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预言 明白真相

解读预言 明白真相

中共病毒是长眼睛的。

今年年初,武汉刚一起疫时,旅居纽约上州的华人宋辰光就用《易经》起了一卦,得到了一个“坎”卦,他就对这次肺炎的大概情况心中有了数。

“这个疫情和共产党有关系,很凶险,发生在去年的秋冬之际,逢庚子年得天干地支的旺气,东进北上,全球流行,会是一场不小的瘟疫……”

放下卦书,宋辰光想起了自己以前研究过的诸多预言,决定写点什么来提醒世人。

宋辰光今年五十多岁,在中国大陆时第一个职业是日语翻译。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他因为身体有病而结识了两个身怀绝技的中医奇人,这个经历激发了他对中医的兴趣。

他转行学中医,研究经络。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医源于易,医易同源”的说法,古代神医孙思邈说过“不知易,不足以言太医”。所以他后来又研究《易经》,把《周易》的预测学和中医的诊断结合起来,他发现对疾病预测得很准确。最后他在北方一家人体科学研究所担任副研究员,专门研究人体科学,并曾受邀到日本讲学。

预言:关于瘟疫的描述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宋辰光也对人类历史上的很多预言做过研究。这些预言包括《圣经启示录》、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南韩的《格庵遗录》、印第安人和玛雅人的预言;还有释迦牟尼佛的《金刚经》、诸葛亮的《马前课》、袁天罡和李淳风的《推背图》、刘伯温的《烧饼歌》、《金陵塔碑文》和《推碑图》、邵雍的《梅花诗》、佛家的《五公经》以及道家的《太上洞渊神咒经》等等。

宋辰光说,预言就是一些修行道行很高的人,用一种比较隐晦的语言来告诉人们一些将来要发生的事情,也就是与人们命运相关的天机,也叫真相。

上述预言的准确性已经被历史证明过多次了,不相信或者还没听说过的读者可自行脑补。宋辰光说,对于研究易学、经络或者修炼的人来说,准确的预言并不神秘,除了从相关联的世界万物能够推算出来之外,还可以理解成这些先知就是在一个特殊的时间场中看到了未来事情发生时候的貌样。

他说,预言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在事情没发生之前,人们对预言的破解经常感觉牵强附会而不相信,在事情发生之后才恍然大悟。

关于当前这场瘟疫在预言中的描述,宋辰光首先想到了《五公经》,里面把劫难的时间、地点以及遍布之广说得清清楚楚。

“子丑之年江南客,死者万万欠棺材。”“子丑年间便逢末劫,不问贫富,国王军兵,士庶人等。”

“这次武汉肺炎爆发,迅速蔓延到世界二百个国家,上至首相,下至军士、贫民百姓,不分贫富贵贱,各个阶层都有被感染者。许多死亡者得不到棺材,是装进尸袋埋葬的。预言说的都得以应验。”宋辰光说,“今年是子鼠年,那么这里暗示瘟疫明年(丑牛年)还有。”

另外,宋辰光想起,《推背图》的第46像也说了人类劫难的事情。

“谶”曰:

黯黯阴霾
杀不用刀
万人不死
一人难逃

他认为,这里是说中国当下的生存环境,由于共产党宣扬的进化论与无神论,导致人们道德败坏,逐利忘义,造成空气污染,毒奶粉、毒疫苗、地沟油等毒产品遍地,各种疾病出现,罪业滚滚,造成瘟疫的爆发。

在这种可怕的事实下,只有“万”人不死,其余“难逃一人”。他说,这里“万”字应是指佛家的“卍”(读音“万”)字符以及法轮图形。

所以,“万人”是指信仰佛道神、道德达到神认可的人,才可以“不死”。

而紧接的“颂”曰:

有一军人身带弓
只言我是白头翁
东边门里伏金剑
勇士后门入帝宫

其中的“只言我是白头翁”指掌握了军权、一言定尊(只言我)的習(翁字下的“羽”与“白”两字组成習字)近平,可理解为点出了瘟疫发生的时间。

预言:给出逃离苦难的方法

以上很多预言既有对灾难的描述,也给出了人逃离苦难的方法。宋辰光挑出一些比较著名的预言来解释。

1)《金刚经》

释迦牟尼佛在《金刚经》中说,三千年后的人类社会是“十毒恶世”,“转轮圣王”将会亲临人间普度众生。释迦牟尼的弟子普贤菩萨也曾多次提及,在末法时期,弥勒再生转法轮。《中阿含经·王相应品·说本经》说:“未来久远人寿八万岁时。当有佛。名弥勒如来。”

释迦摩尼佛的女弟子莲花色问:“世尊,您说将来有转轮圣王要下世传法,到时候人们不知道怎么办?”释迦牟尼佛开示:“到时候有一种花叫做优昙婆罗花会大范围开放,能提示人们转轮圣王驻世传法度人了。”

2)《推碑图》

《推碑图》:“弥勒佛辞天曰,我去后只传自家,三字三法,必万法归一,法正乾坤,礼毕透虚而去,凡身木子为姓。”

宋辰光解释这段大意是说,弥勒佛辞别天上众神时说,我去人间之后只传我的三字大法,并用大法使万法归一,天地归正。施礼完成,穿越神间向人间而去,弥勒佛转世人身后将姓木子“李”。

《推碑图》在另一处说:“而时弥勒佛透虚,到南阖浮提中天,中国金鸡目,奉玉清时年劫尽,龙华会虎,兔之年到中天,以木子姓。”

宋辰光破译为:“不久弥勒佛转生到中国,金鸡目的这个位置,这一年正好是兔年,在人间姓李。中国的版图形状很像金鸡,目就是眼睛,吉林省的位置正好是金鸡眼睛的位置。这是说弥勒佛在吉林出生,那年正好是兔年,弥勒佛在人间的姓为‘李’姓。而李洪志大师属兔,就降生在吉林省。”

3)《格庵遗录》

《格庵遗录》中有一句:

“天降救主,马头牛角,真主之幻,柿荣字意何,世人解冤,天受大福,永远无穷矣。”

宋辰光参考韩国郑昊先生的解释是:转生的真主的姓在“柿荣字意何”中,将“荣”字里的“木”和“字”里的“子”合成一字就是“李”字了,就是说那个救世的真主转世後姓“李”。

4)《金陵塔碑文》

《金陵塔碑文》:

“能逢木兔方为寿,泽及群生乐且康,有人识得其中意,富贵荣华百世昌。”

宋辰光解:按兔年转生的大觉者所讲的去修炼的众生,将会康乐长寿,富贵荣华,百事兴旺。

5)《五公经》

《五公经》除了预言了末劫将发生的天灾人祸外,同时也神秘地预言了在末劫时,将有一帝王转生世间传法救度众生。

“吾知帝王姓,土木连丁口,吾知帝王君,三丁及二丁,其更连一字,更向恼中生,不用尺寸分,端坐帝王庭,到来木生家,骸骨自纵横。手提千斤重,八宝似流星,运至保汝安。不愁无忧闷,不论贫与富,敬者自安康,若有不信者,难见太平年,众生恐有难,传经救世人,观音大慈悲,故来救众生。”

宋辰光解:“土木连丁口”可有两种解译。

其一是,土木连,若将“土”倒置是一“干”字,若“木”上“干”下排列就是一个“李”字。

其二是,木连丁口,丁口是“子”字,请看“子”的上半部,是“フ”,是三角形,但有个缺口,这个缺口的“フ”与“丁”组合,便是“子”。所以,“木连丁口”是“李”字。

《五公经》用“土木连丁口”这五个字,两次隐秘地说出了帝王姓李。而且不只说出了帝王的姓, 还说出了帝王的名字。

“三丁及二丁”,三丁即“氵”,“及”与“丌”同音异字,“及其”两字常常连用于文字表达中。因此,“其更连‘一’字”这句是对“及(丌)”的补充,“丌”连“一”便是“开”字,将“开”倒置放在“八”(二丁)上,就是“共”字。所以“三丁及二丁,其更连一字”说的是“洪”字。

“更向恼中生”,此句中的“恼”即恼怒,属于中医五志中的一“志”。

因此,“吾知帝王姓,土木连丁口,吾知帝王君,三丁及二丁,其更连一字,更向恼中生”这六句中隐藏的帝王姓名的三个字是“李洪志”。

“不用尺寸分,端坐帝王庭,到来木生家”,说的是不知其层次有多高的帝王下世,转生到木(即李姓)家。

6)预言中都谈到“三字”

上面几个预言中都谈到了“三字”,到底是哪三个字?且看《推碑图》。

刘伯温说了末劫时灾难的惨烈之后,“申大人问道:‘可有改否?’天师答曰:‘唯三字能解’。”他在《刘伯温碑记》中有四句话:

“七人一路走
引诱进了口
三点加一勾
八王二十口”

宋辰光解释:“七人一路走,引诱进了口”,两个句就是真字。中国古代的眞字,上面是匕首的匕看它很像七字,最下面的一撇一捺很像人字,目与人其中是一个走之旁(辶);那么引诱进了口,任何事物要被人认识,都要经历人的眼睛,而眼睛又被称为心灵的窗户,所以引诱进了口是目字,把匕字目字走字旁人字合在一起就是眞字。

“八王二十口”把这个八倒过来放在王上,把二竖起来拆开在十的左右各放一竖,再把口放在最下面就是善字。

“三点加一勾”,你看这个忍,上半部分是刀刃的刃字,刃的左边有一点,把一点移到右边去,你从像形文看呢,他很像加字,一勾就是三点下面的捺勾,这样就是这个忍字了。

宋辰光说:“刘伯温用这个字谜的方法,将这个三个字告诉给人。他既希望人们能够顺应这三个字留下来,又不能将这至高无上的天机尽泄世间,所以他真是很费了一番苦心。”

另外,很多预言中还有明确的对法轮图的描述,这里就不提了。

7)如何自救

上面《五公经》中在暗示一位下世帝王名字后的几句“运至保汝安。不愁无忧闷,不论贫与富,敬者自安康,若有不信者,难见太平年,众生恐有难,传经救世人,观音大慈悲,故来救众生”即点出了自救的方法——李洪志师父因看到众生将有灾难,出于大慈悲,传大法救度众生。不论贫富贵贱,若能得法、敬法,灾难来时,不需忧愁,自会平安;而那些不信不敬大法的人则难以渡过劫难,看不到美好太平的新纪元的到来。

刘伯温在《推碑图》中说:“有弥勒佛经不信,不诵者,无药无治吐血而亡,知见此经命保,诵读真心实践者,从佛家安然,其乐无穷,转凡成圣,否者无一活成。”

《推碑图》中另一处:“善恶有颂咏真经者,知其悔改,谓之回头;知其真相者,谓之在岸。”

宋解释道,这意思是说不管好人坏人呢,念诵真经并知道悔改的,就称他为“回头”;知道大法真相并理解支持大法的人为“在岸”。

下面紧接着的一句“称呼回头者在地为人,在岸者同登十万八千寺。”是说,回头者在劫难过后,会成为未来地球上的新人类,拥有相当大的福分;在岸者将有机会修炼法轮大法,也成为高级生命。

《刘伯温碑记》中说:“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贫富若不回心转,看看死期在眼前。平地无有五谷种,谨防四野绝人烟,若问瘟疫何时现,但看九冬十月间。行善之人得一见,作恶之人不得观,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

刘伯温说的明白,在“世上有人行大善”的时候,在神佛“一拖二拖再等”的时候,如若人再“不信”与“不醒”的话,那真是“遭了此劫不上算”啊。

“研究了这些预言,再看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我劝大家,不妨多听听法轮功学员所说的话,念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宋辰光说,“宁可信其有啊。”

从中共肺炎爆发一直到目前这段时间里,宋辰光先生已经多次写文章,提醒世人。当被问到下次瘟疫爆发的时间以及死亡人数时,他沉吟片刻,说了这样一段话。

“瘟疫随时在变化,瘟疫不会被化学药物阻止,它会变异使药物无效,从眼下到秋冬以及明年一直都不会停的。”他说,中国文化中自古就有“瘟神”、“疫鬼”之说,“其实瘟疫是由神控制的,是有定向性的,是有眼睛的。那么瘟疫什么时候停下来,这全看人心的走向了。”

五月 20, 2020 / by / 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