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医院院长感染新冠肺炎死亡 大陆医护正徘徊生死之间

武昌医院院长感染新冠肺炎死亡 大陆医护正徘徊生死之间

2月18日,武汉市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因感染武汉肺炎医治无效去世,终年51岁。刘智明是首个死于武汉肺炎的前线医院院长。但却不是第一个因肺炎失去性命的医护人员。有中国网友爆料,仅武汉本地去世的医护人员可能就超过5千人。

据了解,武昌医院是这次肺炎疫情武汉市的首批定点医院之一,刘智明是主任医师、博士、神经外科专家。

日前,网上也传出武汉中心医院后湖RCU(呼吸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长给院领导的求救信。

信中说,后湖RCU是该院首个重症隔离病房,近日面对自己的同事频繁的濒临生死的抢救。除了媒体关注的李文亮医生已经去世,还有胡卫峰医生插管,易凡、梅仲明主任插管抢救。这些惨痛的状况让处于崩溃边缘的医护人员彻底崩溃了。她建议,应让最早上前线的后湖RCU医护人员隔离两周。

有一位中国网友爆料,他的朋友是武汉一家三甲医院的医生。据他的朋友说,很多医生被感染了。但是上面要求不准对外透露此类消息,后果很严重,照片和影片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最近很难了解到第一手消息。网友用了一个惊悚的表情:“传消息出来会被枪决!!”

网友表示,中国的医院把疫情当作是敏感话题,绝不向外透露半个字,“一切服务于政治”。

医师:医院死人堆里挖活人
另一位网友从北京支援武汉的一位呼吸科主任那里得来“小道消息”,一共是四点。第一点就是武汉本地去世的医护人员可能要超过5千人了;二是感染的医护人员家人一定超过10万人;三是很多是由于病毒引起的呼吸衰竭进而引发心肌炎或者其他合并症而去世,真正因为呼吸衰竭而憋死的不多;四是那位呼吸科主任的原话:“医院里现在就是死人堆里挖活人”。

草协联盟发起人李正皓18日脸书公布1/2~1/3的24小时中共官方文件,文件显示:一、武汉P4病毒实验室所长王延轶对P4实验室人员下封口令。

二、解放军海军工程大学发出通知,要求严控外来人员、体温超过38度者禁入,作为“不明”原因肺炎的防疫控制。

三、中共外交部2月3日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方自1月3日起,开始向美方通报疫情讯息。

四、截至1月3日,中国相关部门已向WHO报告44例病因不明肺炎患者。

五、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公卫临床中心1月5日发给卫健委的内部报告,说明从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一名不明肺炎患者身上测出类SARS冠状病毒,推测检验时间应为1月2日、甚至更早。

六、1月3日,武汉市公安局要求吹哨人李文亮医师签署训诫书,要求不准对此再发言。

李正皓归纳出三点结论:第一、1月2日,中共官方已知武汉肺炎即将失控,并开始采取相应作为;第二、最晚在1月3日,美国或WHO接获疫情通报。第三、反观中国民间,当时仅有李文亮等8名吹哨者推测真实状况,随即被封口,大多数中国人被蒙在鼓里。

官方文件证明 中共防疫慢17天
李正皓表示,整件事很清楚,共产党在武汉肺炎疫情撒了瞒天大谎,这个谎让中国防疫整整慢了17天,直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月20日“公开”要求各地政府须做好防疫和控管后,整个中国防疫才动起来。

李正皓认为,如果1月3日中共第一时间就对内公布疫情,并提早“封闭式管理”,不要举办莫名其妙的万家宴、不要把精力放在封李文亮医师等人的口,现在湖北会如同人间炼狱般实施战时管制吗?中国会死这么多人吗?“官字两个口,一个口欺上、一个口瞒下。武汉肺炎这笔账算谁的?当然算在共产党那群欺上瞒下的狗官身上!”

二月 18, 2020 / by / in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