话号码,可以帮助我解决和飓风有关的法律问题?谢谢你。
答:休斯顿大学法律中心有一个飓风协助计划(The Hurricane Assistance Program),可以协助任何与卡崔娜或丽塔飓风有关的法律问题。你可以打电话到它的办公室: 877-839-8422。

问:我是一家小公司的唯一股票持有人和董事长。到小额法院去申请索赔,我的公司需要一位律师吗?
答:到小额法院去索赔,你不需要律师。通常来说, 只有律师才可以代表公司到法院去。但是在小额法院,个人可以代替律师。如果你是某个公司授权的代表,你可以在小额法院代表那个公司。

问:我快要被一名讨债人逼疯了。我承认我欠这笔钱,但是我确实没有钱还债。有任何方法停止这个侵犯吗?
答:首先,联邦法律规定讨债人不能从事针对你设计的侵犯行为。假如台债人继续侵犯你,他可能触犯联邦法。
实际上,你可能有个比较简单的方法停止他的讨债行为。按照联邦法,如果你寄给讨债人一封信,坚持他停止骚扰你,他是必须照办的。法律只允许他给你一封信,说明他将要采取的步骤。但是我必须指明,停止他的骚扰并不能防止一场讨债的官司。如果你要避免一场讨债的官司,最好的方法是拟定一个你可以做到的还钱计划,把钱还清。

问:我的汽车最近被收回了。我从来没有被告知他们可以把车拿回去,现在他们要我把所有的借贷款项完全付清。这样合法吗?难道他们不应该预先告诉我吗?
答:当车子收回去的时候是不会给你通知的。事实上,通知某个人车子要收回只会使事情更难办,车子也许根本收不回来。
基本上,如果你的车子是借款购买的,债主可以将你的车收回后卖给别人,用这笔钱取代你的债务。他们可以使用任何方法取走你的车,只要不构成“破坏和平“ 就行。最常用的收回手段是在半夜里把车子从停车道或街道上取走。
在多数情况下,车子取回后债主有权加快还钱的速度,可能要求将贷款全数付清。如果你不付清贷款,或者你付的钱不符合债主的要求,你的车子就会被转卖。卖出的价钱就拿来填补你的欠款。如果比欠款多,多余的钱会交给你。如果卖车的钱不够还你的债,你必须负责补全不够的数额。◇

文章來源:大紀元

十一月 24, 2018 / by / in , ,
心理钱袋

几年前,我采访荣获诺贝尔奖的心理学家及畅销书作家丹尼尔。康纳曼(Daniel Kahneman)。他跟我分享了他最喜欢的思考实验之一,这可以是行为经济学的经典。


实验描述一个女人花了一百六十美元买两张戏票,她对那出戏非常期待,但是抵达戏院时却找不到票。她翻遍了包包和口袋,都看不到戏票的影子。她觉得很呕,想到自己花大钱买票,这下子全浪费了。但是戏还要不要看呢?她会不会再花一百六十美元买票进场?还是就此放弃看戏,直接回家?

一九八○年代,康纳曼找一群人来测试时,几乎九成的人表示那个女人会放弃看戏。但是如果情境稍微改变一下呢?

这次,那个女人并未事先买票,她带了一百六十美元的现金去现场购票。到了戏院以后,她打开钱包,赫然发现现金不翼而飞,她会刷卡买票吗?

换成第二种情境时,有一半以上的人改变了之前的答案,说她会刷卡买票。为什么第二种情况付出两倍的价格就可以,第一种情况却不行?

经济学家理查塞勒(Richard Thaler)以“推力”(nudge)行为理论着称,他认为这和我们心中有不同的“心理账户”(mental account)有关我们会为不同的钱,设定不同的特性和使用目的。“花钱”和存钱不一样,打赌赢的钱和辛苦赚的钱不一样。即使我已经成年了,从姨妈寄来的圣诞贺卡中收到十英镑纸钞,还是比自己去提款机领二十英镑更令人开心。

心理这些账户的通常不像真实的银行账户的分类照片,因为心理账户里没有确切的存款数字,我们也不会去追踪那些账户以避免透支。事实上,多数人都没注意到心理账户的存在。但是心理账户确实对我们用钱的方式有很大的影响。

大家之所以对上述两种情境抱持不同的态度,塞勒认为可以这样解释:戏票的钱是来自“娱乐”心理账户,戏票丢了再花钱买一次,感觉太奢侈了遗失现金。则不同,那是来自“通用”心理账户,那个账户里还有钱可以使用。对塞勒来说,这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么多人觉得那个女人遗失金钱后仍会刷卡买票。

塞勒于一九九○年代首度提出“心理账户”一词,不过其他的研究者也提过类似的概念。一九八二年,日本的研究人员发现,即使在“开销”这个类别内,女人也会细分出九个心理账户,或称“心理钱袋”:日用必需品,小奢侈品,文化与教育,个人财富,安全,衣服与美妆,出游,零用钱以及提高生活品质。女性不是藉由比较她们想买的所有物件,来判断每个物件的价值,而是跟同属某个心理钱袋类别的其他物件。例如,全家搭火车出游时,车上卖的柳橙比本地店家卖的还贵,但是她很乐于付出较高的价格,因为那笔钱是来自“出游”钱袋,而不是“日用必需品”钱袋“出游”钱袋本来就是用于特殊消费,东西自然比较贵,所以对价格有了不同的判断。

你仔细思考的话,会发现这其实是很直觉的反应。也许你家平常摆了一瓶琴酒,以便客人来访时可以调琴汤尼请客。琴酒用完时,你会去超市补货,那算是平日的餐饮费,你一瓶琴酒顶多支付二十英镑。但是假日去风景不错的酒吧,你点一杯十英镑的琴汤尼可能不觉得很贵,为什么?因为那笔钱是来自不同的心理账户。

你可能觉得区分心理账户反而会让我们花钱更不用心,事实正好相反,我们不会把所有的金钱都归入高档的玩乐账户,分类的时候会很小心,大额款项是归入比较重要的心理账户。重要账户虽然开支较大,但我们更在乎价格。

松茸是日本的珍贵食材,长在赤松之类的树木根部周围,有粗大的蕈柄,可能长达二十公分。松茸有浓郁的香味,风味独特,有些人说它尝起来带点肉桂的味道。九月到十一月是人工采收期,其产量稀少,所以价格非常昂贵,一公斤视产量要价可能高达八百美元。研究人员发现,一九八二年时松茸也一样昂贵,花五十美元买松茸算是很大的开支,但是花五十美元买一大袋白米则很平常,因为那笔钱是来自一般伙食账户。买松茸的钱则是来自小奢侈品的账户,不能随便做决定。
我们在大脑中也会把金钱分配到不同的时间账户区间,例如今日基金,明日基金,未雨绸缪基金。建立心理账户后,我们就可以迅速判断何时买什么,以及不同的情境花什么钱才算合理,那样做可以帮我们克制开支。

有些人甚至特地去开不同的银行账户以反映心理账户,即使那样做需要支付不必要的利息亦在所不惜一方面,那样做看起来很不理性,因为整体来看你多付了成本。但另一方面,那样做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你努力储蓄退休老本,把钱挪用来支付信用卡账单感觉是错的。银行确实有一种方案,让顾客以存款的利息收入来抵缴房贷的利息支出,二但○一四年英国仍有百分之九十八的人决定把存
款债务状语从句:分开。我们不喜欢把什么都混在一起的大杂烩概念,尤其是牵涉到房贷的时候,因为那样一来,我们会老是觉得自己债台高筑。

心理账户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是以折扣占总价的比例来判断折扣的价值,那完全是看那笔钱出自哪个心理账户而定。

我和先生为了买房找代书时,并未到处比价,部分原因在于代书费相较于房价实在是微不足道。不过,另一个原因也是我们把那笔钱归入特殊心理账户,亦即“一生只买一次房子”的账户。实务上,我们付给代书的钱当然是出自我的活存账户,而当时那个账户的余额正迅速下滑。

大脑分类金钱的能力,是很重要的技巧。如果不那样做,我们就不会冒险或是做长期投资,也就不会有经济活动和蓬勃发展的现实。心理账户让我们摆脱过于提心吊胆的开销心态,而人类对金钱的态度演进则让现代经济得以运作。

不过,有时候我们很难逼大脑把金钱归入恰当的心理账户。约莫十五年前,我和先生决定把汽车卖掉。我们发现住在伦敦开车的机会愈来愈少,而且我们住的地方很难找到停车位,我们都不想因为开车出去,回来就没位子停了。后来更夸张,当我们好不容易决定开车出门时,我们连车子停在哪里都想不起来。有一次,我们找车子找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我们觉得搭地铁回家可能比较务实,开因为
车回去的话教育,还要花更多的时间找停车位。

总之,情况变得很荒谬。我们那台雷诺汽车根本是个累赘,把它卖给经常开车的人显然比较明智。但是卖车以后,我们就得一直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在伦敦,公共交通工具通常很可靠,但是深夜怎么办,或者我们想到外地旅行怎么办?我先生说,不管了,想想我们几年下来可以省下好几千英镑。不必缴保费,过路费,做强制性的汽车检查,也没有修理费和油钱。那些省下来的钱,就够我们深夜从朋友家搭计程车回家,或是周末租车去外地度假了。

他的论点合情合理,所以我们把车子卖了。但是多年后,我依然觉得搭计程车的钱很难归入日常交通的心理账户。加油钱和停车费不像奢侈开销,但是要改搭计程车还是让人觉得很奢侈,所以我很少搭计程车。

现在新家有一个花园,我们想自己开车去花市采买植物,所以又开始想买车了。事实上,搭计程车或是请计程车来接送,仍是比较经济实惠的选项,但我们就是舍不得叫计程车。搭计程车去园艺花卉中心感觉很奢侈,买车虽然贵很多,但自己开车去园艺花卉中心感觉却很合理。

我猜,那是因为我成长的文化背景把汽车视为日常生活的必需品。一百年前,情况则大不相同,汽车是奢侈品,搭计程车付费反而比较平常。未来可能也是如此,也许每个人都是呼叫无人驾驶车,不需要自己买车了。

四月 29, 2017 / by / in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