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疫情的关键在于数据

治理疫情的关键在于数据

为何数据如何重要?蓬佩奥周一晚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美国国家过敏及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西(Anthony Fauci)和白宫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应对协调官伯克斯(Deborah Birx)两位顶级医生在谈论疫情风险以及进行死亡人数估计、建模都需要数据。


“他们需要意大利的数据,他们需要来自中国的数据,他们需要来自伊朗的数据。我们需要每个国家加紧努力,提供准确、透明的信息。”蓬佩奥说,“如果我们无法做到这一点,如果我们反过来拿到的是虚假信息,那么,就在我们面对这一巨大挑战的期间,会有更多人面临生命危险,可能是今天,或者是未来几周内。”

“我们已要求每个国家加紧努力、告诉我们他们知道的,以便全世界从中学习。美国随后也会回馈、分享我们获得的信息,我们将确保人们的安全,不仅是美国的居民,而且是全世界的居民。”他补充说。

蓬佩奥周一还与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通了话,双方讨论了北约如何帮助协约国应对中共病毒疫情,以及抵制中共和俄罗斯传播疫情假信息的重要性。

同日,蓬佩奥在与来自亚洲及涉亚洲报导的记者电话圆桌会上,也再次批评中国(中共)、伊朗和俄罗斯散布疫情假信息。

他说,虽然这些假消息使用的话语方式各不同,但相同的是这些政权都“想规避责任、以及试图在全世界混淆视听”。

他表示,美国政府认为纠正这些话语方式是很重要的,且美国政府也准备这么做。

坦诚沟通在公共卫生危机中至关重要

美国国务院的网站Share America于27日发表一篇文章说,“坦诚沟通在公共卫生危机中至关重要”。

文章说,历史证明,快速、公开及透明的应对措施能够拯救无数人的生命;而有效的公共健康举措的核心在于:在全世界分享信息。

例如,在2009年,当美国医卫官员发现两名生活在相距近210公里(130英里)两地的患者都出现了一种过去没有见过的流感症状时,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迅速向国际社会发出预警。

这种新型流感于西半球出现仅9天,美国官员就将这种病毒的完整基因排序上传到一个公开数据库,让全世界的科研人员都能占据先机。在识别出H1N1病毒两周之内,CDC就研发出一种检测方法,并将检测试剂盒运送到140个国家。

在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疫情中,CDC早在1月6日就向中共当局提议派专员到武汉帮助调查疫情。但中共政府没有对这一请求作出回应,美国专家最终作为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的小组成员于2月16日抵达中国。

中共第一个知道疫情风险 却不断掩盖

对比中国境外多国或地区的反应,中共的疫情反应是最迟缓和不透明的。在得知源于中国的致命病毒疫情后几周,韩国官员就设立检测设施,每天为2万名公民提供检测;台湾当局开始每天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公众告知情况,并消除谣言;美国的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在迅速大力研发可行疫苗。


与此同时,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和韩国等国家开始定期提供有关病毒感染和死亡的最新情况,相互交换信息并告知公众,以便减缓疫情的蔓延。

据《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报导,甚至在其它地区于2019年12月31日向世卫组织告知疫情之后,中国共产党仍在掩盖病毒可以人传人的关键细节。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特葛斯(Morgan Ortagus)于3月23日发表推文说:“12月31日——在台湾首次试着警告世卫组织人传人状况的同一天,中国(中共)当局却让医生噤声,直到1月20日都拒绝承认人传人、并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如:武汉的共产党官员不顾疫情、照常于1月18日举办中国新年庆祝活动“万人宴”,导致病毒借机快速传染开来。

此外,中共一直对中国公众封锁信息。当武汉的医生李文亮提醒他的同事谨防这种新病毒时,他遭到公安训诫、并被迫在训诫书上签字,保证不再这样做;最终李文亮也因感染这一病毒,于2月6日病逝。

蓬佩奥于3月18日在接受采访时指出:“中国(中共)政府知道这种(病毒)风险,并已经识别了它(的危害),他们是最早知道的。”

他说,但中共政府“没有正确应对,并让数不胜数的生命面临风险”。

四月 1, 2020 / by / 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