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诚和记水务竞投以色列能源部项目失利

李嘉诚和记水务竞投以色列能源部项目失利

虽然李嘉诚的公司是香港公司的标记,但李嘉诚家族与中共高层以及中资企业之间的政商合作关系,令其被美国视同为中资企业。

5月25日以色列能源部宣布了最大海水淡化厂索立克二期(Sorek B)招标结果,之前被认为最有实力夺标的李嘉诚和记黄埔旗下和记水务出局,以色列公司IDE Technoligies(以下简称IDE)获得了15亿美元的融资、建设和25年的经营权。

由于所处的地理环境,以色列一直面临淡水供应短缺的困境,却拥有地中海丰富海水资源。海水淡化技术的重要性在以色列被视为国防安全级别,以色列政府投入巨大资金进行技术研发和改进。因而当和记水务入围索立克二期之后,首先介入反对的是以色列国家安全部门。

和记水务2008年成立,之后第二年就拿下索立克一期淡化水工程,之后和记水务以色列高管曾表示成立水务公司是为日后向中国大陆输出技术以解决水源问题。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5月20日在国务院的媒体简报会上表示,中共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上的处理手法,促使美国更快认清中共。

李嘉诚在索立克二期的投标受阻,折射出美国已对中共利用香港企业作为世界代理,为输出“一带一路”搭桥的行为,开始采取实质行动。

美国视李嘉诚企业为“中企”

到耶路撒冷开辟和记黄埔的商业帝国是香港巨人李嘉诚的全球梦想之一。自从1999年进军以色列市场之后,李嘉诚在从基础建设到电讯、教育特别是高科技的投资和并购一路畅通无阻。

虽然李嘉诚的公司是香港公司的标记,但李嘉诚家族与中共高层以及中资企业之间的政商合作关系,令其在以色列基础建设和高科技领域的投资,被美国视同为中资企业一样对美国和自由世界的利益存在威胁。

李嘉诚在以色列的投资带动了中资企业进军以色列市场,以色列政府跟中共也越走越近。川普(特朗普)上任之后重新定位了美国对中共的外交政策,中共在中东一带不断扩展其外交版图的行动早就引起美国国防部门重视。

从美国公开阻止和记水务在以色列的投标事件的行动分析,川普很可能亲自过问李嘉诚在以色列的投资,当2019年和记水务入围索立克二期竞标权后,美国情报部门就让以色列政府解释清楚。2020年5月初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大卫·申克(David Schenker)要求以色列就和记水务的入围进行重新审核。

以色列媒体报导,国务卿蓬佩奥于5月13日对以色列进行的短暂突防,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和国家安全部长甘茨(Benny Gantz)分别见面,要求以色列中断对和记黄埔的投资是诸多议题中的首要话题。

蓬佩奥在接受以色列公共广播电视频道Kan 11的采访时说:“我们不希望中国共产党能参与以色列基础设施建设,包含以色列通信系统”,“这将使以色列人民面临风险,反过来使美国与以色列重要合作项目也面临威胁。”

和记水务投标挫败后,中共新浪网转载环球网的一篇题为“以媒:在美国施压下,中企输掉以色列中东最大海水淡化项目竞标”的文章中把和记黄埔称为“中企”,表示美国搅黄了和记的中标机会,并指责美国近些年多次对中国企业在以色列的投资项目指手画脚。

在索立克二期开标前一周突然猝死的中共驻以色列大使杜伟也曾经为和记黄埔辩护,在他猝死前,5月14日中共大使馆发表在“耶路撒冷邮报”网站上的文章中,指责美国干涉中国企业参与的索立克二期工程。

建水厂是为向中共输出技术

2009年以色列索立克一期(Sorek A)的海水淡化工程建设,被IDE和和记水务成立的合资公司Sorek Desalination Plant(SDP)获得,双方在合资公司中的投资比例分别是51%和49%。

对于2008年刚成立,但在第二年就能与IDE公司携手拿下当时以色列最大的海水淡化工程,和记水务的首席财务官内恩·沃尔夫曼(Ronen Wolfman)在长江实业2014年发表的一份《Hutchison Water’s Play》的刊物中表示,和记黄埔为海水淡化厂的成功提供资金后盾,他说,“我们很自豪能为这个项目筹集资金,整个做法是把集团的资金实力展现了出来。”

沃尔夫曼的讲话透露了李嘉诚的资金是让和记水务拿下索立克一期的关键,而和记水务的执行董事丹·艾尔达(Dan Eldar)却直接道出了成立和记水务的真实用意。2015年他在特拉维夫表示,和记黄埔成立和记水务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为向中国输出水技术以解决其水资源问题。

他们计划在中国开展相关技术项目,以解决水污染和水短缺问题。在《Hutchison Water’s Play》的刊物中,艾尔达表示希望在世界其它地区复制索立克项目。他说:“和记水务在建设和运营世界上最大海水淡化厂取得的成功经验,凭借集团的财务实力,我们有机会进一步发展我们在世界其它地区的海水淡化业务。”

IDE是全球领先的海水淡化处理公司,从19世纪60年代就开始进行海水淡化,在中东、美国和亚洲有建设多个项目。以色列至今建成使用的5间海水淡化工厂中有3间是由IDE建设和管理的。

位于中东地带的阿拉伯国家同样处于淡水严重缺乏的状况,由于以色列与中东国家的紧张关系,使得IDE作为一家以色列公司很难进入中东市场,该公司曾经一度被传出要出售股份给外国公司从而改变公司所属以便拿到阿拉伯国家的合同。虽然在过去的10年中曾发生部分股权转让,但每次都发生在以色列的持股人和以色列公司之间。

中东地带的阿拉伯国家淡水严重缺乏,由于以色列与中东国家的紧张关系,使得IDE作为一家以色列公司很难进入中东市场。图为2017年1月19日,巴勒斯坦加沙中部一海水淡化厂项目第一阶段揭幕。(SAID KHATIB / AFP)

中共窥探以色列海水淡化技术由来已久

关注中东和北非事务的网路媒体Al-Monitor在题为“蓬佩奥就中共参建水厂警告以色列”(Pompeo to warn Israel over Chinese involvement in water plant)文章中,发表了对以色列水务部门的前任负责人亚历山大·库什纳(Alexander Kushner)的采访。

库什纳表示,以色列在海水淡化过程中与能源效率有关的技术方面都是世界领先者之一,而中共对以色列海水淡化技术感兴趣由来已久,他告诉Al-Monitor:“十年来,中国人一直在追踪以色列的水市场。”“早在我领导水务主管部门时,中国代表团就开始对我们的海水淡化技术有更多了解。中国人在那里寻找知识。”

“我们知道,他们(中共)带着无限制的资金走遍世界各地,只是在寻找投资地点。他们正在尝试获取他们认为将来可能需要的任何技术。他们不在乎(目前)是否为此赔钱。”

根据IDE公司的网站介绍,索立克一期使用的是世界最先进的反向渗透膜海水淡化技术,并且该公司在多年的技术更新中有效地降低了淡化水成本。

 

五月 28, 2020 / by / in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