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州第10选区国会众议员侯选人熊焱系列文章-老兵系列(五)

纽约州第10选区国会众议员侯选人熊焱系列文章-老兵系列(五)

我们的老兵
熊焱🔥🔥🔥写老兵系列(五)

需要具体关爱和医治的老兵

连续写了四篇关于老兵的文章,又探访了几所老兵住所,有些事情真的触目惊心。其中一个小插曲,我加入离家不远的海外作战老兵7096所,并成为其牧师(Chaplain),发了老兵特有的帽子、 Tshirt 和臂章。还有一个介绍手册,上面列有十几项老兵优惠。 笼统说来,美国是个富裕国家,对老兵的福利总体说来是不错的。

可是,当去了解具体的老兵状况时,简直触目惊心。昨天在布鲁克林一个老兵所(老兵住的地方),里面的设施很不错(可不是吗?监狱里的设施其实相当不错), 可是住在里面的人很不快乐,更不幸福。原因在哪里? 当然很多。我接触和交谈了几位,令人心酸。

先说一说 几乎没有了牙齿的Bryan

我们走到老兵住所附近,看到一位衰残的半老人,论年龄50多,可是身体不能直立,手脚枯干,皮肤黑而粗燥。 我是军牧,熟悉军人,上前与他交谈。当他一听说我是军牧时,眼睛立刻放光,像见到当年的长官一听,立正敬礼,Yes Sir! 我用手抚着他的背问侯他,攀谈起来。令我吃惊的是他几乎没有了牙齿。 可以说, 如果不在老兵所门口,在街上其他地方,他的样貌和状况就是一个完全的地铁里流浪汉的样貌。 可他是老兵啊,当他接收到军队信息时又立刻精神了起来。
我没有能力去追踪他成为今天这个模样的历程,我只能是凭眼前的状况去做初步的判断。身体的伤痛肯定有,不然不会直不起腰。过多牙齿的脱落也许与长期的抽烟和酗酒有关。 皮肤的过度干枯我只能用文字去描述,做不了医生一般的诊断。可是那委顿的精神状态实在是因为缺少具体的关爱造成的。这些加在一起,使这些才50多岁的老兵们迅速凋零,有些甚至早逝。

不能完全怪政府和社会没有关心帮助老兵,可是老兵们迅速凋零。问题出在哪里? 问题出在老兵是人,不是统计数字,老兵有特殊的问题,年轻时用血肉之躯去捍卫宪法,并没有去学习发财致富的知识和技能。当兵时毫不吝啬自己的精力和体力,风里雨里酷暑严寒,睡在山里沟里沙里,两分钟吃完饭一分钟洗完澡啊,一点不在乎。等到年记大了老了,过度支付的精力和体力似乎要求加倍奉还。的确这是有待医生们仔细研究的。 笔者有一个小故事终身难忘。2010年夏 我在Fort Rucker Alabama 准尉军官学校当校牧。早上有晨跑,一般周五跑长一点6英里。那天跑了三分之一,忽然下起大雨,又是林中小路。我一边跑在队伍里一边想:会不会择道返回?偷工减料一点?想到这里我自己笑了。可能吗? 这是军队啊,跑回去了不要笑死军队吗? 雨越下越大,偏偏那一天特别大。领队是一位绿贝蕾帽子军官,越跑越快。可以想见,那一天是多么的难。以致我只要碰什么大雨滂沱的日子就会联想那一天。我有许多这样的经历,这些形容枯槁精神萎顿,比流浪汉还模样糟糕的老兵有多少那样的经历啊!
如今他们行动不敏捷了,口齿不清了,囊中羞涩了,他们成了被统计的数字。谁去关心他们? 政府机构比较官僚,人权话动者可能不具体了解,教会和其他慈善机构可能较忙。 所以,我祈求上帝赐我力量和智慧及爱心,来关心和爱护及帮助他们。我是老兵,与他们生活过20多年,我还是他们的牧师,教导辅导关怀过他们和他们的家属20多年。我有资格和义务继续关心老兵! 但是我一个人也不够啊,我求上帝多派人来,一起来为老兵发声! Voice for Veterans!(未完待续……)

七月 6, 2022 / by / 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