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冲击就业率 中国最大复工潮受波及 复工率仅有3%

武汉肺炎冲击就业率 中国最大复工潮受波及 复工率仅有3%

在武汉爆发的新冠肺炎对中国经济产生巨大冲击。跨国企业纷纷关门停业延迟开工,中国的企业也是纷纷让员工强行放无薪假。2月是2020年最多农民工复工的时期,但据大陆媒体报导,目前的最高复工率只有往年的3成。

据财新网2月17日报导,瑞银、野村、华创等多家市场机构普遍选用日均发电耗煤数据、务工人员返程数据、一线城市市内出行强度等高频指标来估算复工进度。

从大陆六大电厂日均耗煤量来看,耗煤量较中国新年期间有小幅上升,但仅为过去三年同期均值的60%左右。

中金公司的报告显示,2月10日至16日,焦化企业开工率、高炉开工率、汽车半钢胎开工率、水泥开工率等均较去年新年后同期明显下跌。

其次,从人员流动来看,华创证券的数据显示,中国新年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座一线城市城内出行强度(城市出行人数占居住人口比重),不足去年同期的一半。

财新认为,目前农民工返程不足三成,到2月底也只能达到三分之二左右,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复工进程。

有陆媒透露,深圳市白芒关附近的百旺信工业区,目前返工人数仅约21%。

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也表示,现已返回中国主要城市的人数仅约去年新年同期后返工的四分之一,中国最大出口省份广东省省会广州的返工回流比率更低。

因招工困难,富士康郑州园区于2月17日称,对正式工应聘成功者奖励3000元,省内在职员工或省外员工在规定时间前返岗亦将得到同等奖励。

另外,各行业的复工率呈现了较大的差异。58同城相关复工报告显示,目前复工率最高的行业是外卖员、司机和家政保洁等行业,复工比例均为50%;而餐饮、娱乐等仍处停滞状态。

复工难:80城封城、口罩奇缺、职工染疫全工厂隔离……
目前中国大陆有80多座城市仍在封城,工人无法出城返工。

而一些地方当局人为设置规定也造成复工障碍。有网民透露有地方当局根据工厂人员职务令每人缴纳2万元至10万元不等的保证金。如果该工厂发生感染武汉肺炎,企业要负责隔离的费用。

据路透社17日报导,中部城市一名在社区工作的张女士表示,该社区外来人口隔离14天以后,需要开具相关证明返回工作单位时,却遇到各种要求并需要填各种表格。

年前回到河北农村老家过年的王先生,尽管其所在单位要求月底复工,但村里采封闭管理,回北京也必须先隔离14天,现在是既不敢回北京,担心北京所居住的小区不让进入,也不敢离开老家,因为一旦离开就不能再进村,“那就彻底成了流浪汉了。”他说。

再有,很多房东纷纷给租户打电话,让他们3月中旬再返回来,如果提前回来也不会让他们租住房屋。

另外,口罩缺乏也是工厂不能开工的原因之一。据大陆媒体报导,有企业主表示:“没人来麻烦,人来了也是麻烦。现在复工的首要条件就是口罩。没有口罩,人再多也没办法复工。”

还有企业复工后发生了部分员工感染武汉肺炎,导致整个工厂和企业员工被隔离,有的整栋出租楼被封。重庆的攀钢重庆钛业一座工厂于2月10日复工,就有三位员工确诊感染武汉肺炎,迫使该公司全面封锁隔离;深圳一座办公楼中一公司发现了两名感染者,导致整栋楼被封。

北京市疾控中心日前表示,北京某企业员工自外地返京后确认被感染。目前该部门数十人被隔离,已有1名在食堂一同排队倒餐盘的同事也确诊。

员工被感染案例频传也加大了企业主复工的顾虑。

对于复工率低对经济级企业的影响,据路透社报导,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认为,由于农民工延期返城、企业开工不足、新成长经营主体减少等,导致新增就业明显减少而增加失业现象;中小微企业职工到岗率低、订单形式不规范、承受厂房设备租金、原材料成本、工资支付和社保缴费的能力弱,影响也是首当其冲。

二月 18, 2020 / by / in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